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节:合金检测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开饭了。”

  叶牧到外面喊了散步的陈佳、何欢颜。在湖边玩耍的雪橇三傻和小花也遛遛地跑了回来……

  家里来了客人,三傻热情的不得了,却吓得何欢颜连连后退,赵吉阳也往叶牧身后靠了靠。

  “它们不咬人,就是喜欢玩。”叶牧说道给三傻倒了狗粮,在它们脑袋上拍了一下。

  “看着吓人。”赵吉阳把电饭煲端到客厅,给大家添饭。

  “吱吱。”小花跳到桌上,坐下,望着赵吉阳又看看自己面前,再一次发出它自己的声音:“吱吱。”

  赵吉阳看了看它,不明所以。何欢颜觉得它可爱,伸手就像摸它,叶牧连忙阻止,道:“别动它,小东西脾气大得很,小心咬你。”

  叶牧端来一个盘子、一个小碟,拿来啤酒:“陈佳,喝点啤酒?”

  “谢谢叶哥。”

  “你怎么不问问我们?”何欢颜道。

  “女孩子就不要喝酒了。给你们可乐……”叶牧说道在小花面前的碟子倒了一点啤酒,再给它夹一块,丢几颗干果。

  三菜一汤绝对在水准之上,菜是色香味俱全,烫是牛奶白皙阵阵香气。

  开吃起来,赵吉阳时不时瞧一眼叶牧旁边的小花,问道:“好可爱的花栗鼠,它平时就像现在一样和你在桌上吃饭?”

  “我把他当作自己的孩子。”叶牧说道举起易拉罐啤酒和陈佳砰了一下。

  小花抬起头,‘吱吱’的叫唤一声,它已经吃饱了。小东西肚皮不大,一餐吃不掉多少,就见它拿抓起盘子和餐碟跳下桌子,跑进厨房。

  赵吉阳他们呆了一下,道:“你怎么训练它的?”

  “不是训练,它很聪明,自己学的……”叶牧还说了一些和花栗鼠之间的趣事。

  吃过饭,收拾好厨房、客厅,叶牧带他们去了二楼。陈佳住一间,两个女孩一间……

  叶牧看看时间,下午三点半,现在睡觉到晚上应该就没瞌睡了:“出去玩?”

  “有什么好玩的项目?”

  “钓鱼吧。”

  三四点钟起床,开车到蒙大拿应该都疲倦了。钓鱼悠闲轻松,是放松身心的好项目……

  五月中旬,蒙大拿的太阳已经开始晒人。到水塘子边上,在一颗大树下面坐下,整理鱼竿、鱼线……

  水塘子里多的是白刀鱼,味道方面比金刀鱼差几个档次可是做好了也是难得的美味。挂上鱼饵的鱼钩抛到水里,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

  赵吉阳是第一次钓鱼,眼睛一动不动盯着水上的浮漂,稍微有点动静就拔杆拉扯:“钓到了,钓到了……好大的一条鱼,欢颜快来帮我。”

  “得令。”

  一条五指宽三指厚有二十厘米长度的白刀鱼拉了上来。

  屁股没有坐热乎就开张了,赵吉阳现在是兴致勃勃,她的运气也好,其他人一条没有钓上来,她又拉扯上来一条。

  日暮西山,几朵云彩被夕阳映得通红,其中一朵红霞像极了奔跑的野马。

  赵吉阳悄悄地看了一眼注视着晚霞的叶牧,脑袋慢慢靠了上去,搭在他肩膀上面,随后霞飞双颊抿着嘴唇偷偷微笑起来。

  叶牧笑了笑,搂住她的肩膀,鼻尖萦绕着淡淡的少女体香气,这一时刻,这一环境,显得温馨而又恬谧。

  何欢颜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他们身后,破坏气氛的大叫一声:“哎呀,空气中一股子什么味儿?青春荷尔蒙的气息?”

  赵吉阳恼羞成怒,凶巴巴地扑到何欢颜身上:“我咬死你。”

  “天啦噜,你们两个的鱼竿快要被鱼拖走了,我是来提醒你们……”

  两个女孩在草地上打闹,相互伤害,挠着对方的痒痒窝,欢声一片。

  叶牧提起鱼竿,把两条不识好歹的鱼丢进鱼篓。已经是丰收了,钓上来九条鱼。

  “回家了,晚上做火锅鱼。”

  陈佳过来帮忙收拾东西,赵吉阳和何欢颜还在打闹,一个追,一个逃。

  叶牧再一次展示了刀工,片出来的鱼肉厚薄均匀。赵吉阳他们帮忙打下手,也就是剥蒜、洗姜……

  ……

  匹兹堡,宾夕法尼亚州仅次于费城的第二大城市。

  曾经是美国著名的钢铁工业城市,有世界钢都之称。卡尔对叶牧的事情还是非常上心,毕竟因为叶牧的原因,他在短短时间赚到两千万美金。卡尔对手上的这块黑颜色合金金属并没有抱太大希望,却还是联系了他的父亲,坐上下午三点的飞机飞抵匹兹堡。

  摩根家族,摩根集团,最为辉煌的时期几乎垄断了美国工业。特别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摩根财团控制的大银行、大企业的资产总额占当时美国八大财团的百分之五十以上。

  一个绝对传奇的家族,辉煌时期,他们在美国钢铁行业上也是绝对的霸主地位。在垄断盛行的年代,摩根家族极其同盟势力控制了美国百分之六十的钢铁生产,而美国钢铁公司也成为美国有史以来第一家资产超过10亿美元的工业公司。

  随着垄断时代的终结,世界商业权利分散到各个不同的机构。摩根家族早已经没有了当时的权利,不过话说回来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何况摩根家族并非骆驼而是一头霸王龙。

  卡尔的父亲,摩根家族主要成员之一,其业务范围主要在钢铁方面,还是塞勒钢铁公司的总裁,并掌握有百分之九的股份。这是一家市价值接近十亿美元的中型钢铁公司……

  全球经济不景气,美国最大的钢铁公司都在亏损,塞勒钢铁公司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卡尔带来的这块合金经过检验、测试,得出的数据让塞勒钢铁公司的工程师感到震惊。强度是钛钢合金的1.76倍,耐蚀、耐磨,具有很好的韧性和延伸线。要不是耐热性能差了一点,密度数值过高,它绝对可以成为高新科技领域的新宠儿。

  即便有着某方面的缺点,新型合金也有广阔的市场。当然,前提条件是生产成本不能太高……

  二十名工程师通宵达旦,卡尔和他的父亲也一直守到天亮。初检报告出来以后,卡尔忍不住问道:“父亲,结果怎么样?”

  “一种很好的合金钢材,虽然无法作用于核心高端领域,但是民用市场的用途非常广泛。就是不知道配方,它的制造成本如果能控制在普通钢材的十倍以内,新型合金钢材就有一定价值。比如造船、卡车等等等,也可使用在大型高层建筑方面……超过十倍就只能当作特重钢材,太高价格提供给专门需求的市场。”

  “十倍……叶牧说,它的造价和普通钢材基本相当。”卡尔捏了捏太阳穴,如果是真的话,新型合金钢材的市场前景将会无限广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