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节:整治

美利坚农场主 +A -A

  警报已经拉响,前方高能,非战斗人员应当立即撤退。

  面对卡尔咄咄逼人的气势,几个保安本能的后退了两步。叶牧在皮卡车上使劲踩着油门,一撞之下竟然没有‘突出重围’只得再次倒车,又撞了过去。

  兰博基尼飙风在猛禽f150面前羸弱的像个孩子,尖叫的报警器似乎是孩子的哭泣。猛禽f150属于小型货车了,又载了不少货物增加本身重量,连撞两次,皮卡终于冲出包围。前面的兰博基尼重量不到1.5吨,竟被皮卡抵着跑,又是‘砰’的一声巨响,兰博基尼被推到H形停车槽的水泥墩子上,再次受创。

  酒店保安经理来得很快,地下停车场通道也已经全面关闭:“怎么回事?”保安经理前来质问,质问对象却是先前赶来的三个巡逻保安。

  “这位先生的车子被三辆兰博基尼挡住了……”

  “不是挡住,我怀疑有人想要绑架我的客户。这是我的名片……”

  保安经理接过卡尔的名片,********银行蒙大拿地区总经理――卡尔.贝农特.摩根。保安经理只看到姓氏就感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有一本书叫做《摩根财团》,书中所说:再也不会有哪家银行能像摩根财团那样强大,那样神秘和富裕。

  年纪不大的卡尔表现出的与之年龄并不相符的气势,挺直的腰杆,盛气凌人,道:“我已经报警,警察估计三分钟之内到达。现在,我要你的人把守住各个出口,不让任何可疑人员进入停车场。”

  “守住出口……在警察到来前。”经理头大了,连忙拿出电话通知了酒店高层。

  卡尔走了过来,道:“警察过来我们才能离开。”

  “牛逼!”张东升竖起拇指。

  “你如果和叶一样有钱,你也能‘牛逼’。”卡尔笑道:“金钱万岁。”

  叶牧拆开了一包中华香烟,递给卡尔一支,问道:“找我麻烦的几个人,他们有什么下场?”

  “坐牢是不可能的,顶多出席几次听证会对他们进行批评教育。”卡尔说着走到被叶牧撞的稀烂的兰博基尼飙风面前,道:“很酷的车子,修理费用少说要好几万。也不知道会不会心疼……”

  叶牧嘿嘿笑起来,道:“应该不会,毕竟不是自己辛苦赚来的钱。”

  张东升拿出手机,在撞烂的兰博基尼面前摆了几张自拍,还特意拍下了它的车牌号码,非常嚣张的车牌号码也很搞笑。

  等了有三分钟,首先来的是两架有police标志的直升机。就这样,叶牧和卡尔他们一起进了西雅图的警察局。

  “叔叔,好久没有见到您了。”刚到警察局,卡尔认起了亲戚,西雅图警察局的局长。同时,六名华盛律师行的高级律师已经就位……

  “我亲爱的卡尔侄子,来西雅图怎么不提前告诉我一声。”一老一少拥抱了一下,旁边的警察只当作没有看见,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情。

  六个律师守在叶牧身边,两名年轻的警察开始给他们录口供。警察们表现的很友好,刚坐下就有人给他们冲了咖啡。

  “当时的情况……”

  “我到停车场就看到自己的被包围起来……其中一辆车停在过道中间,我怀疑,有人要绑架我,或者绑架卡尔、张东升……”

  张东升也道:“我们原本去牛市竞拍种牛,临时来的西雅图……我们怀疑有人对我们图谋不轨所以才会撞开前面的车子想要逃离停车场……”

  漏洞百出的口供,三两分钟录完,旁边的律师询问道:“我们的当事人可以离开了吗?”

  “签个字就能离开。事情我们会调查清楚……对了,会不会是民事纠纷,因为矛盾……”警察再次询问。

  叶牧耸耸肩,道:“我可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谁会找我的麻烦。再说,我一直住在蒙大拿州,只是顺道过来购物……好了,还有什么事情和我的律师说吧,我们很忙。”

  另一边,卡尔还在和他的局长叔叔叙旧,连口供都不需要录。

  “史密斯叔叔就这样了,不打扰您工作,等有时间了再到您的家里拜访。”

  “好的,代我想你父亲问好。”

  正要走,几个警察把‘嫌疑人’带了进来。叶牧能叫出名字的人只有罗文,另外两个人,一个身材瘦弱的华人,另一个是白人。

  他们三个带着手铐,乱鸡窝一样的头发一脸的狼狈。

  “我要找律师……”罗文说道,看了叶牧他们一眼。

  卡尔的叔叔走到罗文面前:“会给你联系律师的机会。现在,你被控告绑架未遂,还是先录好口供。”

  “绑架!”罗文的声音徒然提升了八度,有一丝沙哑,道:“我没有,我只是想和他开一个玩笑……”

  “你们认识?”警察局长眉头一皱,问道。

  “认识。”

  “不认识,从来没有见过……”叶牧摇摇头,道:“史密斯先生,我们先走了。”

  叶牧不想停留,罗文,不管他的家境如何在现在的叶牧眼中他只是一个小角色,不值得浪费太多时间。

  “叶牧!”罗文叫道:“我认识他,我们只想和他开一个玩笑。”

  卡尔的叔叔也不是白痴,这里还有很多警察,他们之间一定有什么矛盾,这是脑子正常的人都能看出的问题。

  “玩笑?恕我抱歉,我根本没有见过你。而且,你的玩笑一点也不好笑……嗯,有什么事情你们和我的律师谈,看看我的律师信不信你。”叶牧说道整理了一下衣服的口子,跨步离开警局。

  卡尔看向他们笑了笑:“玩笑要有一个度,过了就是犯罪。”

  “小子,和我哥们抢女人,出门小心货车……”张东升笑的格外畅快。

  罗文涨红了脸,对身边的警察道:“他威胁我……”

  “抱歉,我们听不懂中文……”

  其实不是什么大案,就是动静大了一点。

  罗文他们只要录个口供,等有人保释他们就可以出去。毕竟,警察局只是执法机关,从这里出去并不意味着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