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节:有人买单

美利坚农场主 +A -A

  “你刚才说了什么?罗文他大吼大叫……”车停场,叶牧问道。

  “为他好,叫他出门小心货车。”张东升笑道,打开车门:“我和卡尔的事情一早上就能办完,咱们下午回去?”

  “OK。下午见。”

  闲着无聊,叶牧去了华大外面的咖,找了个僻静的位置,打开电脑,拿出手机给赵吉阳发了一条短信:“我在吧,下午回蒙大拿了。”

  登录英雄联盟,赵吉阳回复了信息:“十点下课……”

  现在九点三十五分,叶牧点开站,看起了关于机器人的新闻。人工智能发展的很快,在大数据络的帮助下,人工智能发展到可以与人对话的阶段。管家机器人、工业机器人、军用机器人……五花八门。

  正看得入神,赵吉阳悄无声息靠近,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嘿,吓到了没有。”

  “吓到了。”叶牧做出夸张的表情,道。

  赵吉阳笑着在叶牧旁边坐下:“你的事情办完了。”

  “嗯,下午返回蒙大拿。”叶牧关掉了站,点开lol,道:“玩会游戏?”

  “好。”

  叶牧是一楼,选择了ADC。赵吉阳在五楼,选择的辅助。

  游戏时间过得很快也很开心,不知不觉已经中午,叶牧去了一趟卫生间。出来,他手上拿着一块银白色非常漂亮的女士手表。这是一个可变形的小型机器人,直接复制了阿诺的智能系统,对它下达的命令是隐藏自己保护赵吉阳。

  叶牧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人,所以看世界也觉得处处凶险。

  “1点钟了,出去吃饭。”叶牧说道。

  “我知道一家便宜又好吃的餐厅。”赵吉阳背起她的小提琴,道。

  餐厅就在附近,走路过去就三分钟路程。刚走出吧大门,赵吉阳电话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我妈的电话……”

  叶牧好笑的点点头,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

  “妈,国内是半夜吧,什么事情?”

  赵吉阳按了免提,声音很大,叶牧的耳朵又出奇的敏锐:“想我的乖乖女儿了,在美国过得还好吗?钱够不够花,有没有听话……”

  “我过的很好,钱也够花。”

  “那就好,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给家里打电话。”

  “好的,拜拜,亲爱的妈妈。”

  “死丫头,多说两句话……”赵吉阳已经挂断短话,抱着手机,吐了一口大气。看着模样好像结束了一场战斗。

  “伯母打电话查岗?”叶牧笑问道。

  “我妈,二十四小时不放心我。”赵吉阳嘟着嘴,指了指前面的餐厅:“走吧,就这里。欢颜也在……”

  餐厅外面听着陈佳的车子。

  叶牧把可变形机器人手表拿了出来,道:“等一下。”

  “怎么?”

  “送你一件礼物。一只手表……之前在商场看到的,很漂亮,所以买了下来。”叶牧难得出现紧张的感觉。

  赵吉阳没想到叶牧会送自己礼物,还是手表,顿时一怔,摇头:“不能要你的礼物。”

  “也不是贵重的东西。”叶牧抓住了她的手上,给她带上,道:“看,很漂亮。”

  “你怎么回事?不是漂不漂亮的问题,而是我们的关系。你觉得,送我礼物合适吗?”赵吉阳凌乱了,想要摘下手表可怎么也取不下来。

  “嗯,也对,我们发展的太快了,现在送你礼物确实不太合适。”

  他什么意思?

  赵吉阳心里小鹿乱撞,在表白吗?

  银白色的手表,表白的意思?代表要把以后的时间送给自己……

  从小到大生活在家人的‘阴影’下,即便在学校,和异性接触的也不多。暗恋过,是高中的时候,好几年了,没敢表白,没有谈过恋爱,也从来没有收到过男生的礼物。男生……他应该是男人了吧。

  赵吉阳对叶牧的印象不错,甚至有一点好感。来美国读书,谈一场恋爱这是她早就计划好的。可是,还是学生的自己找一个二十八九的男人真的合适?

  赵吉阳的心思乱了,脑子里百转千回:“这个手表怎么取下来?”

  “按一下红色的按钮。”叶牧也很紧张,曾经的老司机早已经不再飚车,现在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哄女孩子,稍显得手足无措:“我待会就回蒙大拿州,也不知道还会不会再见,留下做一个纪念?”

  赵吉阳把手表取了下来,还给叶牧,道:“你经常送人手表?”

  “没有,你是第一个。”叶牧真的是第一次送人手表,同时,他也不知道送女孩子手表代表了什么意思。

  “真的?”

  “真的。”叶牧很久没有怦然心动的感觉了,他从来不会否认心里的感觉,喜欢就是喜欢。二来,这只手表是可变化机器人,自己刚刚整了罗文他们,生怕被宠坏了的富二代会做出什么不经过脑子的事情。

  不要就不要吧,大不了等下找个机会让小机器人变个模样,潜伏前来暗中保护。

  叶牧的情商一直不高,把手表收了起来,难言的挫败感叫他只能苦笑,掩饰不住的失落,道:“走吧,吃饭。”

  “等一下!”赵吉阳咬着嘴唇:“你真的是第一次送女孩手表?”

  “真的。”

  “给我……”赵吉阳白皙剔透的脸蛋红扑扑的像是熟透了的桃子,见叶牧呆愣着,直接伸手去他的口袋里,把手表拿了出来,带起来:“我没有谈过恋爱,如果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不喜欢猜。”

  “啥?”

  心脏被什么东西狠狠锤了一下,呆呆站立了好一会,叶牧忽然傻笑起来

  回过神来,赵吉阳羞红着脸,已经跑进了餐厅。

  何欢颜和陈佳在一起,还有罗文和警察局里看到的另外两人。赵吉阳已经走了过去,和何欢颜坐在一起。

  叶牧心情愉快,对于早上的事情他已经不想计较了,见到他们,笑着打了个招呼:“嗨,几位,不打不相识,这顿饭我请客,大家交个朋友。”

  赵吉阳一脸迷茫,何欢颜挽着吉阳的胳膊,望着叶牧。早上她和陈佳课都没有去上,到警察局去了,找律师保释罗文他们三个。

  陈佳叫服务员添了一个凳子,打着圆场,道:“坐,大家都是中国人,出门在外应该相互帮助照顾。罗文,快向叶哥道歉。”

  “道歉!”罗文的嗓音提高了三度:“我的兰博基尼……这件事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叶牧拉了个凳子坐下,赵吉阳眉头轻拧,询问道:“什么兰博尼基?”

  “我把他的车撞烂了。”叶牧一脸笑容,见赵吉阳表情不对,连忙解释道:“他把车子停放在不能停车的位置,我撞的他,但是他付全责。”

  罗文气炸了,要不是公众场合,他能飚出海豚高音:“我的兰博基尼三十二万,等着收律师函吧。”

  “呵。”叶牧无语一笑,道:“我才是原告,你想告我也得等官司结束……小屁孩,美国很危险的,和我闹,出门小心安全。”叶牧阴沉沉的笑容看上去格外渗人,不仅罗文,连赵吉阳也被吓到了。叶牧注意到这点,马上使出老家的古老绝学‘变脸’,道:“开玩笑……不好笑吗……看把你吓的。罗文是吧,你要是能告赢,我陪你一辆新车。”

  “你赔得……”罗文不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最后时刻硬生生把‘吗’字去掉:“你想怎样?”

  “不是我想怎样,而是你!”

  “庭外和解?”罗文服软了,几万几十万美元他真心不在乎,他家里有的是钱,可如果打起民事官司一定是没完没了。在美国的驾照可能会被吊销,还会影响他的学业。虽然是富二代,行事无所顾忌了一点可是不傻。

  “OK,陪我修车费,我马上叫律师撤诉。”

  罗文咬咬牙,道:“好,多少钱?”

  “我的午餐,你把单买了。”叶牧心情正好,不想在无关紧要的人面前浪费时间:“吉阳,我们到隔壁桌吃。有人买单,尽挑贵的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