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节:回归农场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回到农场已经半夜。

  也不知道小花和雪橇三傻根据什么知道叶牧回来,进入农场,车子开到一半叶牧就看到四对反射绿光的眼睛。

  二哈叫唤的尤为激动,小花直接跳到了车头,叶牧打开车窗之后,小东西一下子就钻了进来,跳到叶牧肩膀,摩擦着叶牧的脸腮。

  宁静的农场,犬吠声传递的格外悠远。

  片刻时间,远处房屋接连亮起灯光,紧接着对讲机里传来汉克的声音,他在询问保安情况。

  叶牧也回了话。

  花溪牧场的产业升级,每个员工都配有远距离对讲机。

  无聊的时候聊聊天,工作的时候方便沟通。在晚上,农场里有什么动静也可以第一时间询问。农场太大,大家也没有集中居住……

  回去家里,叶牧把车子开到车库,车上的东西也不想收拾,直接回去了屋子。

  出去了几天,客厅乱得可以,雪橇三傻身上也是脏兮兮的,当真没有了管束,三个家伙无法无天。

  开了六七个小时的车,叶牧腰杆发酸,安抚好雪橇三傻就回去了房间,拿出手机点开微信,赵吉阳发了好几条消息:“到家了吗?”

  “还没到家?”

  “到家给我回一条信息……”

  叶牧轻笑着到床上躺下,回复了消息:“刚到家,你还没有休息?”

  “正准备睡觉,明天有早课。”

  “早点睡,我也准备睡觉了。”

  “晚安。”

  “晚安。”

  有个人相互道一声晚安的感觉真是不错,给手机充好电,叶牧拥抱着被子,香甜的睡了过去。

  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九点过,叶牧到浴室里泡了一个热水澡,然后把小花和雪橇三傻叫上来,也给它们清洗一下身子。

  然后收拾屋子,打扫卫生……

  不知不觉就到中午,煎一块鱼肉烤两片土司,早餐午餐一起解决。

  回到家的感觉真好,远离城市的喧嚣,清新空气让人神清气爽。

  赵吉阳发来微信,附送一张美美的照片,她在和何欢颜吃饭,顺带着,叶牧也看到了两个女孩的闺房,乱的可以,小餐桌上的饭菜也是惨不忍睹:“营养午餐,你吃了吗?”

  叶牧轻笑着,把小花和三傻叫过来:“蹲下,拍一张全家福。”

  萨摩耶比较听话,乖乖的蹲下来。大傻也好弄,叶牧拍拍它的屁股他就明白了叶牧的意图。只有二傻,一脸不服气,特立独行的站在……

  叶牧一手举起收起,一手抱住小花,‘咔’的一下记录下这一瞬间,把照片发送了过去:“吃过饭了,午后休息。”

  片刻,赵吉阳便回复了消息:“你养的狗吗?好漂亮。”

  “嗯,雪橇三傻。他们的名字分别是:大傻、二傻、三傻……还有一只花栗鼠,我肩膀上,小花。”

  “大叔,视频聊天,带我们参观一下你的农场。”这消息一看就是何欢颜发送来的。

  叶牧接受了视频聊天,聊天框里赵吉阳和何欢颜两个女孩正坐在沙发上,靠在一起。

  “想看什么?”叶牧问道。

  “先看看你的屋子,你是不是金屋藏娇。”何欢颜说道,赵吉阳在旁边揪了她一爪子,惹得她尖叫连连。

  叶牧平稳地举着手机,进去房间:“客厅,家里养了三只狗,特别是一只二哈,客厅里的沙发要换了……”

  赵吉阳握住嘴巴笑道:“看看壁炉。冬天烤火好玩吗?”

  “好玩,就是一个人住无聊。”

  接着去了厨房,健身房,书房……

  “大叔,你真的一个人住?”

  “一个人,三只狗一只花栗鼠。”

  “你没有请佣人?家里收拾的也太干净了吧。”

  “一个人无聊,收拾屋子打发时间。还有什么想看的吗?”

  “你的卧室。进去后先打开衣柜,看看有没有女人的衣服。”何欢颜说道,赵吉阳有点不好意思,但也想弄清楚叶牧是不是单身。

  叶牧知道自己和赵吉阳关系确定的有些稀里糊涂,她对自己一点也不了解,心中忧虑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叶牧先是打开几间客房,最后回到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柜:“只有我的衣服。还有我的床,枕头都只有一个。”叶牧卖起可怜,道。

  “验收合格。我把电话还给吉阳了,你们聊。”

  赵吉阳拿过电话,回去了她自己的房间,房间收拾的很干净,淡粉红的色调,温馨而又暖和。

  叶牧去了书房,拉开窗户,躺在柔软的休闲椅上,道:“想看看小花吗?”

  “嗯,嗯。”

  叶牧把小花叫了过来,抱在怀里,道:“小花非常聪明,和它说什么都懂。”

  “这么厉害……”

  一直闲聊到一点多钟,赵吉阳要上课了,这才挂断视频通话。

  叶牧到车库里把四驱越野骑出来,到野马谷的路上,两台陆地霸王正拖拽着压路滚筒夯实道路。

  花溪谷是典型的山谷平原土壤,土壤中含有的沙粒比例较小,有一定的黏性。花溪农场又位于落基山脉右边,来至海洋的温暖潮湿空气被落基山脉阻隔,花溪农场一年四季的降雨量就变得稀少……

  降雨量少,又是一定程度的黏性土壤,便造成了农场土壤硬度较高。农场道路再经过压路机夯实,通行重型车辆基本没有问题。

  叶牧去看了夯实的道路,陆地霸王是现在量产的最大的拖拉机,拖拽的压路滚筒也是大型滚筒。来回碾压,道路比起两边土地凹陷下去有四五厘米。

  野马谷,牧草播种完毕,大家正在收拾工具。

  叶牧给张东升打了电话:“我这边播种完了,你什么时候要机器,过来开。”

  “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叶牧和汉克打了个招呼,聊起近期的工作。

  生产部进入了农闲,可以腾出一半人手干其它的事情:“先把路基夯实了,等SOM建筑设计事务所带领施工队伍过来肯定会挖掘大量泥土,到时把那些泥土运回来,填平道路。”

  “也只有这样。”汉克道:“您之前所说的自建房,大部分员工愿意掏钱修一栋自己满意的房子。”

  “农场的比例模型送过来以后,我再确定生活区的位置。告诉大家,修房子不够钱的可以找大通银行借贷,我会给大家争取一个较低的利率,尽量把房子修漂亮一点,将来不住了我原价回收。再组织一个时间,大家到县城办理一张大通银行的银行卡,作为今后的工资卡。”农场定的是月薪,以前发工资是农场主填写支票,员工自己到银行兑现。

  现在,农场里员工多了起来,再一个个填写支票就非常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