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节:基金会

美利坚农场主 +A -A

  机场,一架漂亮的湾流g650er私人飞机停在跑道上。

  机舱打开着,四个漂亮的金发空姐正站在下面,一过去,就有人帮忙提上行李。

  上了飞机,一个穿着深黑色订制西服的中年老头迎了过来:“很荣幸认识你,叶牧先生。”

  卡尔保持着贵族式的笑容和礼仪,介绍道:“这位是康森,我爷爷的管家,也是朋友。”

  叶牧礼貌的微笑,看着康森,道:“谢谢您亲自过来。”

  康森摸了摸下巴上的白胡子,看了眼卡尔:“卡尔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他。”

  “我们是朋友,很好的朋友。平时,几乎都是他照顾我。”叶牧连忙道。

  “嗨,康森爷爷。您这样说,好像我还没有长大似的。叶赶着回国,您快点出发吧。”

  “哈哈,好吧。”

  卡尔笑着和康森告别,之后空姐上来,指引叶牧他们选择座位。张东升和安娜一人抱着一条狗,面面相觑一眼,掩饰不住的兴奋。偌大一架飞机只有六个座位,后仓是休闲区,沙发、电视、床……酒柜……

  系上安全带,飞机开始滑行,升空。

  张东升小声的问道:“没记错的话,卡尔姓氏摩根。他是摩根家族的人……”

  摩根家族,一个传奇性的家族。长久以来,这个姓氏已经被神话了。就如同此时的张东升,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忽然有汗毛炸立的感觉。

  “嗯,是的。”飞机在攀升,叶牧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心脏徒然加速‘砰砰’猛跳,甚至有强烈的憋闷感,似乎要窒息了,胸腔里如有重压。

  张东升也察觉了叶牧的异样,解开了安全带,一手握住叶牧眼睛,道:“靠,你恐高症不是好很多了吗?”

  “飞机爬升的太快。”叶牧深吸了一口,道。

  另外一边,空姐也注意到这里的情况,连忙过来:“请问怎么了?”

  “我朋友他恐高,神经性恐高症状,有安眠药,给他一颗。”

  飞机进入了巡航高度,空姐拿来了安眠药。就这样,叶牧一直睡到了夏威夷……

  等张东升在疫检站办理了狗狗的健康证书,叶牧这才醒来。

  睡了有五六个小时,睁开眼,康森正在和小花对吹红酒。

  “噢,你醒来了。”康森走到叶牧面前,指了指小花:“你的宠物?”

  “嗯。它有调皮吗?”

  “很可爱的小家伙。你的两个朋友给他们的宠物办理健康证书去了,顺便也它做了个检查,非常健康。”康森耸耸肩,笑道。

  叶牧无语的笑了笑,以小花的性子,除了自己谁都不服,怎么可能乖乖的跟着过去做检查。这时,张东升和安娜回来了,递给叶牧一个小本:“你养的什么花栗鼠太凶了。那,这是它的健康证,已经发到了蓉城海关……”

  “谢了。”

  “两兄弟,客气啥子。”

  “不是谢你。”叶牧对康森道:“您是怎么办到的?”

  “资本的世界,金钱万能。”

  飞机再次起飞,康森进去了驾驶室。

  还是张东升解答了叶牧的疑惑,说是狗屁的健康证,拍一张照片的事情,白耽搁两个小时。

  回到蓉城,叶牧就和张东升分开了,打了个车直奔第三医院。

  “爸,我回来了,你们还在医院?”叶牧拨通了叶爸的电话,问道。

  “在。”叶爸声音透着喜庆:“你在哪里,我去接你。”

  “不用了,我在车上。”

  医院里热闹的不行,三伯三婶,舅舅舅妈,还有平辈的表哥表弟……

  叶牧一一打了招呼,好不容才走进病房:“妈,感觉怎么样?”

  “好着喃。”

  “那就好……”

  ……

  在医院里待到傍晚,叶爸带着叶牧回了新家:“家里的钥匙,你的房间在二楼最右边的间。我要去医院照顾你妈,饿了自己到外面觅食……”

  到外面觅食……

  叶牧一下子怨念了,道:“我还不困,要不送我去吧,看看叶小沫。”

  “我告诉你地址,你自己过去。”叶爸风风火火的,说着丢了一把车钥匙给他。

  一起下了楼,叶爸坐上他的宝马X1,留给叶牧一辆比亚迪元。好吧这辆车看上去不错,问题是没有安装导航……

  蓉城这个地方他可不熟,没有导航就是瞎眼的猫。

  一路打电话问路,其实就三个路口的距离,叶牧硬生生开了半个多钟头。

  “叶牧哥……这里。”远远的,叶小沫看到了叶牧的车子,招手喊道。

  “找死我了。”

  叶牧停下车,看了一眼吧的名字‘星叶’。

  叶小沫已经辞掉了翻译的工作,在叶氏慈善基金帮忙。

  吧有两层,五百六十平米。基金会办公地就在二楼,只占用了不到三十平米。

  “走,上去给你汇报工作。”

  叶牧想先吃个炒饭什么的,被叶小沫生拉硬扯着上去。

  基金会的办公室有三个办公桌,六台电脑。进去的时候亮着灯,一个长相不错的男子正坐在电脑前,打印着资料。

  “介绍一下,梁成,我的男朋友。基金会外编人员,没有工资的那种。”叶小沫说着眨了眨眼睛,接着道:“我哥,叶牧。基金会最大的金主。”

  “叶哥你好。”梁成连忙站了起来,拿出一包中华,连忙递给叶牧一根:“叶哥抽烟。”

  叶牧笑了笑,接了过来,问道:“谢谢。”

  “哥,要不要给你汇报一下情况?”叶小沫拉着叶牧坐下来,问道。

  “说。”

  梁成拿了个本字出来,递给叶小沫:“现在为止,资助的贫困学生有五百一十九人,基本在偏远贫困地区……小学、初中和高中……”

  “我们账户还现有资金,两千万美元,一千一百六十九万人民币……”

  “这么多?”叶牧问道。

  “嗯,两千万美金是注册资金。其余钱是收到的捐款……有梁成父亲的捐款,也有其他人的捐款……”叶小沫停顿了一下,继续道:“基金会成立才一个多月,都不知道怎么运转,又不想浪费钱。所以,资助的对象少了一点。”

  “基金会成立的宗旨是一对一资助。不敢和国家工程一样……我和梁成前几天从光阳回来,看到那里几年前才建的希望小学已经人去楼空,变成了养猪场。”

  “是真的,梁成还拍了照片。”

  叶牧笑了笑,道:“一对一的资助也好。除了帮助贫困学生,寒暑假的时候也可以聘请城市老师到山村支教,给学生补课。说道支教,你们还可以联系有志愿的大学生走进山区……”

  “你说得轻松,怎么不回来自己试试。你不知道,我和梁成都快累死了。”

  “你这个死丫头,是不是又想敲诈我了。”叶牧笑着按住叶小沫的脑袋,问道。

  “唔,我想吃肉,就是要敲诈你。”

  说道慈善,却不是叶牧真有那么多爱心。

  对现在叶牧的来说,钱已经足够多了,若是心态稍好,这辈子基本不会因为物质上的需求发愁。拿出一笔在他看来并不非常重要的钱,却可以帮助很多需要帮助的人,又为什么不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