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节:海鲜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叶牧把车子开了过去。

  何欢颜顿时有见到亲人的感觉,跑过来,道:“陈佳他们晚上去惠普码头吃海鲜,你去不去?”

  “不去。”赵吉阳摇摇头。刚说完,一个衣着整齐,打了个小领结的男人走来:“晚上吃海鲜,一起?”

  “我对海鲜过敏。”

  何欢颜点头,道:“我作证,吉阳对海鲜过敏。等我一下,我和你们一起。”

  “嗯,快点。”赵吉阳也不放心她跟着一群陌生人聚会。

  “陈佳,我和吉阳玩去了,你们去码头小心点,别喝酒。”

  “好,晚点给你打电话。”陈佳点点头,走过来,道:“大概九十点钟,我给你电话。”

  车上的东西太多了,叶牧只好又整理了一下。赵吉阳好奇宝宝一个,拉开皮卡后车厢的雨布,问道:“你不是在农场干活吗?怎么装了一车的奇怪零件。”

  “机器人零部件,今天买的,打算做一个变形金刚。”叶牧半真不假,开玩笑的语气道。

  “你真能,干嘛不做一件钢铁侠战衣上天去。”

  “我是农场主不是军火贩子,变形金刚可以帮忙干农活……”

  何欢颜甩着两条胳膊过来:“帅大叔,又麻烦你了。”

  “不麻烦,就是想到一顿免费的晚餐没有了,心里面忽然觉得失落。”

  另外一边,那个打着小领结的男人拉住了陈佳,看着叶牧,问道:“那个男人哪个系的?以前没见过……”

  “叶牧,不是学生。”陈佳说道。

  “他们是什么关系?”罗文接着问道。

  “关系很好,差不多男女朋友那种。”陈佳皱了皱眉,他不喜欢自找麻烦。

  在美国的中国的留学生已有几十万,他们大部分属于自费留学,一些学生家境并不富裕,留学生在美国的费用往往是父母很多年辛苦积攒的辛苦钱。不过这些留学生当中也有特殊的群体,他们所占比例不大,表现的却尤为‘突出’,那就是留学生中的阔少一族,简称富二代。

  陈佳是真心喜欢何欢颜,好不容易两人的关系才有了点苗头,可不想罗文的乱入让何欢颜反感。所以随口说的,想断了罗文的念想。

  “到哪里吃饭?”叶牧发动了车子,问道。

  “去唐人街吧,吃中国菜。”赵吉阳道:“何欢颜请客。”

  “为什么是我。”

  “谁叫你有钱又谈恋爱了。”

  两个女孩说着说着打闹起来……

  “月亮依旧停旷野上,你的身影被越拉越长,直到远去的马蹄声响……”叶牧的电话铃声忽然响起,两个女孩随即停止打闹,车里面安静的吓人,她们面面相觑过后瞬间爆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叶牧老脸涨红,闷声道:“小心笑岔了气。”

  “你的铃声……”何欢颜笑着语不成声。

  赵吉阳憋着笑意,接着何欢颜的话:“个性……”

  叶牧拿出手机,接通张东升打来的电话:“什么事情?”

  “问一下你在哪里?”

  “西雅图。”

  “我不晓得你在西雅图,具体位置……咦,我怎么听到有女孩的笑声?”

  “我在华大郊区,你等一下,我问问方不方便。”叶牧捂住手机,道:“我有个朋友过来了。”

  “嗯,他在哪?”

  “应该在城里。”

  “叫他一起呗,认识一下。”何欢颜道。

  叶牧按了免提键,电话里立刻传来张东升怒吼:“有异性没人性……”还有卡尔的自言自语:“我一直以为叶牧是个gay,原来取向正常……”

  叶牧一头黑线,张东升又接着说:“受过伤的孩纸容易弯,我也担心了好久。”

  “日,两个瓜娃子。”

  “哈。”卡尔惊的大叫了一声,道:“叶,我们不是有意说你的坏话。”

  “你是不是不方便?要不然算了,我们明天早上过来找你。”张东升一副为你着想的口气道。

  “国际区,‘礼义廉耻’楼牌下面等。”叶牧狠狠的说道,挂了电话。

  赵吉阳笑的花枝乱颤,何欢颜使劲捂住肚皮:“阳阳救命,我快不行了。你的大叔太逗了。”

  赵吉阳脸蛋忽然发烫,反身揪了何欢颜一爪子。

  叶牧听清楚了何欢颜的话,一颗老男人的心脏充电了一样,猛烈跳动。

  何欢颜笑着求饶:“好啦,我认输,别闹了,大叔在开车,别让大叔分了心。”

  “哼,回去后收拾你。”赵吉阳转过投来,悄悄打量了叶牧一眼,叶牧却是专心开着车,不敢一点分心,害怕收不回来。

  “你的两个朋友太逗了。那个美国口音的人怎么说你是gay?”赵吉阳止住了笑声,问道。

  “单身狗的悲哀你们不懂。”叶牧脑瓜壳迟钝了,不经过大脑的话脱口而出。

  “我们懂……”两个女孩齐声道。

  “你们……”叶牧毕竟不是活宝,后面两个‘不懂’硬生生咽了回去。

  十几分钟车程,说说笑笑很快过去。

  来到‘礼义廉耻’的楼牌这里,张东升和卡尔已经等着了。

  在附近的车位停好车,叶牧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卡尔这个人比较实在,道:“过来订做两条机器人生产线。”

  张东升一拳头捶在叶牧肩上,凑到叶牧耳朵边,问道:“哪位是大嫂?”

  “别乱说。”叶牧带他们过去,介绍道:“张东升,卡尔,我的死党。赵吉阳、何欢颜……”

  “你好。”赵吉阳在陌生人或者说不熟悉的人面前显得稍微拘束。

  张东升微微一怔,被惊艳到了,看向叶牧挑了挑眉毛:“我是张东升,叫我张哥就是了。”

  何欢颜非常的自来熟,道:“你可以叫我欢颜,我是吉阳的闺蜜,你懂得。”

  “啊呵呵,我懂,我懂。”张东升拍手笑着,一脸献媚的表情,道:“欢姐想吃点什么,晚上卡尔请客。”

  叶牧不知道张东升兴奋个什么劲,看了看低着头的赵吉阳,一阵莫名其妙。

  同样莫名其妙的还有卡尔,他问道:“为什么我请客?”

  “中国人的习俗客随主便。”

  “我怎么就变成主人了。”卡尔无语。

  “你在西雅图有房产,不是主人是什么?”张东升吃定了卡尔的口气,说道。

  “好吧,我请客。美丽的姑娘,想吃点什么?”

  “嗯,海鲜怎么样?”何欢颜拉着赵吉阳的手,问道。

  “我随便。”赵吉阳点头。

  走进对面的渔村海鲜,叶牧拉住了赵吉阳,轻声问道:“你不是海鲜过敏吗?”

  “随便找的一个借口。”赵吉阳抿嘴一笑,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