第七十一节:老丈人召见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叶牧沏了一壶茶,给两人倒上,再到抽屉里拿出一小块黑色合金。

  “不知道它的价值如何?”

  盖尔比从事钢铁行业,对叶牧新型合金的价值非常清楚,问道:“我要先确定它的制造成本。”

  “不会超过普通建筑钢材的成本,工艺也不复杂。只要有配方和生产工艺,任何钢铁厂在现有设备的基础上稍微改良就能量产。”叶牧双手握住茶壶,道。

  “如此的话,可以说无价。”盖尔比坦诚的说道,他捡起叶牧面前的合金,经过初检新型合金用途广泛,生产工艺简单的话可以迅速占领的市场:“配方和生产工艺价值数百亿也不为过,但是我能拿出的资金不超过二十亿美元,或者说很难有公司愿意花费二十亿美元购买你的配方。有这笔钱,他们更愿意自己研发。另外一个方案,由我出资成立一家新的钢铁公司……二十亿美元的注册资本,你以合金配方和生产工艺入股公司,占百分之四十五的原始股份。我负责管理公司……”

  “钢材市场很大,凭借你的新型合金,我有把握新成立的公司在三年内成为世界一流的钢铁公司,你和我的名字一定会在福布斯财富榜前百名。”当然,如果有其它发明,制造出比新型合金更好更廉价的民用钢材那又是另说。

  叶牧并不想参与公司的管理,百分之四十五的股份已经足够。现在的合作方案应该最为合适,毕竟只是配方,要把它变成堆积如山的美元却是要下一番功夫。可是谈判不就是要讨价还价:“百分之四十九的股份。”

  “百分之四十六。”

  “四十八。”

  盖尔比捏了捏眉心:“四十七,不能再多了。”

  “合作愉快。”叶牧道。

  “一周后匹兹堡签约。”两人握了握手。

  盖尔比点了点头,用途广泛的新型合金可以说是无价之宝,能付出稍小的代价拿到配方和工艺,对盖尔比来说无疑是大赚:“听卡尔说你在研究机器人,新型合金也是你自己研究出来的?”

  “有兴趣参观一下我的实验室?”

  “当然,如果没有什么需要保密的话。”

  叶牧笑着带两人下了楼,车库旁边的杂物房,拉开卷帘门。

  最醒目的位置上摆放了一台‘终结者’,是一台还没有完成的外骨骼机器人。然后是整齐的工作台,整齐摆放着各种设备和零件,在房间的角落还有一个小型炼金炉……

  终结者外貌的机器人,很多机器人会展上都有类似的展出,并没有什么稀奇。

  只是这个简陋的实验室里诞生出一种有着广阔用途的合金金属,这才是值得称奇的地方。

  卡尔父子一夜未眠,确定合作方案之后两人便离开农场。

  ……

  河边。

  何欢颜挽住赵吉阳的胳膊,望着离开的直升机,问道:“是不是感到亚历山大?”

  “我有点胆怯了。”

  “叶牧这个人很好啊,会收拾屋子、做饭,对你也体贴入微。”

  赵吉阳摇了摇头,心思烦乱,道:“不是这个问题。我爸妈如果知道我傍上一个富二代非打死我不可。”

  “富二代?”何欢颜无语了,拿出手机,道:“叶牧标准的富一代。你看这个,去年的新闻……照片上的人是不是和叶牧很像。”

  是去年的新闻了,南加州的陨石……

  特别是陨石拍出了天价之后,南加州陨石新闻的热度迅速传遍世界。

  “别管那些有的没有,就问你对叶牧有没有感觉。都什么年代了,谈个恋爱而已,结不结婚还是另说。”何欢颜说道示威的瞪了一眼陈佳。

  陈佳无故躺枪,一脸苦笑。

  赵吉阳勉强一笑,点点头:“也是,有个富豪男朋友没什么不好。”

  叶牧走了过去,牵起赵吉阳的手,道:“谈什么喃?好像不开心的样子。”

  “没什么。”赵吉阳把脑袋靠在了叶牧的肩膀上面。

  下午,叶牧联系了普衡律师事务所,毕竟是上百亿的大合同,由不得不认真对待。正准备和赵吉阳商量去HSD市的事情,何欢颜走来了书房:“土豪。”

  “嗯?”叶牧抬头。

  “我和陈佳要去冰川公园玩几天,吉阳就交给你照顾了,可不许欺负她。”何欢颜作出凶恶的样子,露出小虎牙,威胁道。

  “行,我也要出去几天,正好和吉阳过我们的二人世界。”

  看到叶牧没心没肺的笑容,何欢颜忽然来了气,抓起叶牧的手咬了下去:“你真是没心没肺,难道看不出吉阳不开心。”

  “她为什么不开心?”

  “总之,你对吉阳好好的,要不然我还咬你。”何欢颜看着凶恶,实际上没有真咬。

  何欢颜离开书房,陈佳在门口等着她了,还提了行李。叶牧目送两人离开,轻轻推开了吉阳的房门,她正在午睡,侧着身子,双手枕着脸颊,露出纤细白皙的胳膊在被子外面

  叶牧轻手轻脚地走了过去,静静的看着她,心跳和呼吸不由的沉重起来。

  心跳,并非心生杂念而是怦然心动,是爱恋的滋味。赵吉阳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容颜仿佛世界上最最完美的艺术品,怎么看也不够。

  忽然,赵吉阳放在枕头下的手机响了起来,她长长的眼睫毛轻轻一颤:“欢颜……电话。”

  “欢颜出去了。”叶牧开口道。

  “啊!”赵吉阳惊吓的抓住被子,看清楚是叶牧,这才松一口:“欢颜喃?”

  “她和陈佳去冰川公园了,说是留给我们单独相处的时间。”叶牧起身,捧起她的脸蛋,揉了揉她脸上睡出的枕痕。

  赵吉阳拿起枕头下面的电话:“我妈,不要出声。”

  叶牧闭紧嘴巴,点头。

  “妈……”

  “是我。”电话里传来中年男子的声音。

  “爸,怎么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

  “睡不着,起来晨练。在美国好还吧,什么时候放假?”

  “快了。”赵吉阳揪住自己发烫的耳朵,道。

  “下个月你姐姐结婚,6月15日。”

  “好的,爸爸。”

  “提前两天回来,别在蒙大拿疯玩。”

  “好的,爸……爸。”赵吉阳后知后觉,抬起头望着叶牧,电话里接着就传来叶牧老丈人的哼声:“把你男朋友也带回来。”

  “好,好的,爸爸。”赵吉阳把脑袋缩到了被窝里。

  “过几天你就二十一岁了,谈恋爱我不反对,但是注意分寸。”

  “嗯。”

  吉阳爸爸挂断了电话,赵吉阳好一会才从被窝里钻出来,看着叶牧:“欢颜告密了,我爸要见你……”

  “我一定好好表现。”叶牧心脏跳动的厉害,看到赵吉阳红彤彤的脸颊,忍不住低头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伯父说你过几天生日,哪天?”

  “5月23日。”

  叶牧躺下身来,将赵吉阳搂在怀中,鼻尖抵触着她的秀发,深吸了一口气,道:“和我去匹兹堡,签一张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