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节:鱼籽

美利坚农场主 +A -A

  一辆加长版酷炫红色的阿斯顿马丁,就是去掉尾翼,稍微加长了车尾,取代尾翼的作用。

  火神(Vulcan),阿斯顿马丁少有的赛道专用超级跑车,全球限量发型24台,加上这台特殊订制的版本一共25台。

  这款车型大量参考了传奇车型ONE77的设计图纸,官方虽然明确写出两款车的关系,实际上,大多数车迷已经将它看错ONE77的终极版本。7.0升V12自然吸气发动机(最大功率超过800马力)、6速序列式变速器,时速320km/h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阿斯顿马丁后面是一台法拉利旗舰超级跑车,LaFerrari,也是酷炫的红色。

  “我父亲送你的礼物,我也有一辆。希望用它见证我们的友谊。”

  卡尔笑了笑,想要和叶牧来一个友谊誓约的击掌仪式。叶牧皱了皱眉,摇头道:“太贵重了,我不能要。”

  “嗨,伙计,对于你这一阶层的富豪来说,一辆LaFerrari这不算什么。”卡尔看着叶牧,做出不愉快的表情:“怎么,看不起我们摩根家族?”

  “哪敢。”叶牧苦笑,和卡尔使劲地握了握手。

  “还是摩根家族的名头惯用。”

  “摩根是什么,能吃吗?”叶牧摊开手,一脸疑惑的问道。

  卡尔笑了起来,道:“这就对了,希望我们不仅只是生意上的关系,还是朋友。我父亲是要谢谢你,曾祖父他老人家现在是无鱼不欢,每天胃口大好,人也一天天精神起来。这事情上次和你说过,但是其他客户反应来的信息,金刀鱼仅仅是美味。对身体有好处,可是并不明显……也不知道为什么?”卡尔疑惑的摇了摇头。

  “管它的……”叶牧把车子开进车库,搭着卡尔的肩膀,往屋里走去,道:“有没有兴趣尝尝顶级鱼子酱的味道。”

  “鱼子酱?你说金刀鱼鱼籽。”

  “good。我腌制了一些鱼籽,算时间刚好五天,进去试试。”

  “淡水鱼的鱼子酱,还是第一次听说。”卡尔耸了耸肩,对叶牧做的鱼子酱没有抱太大的幻想。

  打开冰箱的恒温空间,取出一叠鱼子酱,鱼籽颗粒分明,肥硕饱满,颗颗晶莹圆润。卡尔拿了过去,在灯光下照了照,晶莹明亮,闪烁着微亮的黄金辉光,十分美丽。

  “品相不错,颗粒再大一点有顶级鱼子酱的潜质。”卡尔说道拿起匙子,挑了有半匙,放入口中,用舌尖将鱼子酱轻轻碾碎,随即皱起眉头:“盐巴放多了,稍微咸了点。少了海洋的滋味,鱼腥味太重。嗯,鱼籽微甜,有一股奇妙的馥郁香味……鱼籽很有弹性……”

  “挺会吃啊?”叶牧尝了一口,味道不怎么样,不如蒸蛋和其它做法。

  卡尔还在品尝,好一会才道:“金刀鱼的鱼籽可以做成鱼子酱,但你的制作方法很有问题。怎么说喃,它品相不错,可是个头太小了,当作风味小吃可以,做成高档品牌有点难度。”

  “我也没想做玩意,太麻烦了。你对吃很有一套,以前学过厨子?”叶牧玩味的问道,拿了一盘没有腌制的鱼籽出来,等它自然解冻:“等下给你做个家常鱼籽。”

  “我18岁独立,进入大学,家里面就也再不给我钱花了。我在一家法国餐厅工作过,四年。”卡尔看到叶牧准备了配料,便上来帮一把手,问道:“你确定,卖出的活鱼它们无法繁殖?”

  “百分之百确定。金线鱼的繁殖是一个秘密,我可以保证,这个秘密很难被破解。鱼类专家最多可以找出其它鱼来和金线鱼杂交,繁衍新的鱼类品种。可是又有什么关系喃?价格昂贵的鱼类世界上有很多……”

  卡尔打断了叶牧的话,问道:“你的意思,金线鱼是异类繁殖……”

  叶牧放下了手上的活计,道:“你不做警察真是可惜了。”

  “做警察是我小时候的梦想,长大了还是觉得有钱才是生活。”卡尔笑了笑,接着问道:“那么雄性金刀鱼……”

  叶牧嘿嘿的笑了起来:“这是个秘密。雄性金刀鱼也是个稀有品种……”

  “粉红鱼肉的那种?”

  卡尔的记性真不是盖的,快要两个月的事情了,他还记得。

  “我也不隐瞒你,就是它。雄性金刀鱼非常稀有,它们并不和金刀鱼群居,而是单独生活在地下。农场里有地下河……”叶牧睁着眼睛瞎说,把卡尔忽悠的一愣一愣:“地下河里水产丰富,还有好几类鱼,应该是史前遗种……”

  卡尔云里雾里的,感觉听天书。叶牧说得天花乱坠,卡尔也并不好忽悠:“短短时间,你怎么知道那么清楚。”

  “喂,中国人最讨厌的就是打破沙锅问到底,告诉你这些已经是秘密了。至于我如何知道的,忘记告诉你了,我出生养鱼世家。”在老家,叶牧家里真有两个鱼塘,养鱼世家应该不错。农场里有地下河也并非瞎忽悠,是真有这个可能。

  “好吧,我接受你的说辞,会替你保守秘密的。”

  卡尔也不问了,捣鼓起面粉,准备做一点面包。

  叶牧准备好材料,把鱼籽拿到水龙头那里,清洗干净放到烤箱,这一过程只为了烤干盘里的水质。看着它稍微变色就端出来……

  两个炉子生火,一个放上砂锅,半碗水,丢一小片金刀鱼的肚腹肉下去熬汤。

  另一边,锅底入油,约六成热时放入切碎的生姜、再放入葱段:“你能吃辣吗?”

  “还行。”卡尔道。

  “OK。”叶牧说到一勺子老干妈丢下去,爆香起锅,倒在鱼籽上面,搅拌一下。砂锅的大火,水已经煮开了,鱼肉伴着热气咕噜噜跳动,叶牧拿到勺子,将鱼肉捣碎,一直煮到浓汤状,倒在鱼子酱的盘子里。接着放上稍许盐巴,再次搅拌,送入了烤箱。

  “等一下,我的面包。”卡尔将就这叶牧拉开的烤箱,把面包送了进去。

  “你做那么多,吃得完吗?”

  “张东升要过来……呃,他叫我暂先不要告诉你,说是给你一个惊喜。他一会就过来,记得装出惊讶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