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节:烤全牛的故事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小时候熏腊肉都直接挂在灶台上面,一日三餐烧火做饭,熏烤一两个月。

  现在简单多了,可是熏出来的腊肉再也没有以前的的感觉。

  家里的野猪肉还很多,罗恩对腊肉似乎很感兴趣,叶牧叫他回去再拿个桶过来,要多少腊肉自己烟熏。

  张东升和安娜在厨房里煮了啤酒出来:“暖暖身子。”

  零下十几度的大雪天,喝一杯热呼呼的煮啤酒,整个人顿时热乎起来。

  张东升抬了凳子坐到叶牧旁边,让安娜拿着手机,拍摄烟熏腊肉。

  “刚才有位友送了我二十个火箭,我想,是不是感谢一下他。熏好的腊肉,我想送他两块。”今天是张东升开直播以来第一次收到火箭,数量还不少。算上土豪一次送出二十个火箭,到现在已经一共收到了二十六个,一万多块钱,除非分成,张东升能提现五千软妹币,可是不少了。

  “你是得好好感谢一下人家。”叶牧说道递了一支雪茄给张东升,卡尔送给他的正宗古巴雪茄,味道还不错,道:“里面还有很多白肉,你赶快挑选几块好肉,熏起来。”

  “郁闷,你要我自己熏烤?”

  “要不然喃?你一个农村娃子,别告诉我不知道怎么熏腊肉。”叶牧要伺候自己的三十块腊肉,打算熏烤出童年的味道,再给张东升烟熏,肯定做不到精致的水平。

  白花花的生肉,张东升看着有些犯难,道:“还有汽油桶吗?给我一个。”

  叶墨轻笑道:“对了嘛,自己动手丰衣足食。”

  想要熏烤出金灿灿的腊肉,最重要的是掌握好火候,还要有耐心。

  一直熏烤到大半夜,张东升最先扛不住了,收拾烟熏了十个小时的腊肉装到叶牧的皮卡车上,还把铁通给拿了回去。

  叶牧也把腊肉收了起来,拿回去用电风扇吹凉起来。

  电风扇吹了一夜,腊肉水分干缩了不少。

  继续在铁桶里烧燃柴火,把腊肉挂上去。现在是烘焙,火候把控一定要精确。下面燃着明火,传递到桶的上方,温度已经不那么高了。

  一点点明火,干热的温度让得腊肉慢慢脱水,变硬,但又能锁住一定水分。

  叶牧高中毕业就在烧烤铺子打工,那个老板烤肉的技术顶级。烟熏过后使用明火慢慢烘焙,也是老板烤肉摊的独家秘方。这样的腊肉,使用火枪烧一下面表,直接就能吃…

  “嗨,Boss,来尝尝的我的腊肉……”罗恩从车上下来,提着一个保温饭盒,里面装着他昨天烟熏的腊肉,本想让叶牧提一点意见,却看到他在‘烤肉’,问道:“您这是?”

  “秘制腊肉的第二道工序,干温脱水。”叶牧接过饭盒,尝了一块,道:“腊肉里的水分太多了。还有,刚刚烟熏的腊肉不宜使用,像是昨天才烟熏的腊肉,今天应该放在通风的地方晾起来,等天晴,还要拿出去晒一下。”

  罗恩点了点头,忽然想到,昨天烟熏的腊肉放在了冰柜里,连忙问道:“我的腊肉放在了冰柜,现在拿出来晾晒可以吗?”

  叶牧无语的翻了个白眼,道:“腊肉最好不好冰冻,这会让腊肉彻底脱水,吃起来非常干燥。你什么放进冰柜的?”

  “今天早上。”

  “马上拿出来。”

  罗恩风风火火的跑了回去,不一会,他又载着腊肉回来,请教起叶牧烘焙腊肉的技巧。

  “火焰不能超过十厘米。要不然烘培就变成了烤肉,时刻注意温度……”叶牧提了一块腊肉出来,这块是小野猪身上的五花肉。经过几个小时的低温干热烘焙,渗透出的猪油让它看上去闪闪透亮。

  猪皮带着油光色泽,肥肉部分非常饱满金黄透亮,肌肉的颜色较深。这块三指厚度的五花肉颜色鲜明,色彩红亮。还有一股猪油的香味……

  叶牧拿出刀,从最下面,按照两指的厚度切了一块下来。再削去外面一层,切成了长条,道:“尝尝。”

  “可以吃?”

  “当然。”叶牧说道拿起一块放到嘴里,盐味进去了,但是不咸,一股子肉香,味道刚刚合适。

  “嗯,好吃,有烤肉的香气。”罗恩是一个不择不扣的吃货,愿意品尝世界各地美食,中国菜,腊肉算是他喜欢的一种美味。

  “不错吧。适当烘焙可以提升它的香味,但是要掌握度,必须保留一定水分……烘焙好的腊肉还是要晾晒。对了,千万不要放冰箱里冷藏,冷藏过的腊肉不好吃。”

  “我有三十公斤腊肉。听说经常吃腊肉对身体不好……”罗恩摊开手,道:“腊肉烘培到什么地步最好。”

  “用手捏它,能感觉到张弛的弹性最好。腌制熏烤晾晒过的腊肉可以保存很久,一年,甚至两年。”叶牧掏出口袋里的雪茄,丢了一支过去,道:“你应该知道,我们中国是改革开放才富裕起来的。在我小的时候,家里很穷。杀一头猪,一家人要吃一两年。我甚至吃过三年的腊肉……对了,适当的保存方法,腊肉不仅不会变质,反而会提升腊肉的口感。”

  叶牧把烘焙差不多的腊肉取了下来。

  主要是小野猪身上的肉,比较嫩,烘培时间要段一些。接下来是大野猪身上的肉和四块大火腿,这个得花费不少时间。

  和罗恩聊着天,他对中国的饮食文化非常感兴趣。叶牧则想知道他在阿富汗服役的经历。罗恩告诉他在阿富汗的时间或许是他人生经理最大的恶魔,除了一些心理变态的家伙,每个阿富汗士兵最想的就是早点离开。罗恩也谈论了一下美国政治,用他的话说,该死的政治家都应该被送去阿富汗。

  两人聊得不亦乐乎,就连午餐也是将就着火堆烤着肉吃的。

  “对了,你认识汤姆森或者罗斯福吗?他们是我认识的朋友,也在阿富汗服役过,是地面部队。”

  “汤姆森和罗斯福?他们分别是观察手和狙击手……”

  “嗯?你认识!”

  罗恩拍了一下大腿,道:“太认识了。特别是罗斯福,那个混蛋说好了等我退役,请我吃蒙大拿的特色招牌,烤全牛。他说的,成年的安格斯牛烤起来牛油四溅……”

  “烤全牛?”叶牧太震惊了,还是成年的安格斯牛,这个也太夸张了。叶牧还好没有喝酒,要不当场就喷了。

  “你有那个混蛋的电话?”

  “有,有。我马上给你……”叶牧含笑着摸出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