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节:要钱还是要朋友

美利坚农场主 +A -A

  暖暖的阳光,躺在柔软的草地上。

  七彩的天空。叶牧舒服的躺在草地上,鼻尖似乎萦绕着少女香气……

  迷迷糊糊中,正要发生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叶牧听到有汽车喇叭的声音,睁开了眼。

  入眼是小花那对充满好奇的小眼眸,旁边还有雪橇三傻,吐着舌头。

  “呸、呸、呸……”

  想到刚才的春梦,再看看雪橇三傻,叶牧摸了摸湿答答的脸,顿时被恶心到了。

  “我靠……给老子滚出去。”叶牧吼叫道,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连忙起床,冲到浴室。

  “叶牧……”

  “叶牧!”

  张东升连喊了几声,走上楼,敲了敲敞开的门:“喂,你是不是藏了一个女人,叫你半天了。”

  “等我一下,洗澡。”叶牧吼道。

  几分钟,叶牧冲洗干净身子,回到房间,看到雪橇三傻正趴在床上,吐着舌头:“真****哔了狗。”这时,床头的电话响起,还以为是张东升,拿起电话正准备挂掉,看到来电显示名字是罗老表:“老表,啥子事情?”

  “没事情就不能打电话聊聊天吗?听说你发财了,我还有两个弟弟在老家混了几年,实在混不出个明堂,我想……”

  “等一下,信号不太好,刚才说什么?”叶牧苦恼的走到窗户边,当然不是信号的问题。只是,电话里显示的罗老表,叶牧和他不过几面的缘分,要八竿子才能打到的亲戚。

  “我跟两个弟弟想来投奔你,不晓得方不方便?”

  “我就弄了一个农场,工人都满员了……要不这样,以后用空位置了给你电话。”叶牧郁闷的挂断电话,看了看楼下,一辆白色货车,几个工人正在卸货,小心翼翼的,格外谨慎。货车旁边,一辆酷炫红色的法拉利488GTB的敞篷版车型,安娜正带着墨镜,坐在车上。

  叶牧穿上身衣服,刚走到楼梯,张东升带着工人,抬着箱子上来:“安装音响的。”

  “嗯。”叶牧回过身,打开书房的大门。书房面积差不多七十平米,装修过了,做了隔音夹层。

  现在,书房分成两个部分,一半娱乐,一半休闲看出。

  两个区域并没有阻隔,只是摆设方面做出一些调整。加了一个红酒柜台,超大液晶络电视,沙发、茶几……

  另外一边有书架,长椅,摆设简约,靠近窗户,拉开窗帘就能看到广阔的田野。

  现在安装的OSS系统是德国ADAM公司的顶级旗舰音箱,整个系统的音箱部分由8只X-ART高音、12只X-ART中音、8只9英寸中低音和12只19英寸低音组成,功放模组部分采用3台输出功率为500W的PWM功放分别驱动高音、中音和中低音单元,而低音单元则由一台输出功率为1000W的PWM功放模组驱动。另外,EQ调整和低频电平控制则采用DSP来完成。整个系统相当庞大。

  当然了,价格也是不菲,购置音箱,请来该公司的专业安装人员和调试人员,花费超过了三十万美元。这些钱,张东升出,当作借钱给他的利息。

  张东升,典型的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性子,手上再多钱,他也能花个一干二净。德国ADAM公司员工安装的时候,叶牧拉着他到窗户边,指了指楼下的法拉利,问道:“什么时候买的车?怎么不说一声,好给你放个炮仗。”

  “安娜答应我求婚了,送给她的礼物。”张东升挠了挠后脑勺,笑道。

  “你……”叶牧想说点什么的,止住了,道:“牧场资金还充足吗?”

  “放心,不会再开口找你借钱了。”

  “开口也没有。”叶牧道:“牧场的生意不好经营,特别是中小型牧场。”

  “我手上还有一百六十万现金。放心,玩是玩,我知道分寸。”张东升递给叶牧一支烟,道。

  叶牧点燃了烟,看了看他:“听汉克说,再过几天牧草准备涨价,我们田里的大麦秸秆也会跟着涨。这个冬天比往年要提前了时间,趁现在还没有涨价,回去以后招呼你的工人,过来多拉一些牧草和秸秆。”

  “我们兄弟的关系,你还要赚我的钱不成?”张东升不以为然的笑道。

  叶牧皱了皱眉,张东升轻笑着拍了叶牧的肩膀一下:“和你开个玩笑,兄弟是兄弟,生意是生意。”

  “嗯。对了,小唐和王超给你打过电话吗?”

  “打过,他们询问我的状况,说……”张东升尴尬的笑了一下:“说过几天来美国看我。”

  叶牧心里面正郁闷着,吐了一口烟,把烟蒂摁在烟灰缸里,道:“你经常在朋友圈里炫耀,弄得我不知道怎么才好。”

  “怎么了?”

  “他们想和你一样,弄一个牧场。还知道我捡到陨石……”叶牧揉了揉眉心,道:“可能,有钱以后人就变得自私了吧。”

  张东升再点了一个烟,没有说话。

  叶牧继续道:“我们四个是最好的朋友,你们也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帮过我。在我一穷二白的时候,当时的心态,如果你们三个人中任何一人因为什么事情急需要钱,我一定会尽自己最大能力。可是……”叶牧说道拿起玻璃桌上的烟,点燃,使劲抽了一口。

  “几个月前,你筹集多少钱啊,二十万顶天了,还是人民币。”张东升长长的出了口气,道:“现在,你随便出手就是几十上百万,还是美金。”

  “这段时间我接到不少电话,亲戚、朋友。”

  “找你借钱?”

  “嗯。”叶牧点了点头。

  “借就是了,你不是没有。”张东升虽然是叶牧最好的朋友,可是这人啊,共患难易同富贵难。在一个人的时候,张东升也会羡慕叶牧的好运。话刚说出口,张东升就知道自己说错了:“那个,我的意思是,一点钱对你来说还不是九牛一毛……算了,当我没说。”

  “小唐找我借五百万,王超想借七百万……还有我的那些个亲戚……九牛一毛?换成以前,我们奋斗一辈子也挣不了那么多。”叶牧深吸了一口气,脑子有些混沌,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就谈到最不愿意提及的话题。

  “要不然,我回去清算一下牧场产业,分成三股,我和他们各占百分之三十三。以后赚了钱慢慢还你。”张东升有点怄气,生硬地说道。

  “还,你拿什么还。就你那个破牧场……”叶牧一下子被点燃了火气,又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道:“拿钱给你投资牧场,我就没有想过要你还钱。给你算一笔账,你的牧场如果不添加牛棚只能养三千头牛。你要是宰杀不出特优级牛肉,除去开销成本,净利润能有五十万算是高的了。想要生产更多高等级牛肉,势必增加谷料成本,要是风向稍微不对,能亏到你哭。”

  “你以为经营牧场容易?指望你养三千头年还我钱?”叶牧沉默了下来,直到手上的烟燃尽,烫到手,这才反应过来,道:“之前纳税的时候我向政府报备了投资计划,全部投资下来大概还剩九千万。我最近在想,要钱还是要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