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节:一定要克服的恐高

美利坚农场主 +A -A

  罗恩是卡尔帮忙找来的机修师,同时负责地勤维护。

  只有三架直升机和两架农业飞机,请来专门的机修师有点大材小用了。可实际算下来并不亏……

  有两位经验丰富的机修师负责飞机保养和维护,一些小毛病他们自己就能处理好。这样一来不仅提升了飞机的使用效率,保养得当还能延长飞机的使用寿命。再说了,罗恩的工作不仅仅是‘飞机管家’,还负责农场的机械设备。

  叶牧把罗恩介绍给了汉克,大家认识了一下。

  汉克有直升机驾驶执照,也懂得怎么样保养,可是涉及到专业领域还是交给专业人士负责的好。他们两个打了招呼,相互握手,客套了几句。

  “叶,要不要坐上去试试。”卡尔见叶牧一直盯着飞机,问道。

  “我有恐高症……”叶牧的恐高属于临床性恐高,这一类恐高是非常严重的,不敢乘坐透明电梯,不敢站在阳台,超过四楼的高度就会感到不适,更别说直升机了。

  “恐高症不是大不了的问题,放心吧,直升机非常安全。”罗恩在旁边说道。

  “OK,飞行尽量平稳一点。”叶牧深吸一口气,道。恐高症是一定要克服的,空间世界还等着自己探索,如果可以自己驾驶飞机,探索空间就简单很多。

  在汉克的帮助下,叶牧系好安全带,坐稳。

  罗恩坐到了驾驶位上,点火,直升机螺旋桨转动起来。一点请问的震动,飞机开始抬升……

  没有想象中的震耳欲聋,不戴耳机,大家也能清楚交流。

  小鸟直升机内部空间就那么大,叶牧坐的后座,旁边是机门,透明窗户。直升机刚离地,叶牧便感到了紧张,使劲的抓住座椅扶手,五脏六腑瞬间被掏空一样,空落落的。

  “怎么了?试着闭上眼睛,等一会就好。”汉克抓住叶牧的肩膀,道。

  “嗯。”叶牧的恐高症来源属于家族聚集性,他到医院看过了,是神经系统过度警醒造成的恐高。并不是心理因素,而是不常见的生理因素。

  “我以前也有恐高症。”飞机已经到了几百米天空,罗恩开启辅助驾驶系统,道:“克服恐高症并不难,只要胆敢尝试,拥有一颗无惧之心。飞行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从天空俯览大地……”

  叶牧试着睁眼,强烈的眩晕感觉让人无法抵抗,道:“我的恐高属于家族遗传,神经系统过分警觉照成的。”

  “这可是个麻烦,但也最容易治疗。慢慢习惯将置身‘危险’当中,您的恐高症会不药而愈。”

  “或许吧。一声告诉我,只在十层以上楼公寓里住上几年,恐高症状会慢慢消除。”

  “哈哈……您的医生真是个有趣的家伙。”

  交谈中,罗恩驾驶着直升机向山里飞去:“外面的景色真是美丽极了。”

  “叶,你试着睁眼看看,相信你会克服恐高,说不定还会爱上飞行。”卡尔转过头,说道。

  “我试试。”叶牧强忍着恶心的感觉,睁开眼,透过机窗,看到光秃秃的山。直升机飞行的高度和山峰几乎一样高,只看了一眼,叶牧就受不了了,道:“回去吧,下次再来。”

  “OK。”

  飞机在机械仓库外面的平台降落,从飞机上下来,叶牧有站不稳脚的感觉:“你们玩,我得回去睡上一觉。”

  “拜拜。”

  “汉克,过来一下。”坐上车,叶牧想起了张东升拜托的事情,道:“张东升要扩充他的牧场养殖规模,明天有空吗?带他到周围牧场转转。”

  “明天要打猎……好吧,不知道他想要多大的牛。”

  “两个月左右的牛犊或者怀孕的母牛。”

  “这样啊,我跟着去不一定有什么帮助。要不罗杰陪着去,他比我更熟悉周围的牛市。”

  “也行。”

  回到家,小花无精打采地趴在沙发上,看动画片,见叶牧回来‘嗖’一下地跳到他的肩膀,指了指冰箱。叶牧打开来一看,冰箱里空空如也了。客厅角落,二哈正舔着狗粮的袋子,大傻和三傻无力的趴在地上。

  “我头晕的厉害,睡一觉再给你们准备食物。”

  一觉醒来差不多是傍晚,叶牧伸了个懒腰,还有一些飞天的后遗症,身子虚脱无力。

  雷特他们今天又到山里打猎了,打到两只公的白尾鹿,给叶牧提了十磅左右的鹿肉过来。白尾鹿肉比起驼鹿肉来嫩了很多,也美味很多。可是膻味依旧重,不怎么好吃。

  叶牧给自己煎了一块牛排,鹿肉切成块,放到平底锅里干炒,给三傻他们吃。

  小花很少吃肉,一般吃果子,尤其喜欢干果。可是家里面没有干果了,叶牧就分了它一小块牛肉。

  现在的生活很好,简单,充实。

  吃过饭就是例行的散步时间,农场里吃得太好了,特别在变懒了以后,几乎以牛肉作为主食了。

  洛克家门外面的田里生着火,火光闪烁,映照着几个人影。

  叶牧走了过去,是汉克他们,还有卡尔和罗恩。

  “嗨,伙计。怎么样了?”卡尔站起来,拿起一瓶啤酒抛了过来。

  叶牧接住啤酒,道:“好了很多。”

  “真不知道你的恐高症这么严重。”

  叶牧笑了笑,坐到了火堆旁边。

  黑人肯尼斯给叶牧问了一声好,接着刚才的问题:“卡尔先生,您刚才说的投资理财服务是真的吗?年收益达到百分之十……”

  “你可以怀疑自己的亲生父亲,但不能怀疑我们大通银行的信誉。”卡尔投地有声,慷慨激昂,逼视着肯尼斯,道。

  “拜托,美国有三大类人最不能信任,一是政客,二是资本家、三就是金融家。”叶牧打开啤酒,笑了笑,道。

  “咳咳。”卡尔被叶牧呛得咳嗽了两声:“嗨,这话确定不是在说你自己,我最亲爱的资本家先生。”

  “开个玩笑而已,投资有风险,如果不是熟悉的领域,最好不要涉及。”

  “我这里也有绝对规避风险的业务,美国国债怎么样,固定收益,百分百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