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节:代理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天朦胧亮,叶牧穿上厚厚的羽绒服,招呼小花一声,进入了空间。

  一连几天的大雪终于停歇,凿开湖面的冰块,小花‘咕咚’一声跳到水里,看准了一条三线金线鱼,直接叼了起来,甩到岸上。

  冬季到来,河道里的鱼儿全部集中在了深水区,方便小花捕捉。十来分钟,小花抓了有二十几条金线鱼和三条银鱼。银鱼,和海里的带鱼比起来身体稍宽一些,味道方面和金线鱼各有千秋。

  鱼差不多足够了,小花从水里爬起来,冻得瑟瑟发抖。叶牧赶紧把它带出空间,到浴室里给它洗一个热水澡。

  足够躺两个人的大浴缸,放满了热水,小花高兴的在里面游来游去。

  “要不要沐浴泡泡?”

  “吱吱。”小花兴奋的叫唤一声,使劲点着它的小脑袋。

  “慢慢洗,我到厨房把鱼给处理了。”

  “吱吱。”

  叶牧往浴缸里倒了一点沐浴泡泡,下了楼去。,刚走进厨房,楼上传来了小花的叫声,二哈随之呼应,随后一连串零碎的步伐声,三只傻狗跑到了叶牧房间。

  叶牧轻笑着摇了摇头,提前水桶,进去空间里把鱼装了出来。

  一共二十三条鱼。

  为了切出好看的鱼片,叶牧特别订制了一套德国双立人刀具,刀子锋利的很。

  叶牧是一个严重的强迫症患者,切成块状的鱼肉基本是长方体,切面光滑细腻,摆在盘子里看着也漂亮。鱼肚皮的肉是透明的,看上去像是凉粉,其他部位的肉是乳白色像是豆腐块。

  银鱼的肉就要漂亮很多了,粉红色的,肚皮那块的肉还有漂亮的花纹。

  长一米的银鱼可以剔下六七斤肉……

  处理完所有的鱼,鱼块在盘子摆放整齐,送去冰箱冷冻。鱼骨头还是以前的处理方式,丢锅里煮了,喂狗。

  一天天的雪橇三傻长大了不少,食量也是看天见涨。这次的鱼骨头足够他们吃两三天的了。

  回到楼下,三傻和小花在浴缸里面玩的不亦乐乎,泡泡弄得到处都是。摸了摸里面的水,有些凉了,就把它们赶出来,用淋浴喷头将它们冲洗干净,再风机吹干。

  天大亮,叶牧拿起床头柜的手机,给卡尔打了过去:“起来了吗?”

  “刚起床,正准备享受汉克做的早餐。”

  “来我家,给你准备了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OK。”

  挂断电话,叶牧到厨房里准备早餐了。

  金线鱼的肚皮肉、银鱼的背脊肉,各两块。准备好生姜片,点火,把平底锅烧的烫手,倒入稍许橄榄油,把生姜片倒入锅里爆香。接着就可以放鱼片了……

  鱼片放到锅里,发出噼啪的声音,接触锅的部位有奶白色香气十足的油脂溢出。等出现一点点焦黄色便翻转另外一面……

  与此同时停火,就用锅里的温度,慢慢焖熟。

  盖好锅盖,叶牧到外面看了看,顺便捏几棵好看的小草,拿回来摆盘。

  “准备了什么好吃的?”刚摆好盘子,准备起锅,卡尔走进厨房,用手扇了扇香味:“真香。”

  “金线鱼。”两片鱼肉重叠,摆在餐盘里,再用勺子盛了一点点酱料。

  “看着摆盘手艺,绝对是米其林级别。”

  “那是必须的。”

  卡尔帮着把盘子端了出去,叶牧准备了刀叉,两个杯子和一支香槟。

  ‘砰’的一声打开香槟,给卡尔杯子里倒了五分之三,道:“尝尝世界上最美味的食物。”

  “你说酒?”卡尔轻轻一笑,拿起刀叉,品尝起鱼肉来。

  看他的动作,标准的贵族范,装逼中的大公鸡。鱼肉入口,让人眼前一亮为美味,浓郁香味在嘴里爆发出来,卡尔瞬间就不淡定了,问道:“这是什么?”

  “鱼肉。你觉得味道如何?”

  “美味……非常美味……嗯,可能是我吃过最美味的食物。外酥里嫩,有入口即化的感觉,好像在口中爆炸,勾起人无限的食欲。”

  卡尔,美国大名鼎鼎摩根家族的成员,什么美食没有尝过,依旧给予了最美食物的名头。叶牧放下手上的刀叉,道:“这种鱼只生长深山清泉里,对环境的要求极高,任何一点污染都会要了它们的性命。绝对的放心食物。”

  “你的意思,这是一种新品种鱼类?”

  “是的,我在农场溪流的源头发现了它们。已经在农业与营养部门鉴定过了,这种鱼的营养价值丰富,极容易被人体吸收利用。几乎蕴含了人体所需的各类营养元素……科尔斯营养机构找过我合作,想要大规模繁殖此种鱼类,制成原生态保健品,用来补充人因为偏食造成的营养失衡。不过我拒绝了,想要自己开发。”

  “我想知道,这个鱼吃多了会怎么样?”

  “它综合了海鱼与河鱼的好处,经常吃会减少心脏疾病的发病几率,能够软化血管,能明显的降低胆固醇、降血脂……如果要说坏处,它太美味了,不需要复杂的厨艺就能做得无比美味。”

  “那它的价格?”

  “很贵。”叶牧举起酒杯,和卡尔碰了一下,道:“这种鱼已经有了名字,金线鱼。是我这里的特产,全世界独一份……”

  “它的数量?”

  “很多,但也很少。有没有兴趣兼个职,做我的代理?”

  “当然,为您服务本就是我的职责。不知道怎么个代理法?”卡尔三两下吃光了盘子里的鱼,无可言语的美妙味道让他胃口大开,差点将用来摆盘的野草树叶都给吃了。

  “二线金线鱼每克三十美元,三线金线鱼每克三十五美元,四线金线鱼每克五十美元……批发价。定价权我交给你……”叶牧打了个响指,问道:“怎么样?”

  “你卖的不是鱼,是黄金吧。”

  “我相信你的能力。”

  “OK。我喜欢有挑战的事情。不就是黄金价格,我会把它卖出钻石价。”

  接下来两人商量了一下合作流程,比如宣传,营销,以及建立实验室……

  时间不早了,叶牧拿了一个大的保温箱,在里面放上冰块,再拿出冰箱里的鱼肉:“这盘是五线金线鱼,放在最底下。依次是四线、三线……差不多二十公斤,带回去送给你的长辈。”

  卡尔嘿嘿笑起来,指着叶牧,道:“你毒。”

  “这是给你铺路,一下子我损失了好几十万。对了,以后采用饥饿营销法,在没有成为世界最贵食物之前,金线鱼每年的供量不超过两百千克。”叶牧开车送卡尔去了停机坪,看着他坐上飞机。

  大瀑布城,卡尔预定了直飞纽约的包机,同时思考起他的推销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