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节:想通

美利坚农场主 +A -A

  要钱还是要朋友?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

  现实生活中,某个人突然暴富,遭遇众叛亲离的事情不占少数。

  当财富来得太过突然,而自己本身并没有与之匹配的驾驭财富的能力,也没有及时适应全新生活,面对亲人朋友显得手足无措……

  英国男子马克?加迪纳在1995年和商业伙伴合中2260万英镑的彩票大奖,马克分到了1100万英镑奖金,变成一名千万富翁。他慷慨地给朋友们买了5座10万英镑的房子,可是他的慷慨大方并没有赢得朋友的友谊,朋友们继续索求,因为钱发生了一系列争吵,后来纷纷绝交。

  2002年美国“强力球”彩票开出3.15亿美元(当时约合人民币25亿元)头等奖,中奖人西弗吉尼亚州的杰克?惠特克,现在境遇,家破人亡。

  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叶牧的情况相当于中了超级大奖,神经亢奋了很久。还好,他没有完全失去理智,拿到钱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完成以前的梦想。现在,他已经从狂喜当中挣脱出来,认真思考今后的生活计划,还有要实现的目标。

  按理说,叶牧送出去的钱已经不少了。可是,他太小看了人的贪欲。都怪当时的得意忘形……

  叶牧说的话不怎么入耳,别看张东升平日里像是个粗神经,他其实比任何人都要面子。要到中午了,叶牧想留下张东升吃饭,他也只是强作笑容,以牧场里有事情拒绝了叶牧。

  看张东升离开,叶牧没有一点食欲,上楼看着工人把音箱调节好,便回了房间,裹着被子蒙住脑袋。

  “自己是不是把钱看得太重了?”叶牧有些郁闷,拿出手机,翻看起新闻。

  雅虎新闻,叶牧看到一篇很有意思的稿子:你愿意为女朋友、朋友付出多少?

  这是一个街头采访内容,问题1:你如果只有一百块钱,你愿意为女朋友花(付出)多少,为朋友花(付出)多少?

  随机采访了一百位路人,大家回答的非常随意。

  第二个问题,如果只有一千块钱,你愿意为女朋友花(付出)多少,为朋友花(付出)多少?

  也是随机采访的路人,大家回答的依旧随意,可已经有了大致数额。

  第三个问题,如果你有一百万……

  随机采访的路人开始思考……

  问题一直到如果你拥有一亿美元……

  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你愿意为你女朋友或者朋友付出全部,那是因为穷,不在乎自己的那点钱。

  叶牧从被子里钻出来,靠在床头。

  午后,暖暖的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折射的光线有一丝唯美的感觉。

  太阳晒得人非常舒服,隐约听到楼下哈士奇和阿拉斯加的打闹声,却不想动弹。慢慢的,倦意袭来,似乎睡着了,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叶牧乍然一惊,醒来。

  “爸,什么事情?”

  “你三舅想投资一个吧,找我借钱,你看……”

  “还差多少?”叶牧心烦气闷,问道。

  “一千三百万。”

  “一个吧一千三百万?有一千三百万,他们一家人只要不起床,一直躺着能吃一辈子了。您之前不是给过他一笔钱了吗?”

  “主要是铺面贵……”

  “等下给您转账。给三舅说,开吧要不了一千三百万。”叶牧看了看天花板,停顿了片刻,继续道:“最后一次汇钱了,三千万美元,先给家里买一套好点的别墅,看一下还有多少亲戚要借钱。您如果愿意借就借他们,要是不想借,您找一个透明度高的支援偏远山区教育的基金会,把钱给捐了。”

  随后,叶牧就给卡尔打了电话,要他转三千万美金到自己父亲的银行账户。

  最近一段时间,叶牧家人也被烦得够呛,看到账户的钱过来,当场就给之前找他们借钱的亲戚朋友打了电话。在律师的见证下,要他们写下借据,把钱借了出去。这群人真能开口,一共二十几张借条,总数四千多万。

  叶牧父亲不是傻子,他知道,再多钱也满足不了亲戚们的胃口。第二天,叶牧父母就搬离了琼山市,去了省城,买了一套不错的房子和铺面,和三伯一起,开了一家不需要太多管理经验的吧。剩下还有五千多万,叶牧父亲成立了叶氏慈善基金会。

  从搬到省城起,叶牧父亲就知道再想过回以前的生活是不可能了,如何处理以前的亲朋关系也是难题。

  此后的时间,叶牧父母和三伯三嫂在省城定居了下来。

  三伯管理吧,叶牧父亲默默无闻做着他的慈善工作。主要工作是联系大学生支援山区教育,同时,根据实地反馈的消息,也资助一些家庭条件特别困难的学生。此些后事占且不谈。

  叶牧这边,陈小唐和王超来了美国。

  一大清早,叶牧就和张东升赶到大瀑布机场,陈小唐和王超西装、皮鞋打着领带,简单的小拉杠行李箱,一人还戴了一个墨镜。

  叶牧和张东升上去和他们拥抱了一下,来到外面停车的地方。

  王超眼睛四处打量:“法拉利喃?超跑在哪里?”

  “开的牧马人。法拉利那玩意只有两个座位,我们的大土豪又太低调了。”张东升摊了摊手,挤兑着叶牧。

  叶牧已经调整好了心态,笑着道:“现在低调只为了以后的高态度。等我克服了恐高的毛病,就让你们知道什么才是高调。”

  “靠!你买飞机了?”

  “订购了三架,你们以后谁要是需要飞机,我只收你们油钱。”

  坐到车上,叶牧拿出两份借据合同,交给二人,道:“一人五百万,无期限借据。在合同上签字,我马上给你们开支票。”

  “无期限,你不如白送我们好了。”小唐笑着在合同签了名字。

  “只借不送,且只此一次。老张投资了一座牧场,我和他说过了,以后除非需要救命钱,我这里是拿不出一分钱了。”叶牧收过两人的合同,递过去两张支票。有些事情一旦想通了,人就会轻松起来。金钱,对有着奇异空间世界的叶牧来说,想要钱也就是稍微辛苦点的事情。但人总自私的,钱是魔鬼,能勾魂夺魄,看到它心底就会生出强烈的占有欲望。

  叶牧一次性把话说得明白,免得以后再次提钱。毕竟是中国人,重亲情,讲情面,亲戚朋友之间借钱是常有的事情。

  叶牧不想做圣母,也不想给人当衣食父母,只是曾经的情份摆在面前。众人筹志,换来母亲的性命,这是怎么也还不完的人情。可能,叶爸也是和叶牧一样的想法吧,才会难以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