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节:返航

美利坚农场主 +A -A

  热闹的美食一条街,街头吃到结尾……

  山村野夫的日子过腻了,回到城市,也是别有一番感受。

  吃吃喝喝,无聊了上打发时间。

  不知不觉中,老妈出院了,抱回来一个白胖小子,自己的弟弟……

  真是不知所措啊!

  已经二十八岁的叶牧,忽然间多出来一个弟弟……

  “来,抱一下你的弟弟。”叶妈妈笑着把白胖小子交给叶牧。

  抱着弟弟的叶牧,那感觉就像抱着老坛酸菜,这小胖子还哭了,哇哇大叫。

  接下来的日子,叶牧无奈地接受了一个事实,有这个白胖小子以后,他就失去了家中‘宝宝’的地位。

  真是个混小子,白天睡觉晚上哭,闹得叶牧差点神经崩溃……

  在蒙大拿的农场里生活了几个月,习惯了安静,特别是晚上,以叶牧的敏感神经,稍微有点动静就睡不太安稳。

  好不容熬过春节。

  叶牧一刻不想停留,收拾好行李,订了机票飞往北京。

  正月初五,北京国际机场,叶牧登上了飞往西雅图的航班。

  涂着云纹的波音777客机,体长接近七十米,展翼也有六十多米,巨大体型,流畅线条,在空中特别稳固。是叶牧最喜欢坐的飞机……

  春节,航班最忙碌的时候,叶牧只订到经济舱的机票,还好是靠近走廊的座位。

  坐到位子上,叶牧习惯的翘起二郎腿,调整起呼吸,以希望能够放松心态。忽然,一阵茉莉花香的气味飘入鼻息,香味儿很淡,很好闻。

  “请让一让。”她的声音很好听,如空谷幽兰干净。

  叶牧收起二郎腿,忍不住打量了她一眼,却是被惊艳到了。

  她乱糟糟的头发,胡乱扎的一个马尾,略微婴儿肥的脸蛋,五官精致犹如陶瓷,肌肤细润如羊脂白玉,在透亮灯光下显得细腻温软。坐下以后便脱掉厚厚的羽绒服外套,黑色线衣搭配牛仔裤勾勒出她高挑身材完美曲线。忽然,她转过头来,看到叶牧一动不动的眼睛正停留在自己胸前的曲线部位,连忙拿脱下的羽绒服挡在了身上。

  叶牧回过神来,刚才情形很难不让人产生联想。

  女孩靠近了窗户:“流氓。”

  “我……”叶牧本来就不善交谈,嘴巴笨,还好有灵光一闪:“我,我能要你的签名吗?”

  她有一双纯澈的水汪汪漂亮眼眸,恰到好处的婴儿肥脸蛋。却和早些年的刘亦菲有着几分神似……

  叶牧打算套路一下,假装认错了人。

  “你认识我?”女孩秀眉轻皱,问道。

  叶牧装着糊涂,笑得他自己都尴尬了,说道:“大明星当然认识,最喜欢你拍的神雕侠侣……”

  “你……”女孩举起握紧的拳头,咬了咬牙,‘哼’了一声转过头去。

  “让让,让让……”人未来声先到,一个短头发女孩风风火火跑来,坐到了叶牧这排最里面的位置:“你怎么不等我就先上了飞机,害得我差点没上来。”

  “你还说我,我已经后面几个登机的了。”

  飞机要起飞了,空乘人员做着广播,挨个检查乘客的安全带。

  不一会,飞机起飞。叶牧紧张到不得了,那个短发美女忽然探过头来,拍了拍叶牧的肩膀,道:“嗨,帅大叔,刚才看到你和我们家阳阳说话,你们认识?”

  叶牧紧闭着眼,使劲点了点头。

  “不认识,他认错人了。”

  短发美女似乎有话痨的属性,笑着问道:“认错人了,怎么可能?世界上还有比我们家阳阳长得更漂亮的女生……”

  叫做阳阳的女孩转头看了叶牧一眼,见他一脸紧张,连忙问道:“你怎么了?”然后摁了头顶的呼唤按钮,随即,一名空姐快步走来。

  “麻烦你看看他,似乎晕机了。”

  叶牧摆了摆,道:“我没事,有一点心理障碍,等进入巡航飞行状态就好了。”

  空姐一直在这里守着叶牧,一直到他状态稍好了一些,这才离开。

  “你刚才怎么回事?”

  “恐高,已经习惯了。对了,刚才谢谢你,我叫叶牧。”

  “我叫赵吉阳。”

  窗户边的女孩伸过来脑袋:“我叫何欢颜,我们中国音乐学院的学生,作为交换生,到华盛顿大学音乐学院学习。你喃,去美国旅游还是工作?”

  赵吉阳摁住了话痨何欢颜的头,道:“你能不能安静一刻钟。”

  “不能。”何欢颜是那种活泼开朗的性格,很自来熟:“帅大叔,快告诉我们。”

  “我,工作。”叶牧笑了笑,道。

  “啊哦,小幸运,还没有到美国就认识一个朋友。听说西雅图很美,现在有雪吗?”

  “呃,西雅图不算冷,经常下雨,下雪很少。”

  “不下雪啊!为什么电影里的西雅图……”

  “嗯,特别冷的冬季才会下大雪吧……”

  一路聊着天,主要是何欢颜的问题特别多。

  赵吉阳形容她是一本活着的十万个为什么。

  不知不觉到了提供餐点的时间,经济舱的食物勉强入口。叶牧顺便掏钱买了一瓶红酒:“你们喝一点吗?”

  赵吉阳摇摇头,何欢颜脑袋和小鸡啄米一样:“我要。”

  何欢颜一口喝掉果汁,把杯子递了过来。

  “喝点酒有助于睡眠。我们早上的航班,到西雅图正好看日出。”叶牧给自己倒了一杯,举起来,同天真单纯的傻白甜姑娘碰了一下。

  “干杯。”

  听到这两个字叶牧眼睛顿时一绿。

  坐在中间的赵吉阳捂住嘴巴,差点笑出了声音。

  “好吧,干杯。”叶牧苦笑着道。

  何欢颜个子不高,可是海量:“再来一杯。”

  “嗯,再来一杯……”

  “喝了这杯还有三杯……”

  叶牧的酒量也就是两杯刚好,三杯醉倒。

  午餐过后,叶牧就靠在椅子上睡了起来。平常时间,叶牧很少进入深度睡眠的,只有喝了酒的情况。

  可这会,他感觉刚刚睡着,有什么东西压住了肩膀,半梦半醒之间,似乎嗅到了淡淡的茉莉花香,好像预示着一个美梦,叫他不愿意清醒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