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节:重口味美食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北美驼鹿,世界上最大的鹿。

  叶牧他们猎到的这头,体重达到了六百公斤,要三四个成年人合力才能抬起来。

  打到的鹿是当场毙命,汉克拿出刀子,给鹿放了血。

  “觉得很残忍?”汉克收起刀子,问道。

  “嗯,还不太习惯吧。”叶牧点了点头,他买了枪,练习枪法,打猎。打野兔子的时候心里便不太好受了,更别说大型动物了。

  “呵呵……”汉克笑了笑,拍一拍叶牧的肩膀,道:“除了纯白色驼鹿象征神物,其他驼鹿都不再保护范围。要知道蒙大拿州驼鹿的数量也是不少,驼鹿因为身体结构原因,在走上公路,如果被车撞了以后,这场交通事故往往非常惨烈。”

  汉克说了几起因为驼鹿造成的交通事故,驼鹿的四肢比较细,被车撞了以后,它沉重的身体会撞向挡风玻璃,这种情况,汽车内的安全气囊未必能和平时一样弹出。蒙大拿州,每年因为驼鹿照成的交通事故多达百起以上。对了,不要问撞死驼鹿以后能不能带回家吃,这种问题非常让人无语,撞上驼鹿的驾驶者大部分都死了,不死的也是重伤。

  “那也是我们人类自己造成的。”叶牧无语,道。

  “我们猎杀,同时也在保护。人与自然,动物与自然,需要维持一定的平衡。每年,我们只捕猎一定数量,维持鹿群的数量,让它们不至于过度繁殖……我们农场里生活的驼鹿和白尾鹿已经到达了临界点,如果不人为控制数量,数量再多的话,对农场来说是一大威胁。数量过多,它们本身也容易诱发流行病。”

  叶牧点点头,道:“以前没打过猎,慢慢就习惯了。”

  “农场有十七万英亩山区,最适合白尾鹿和驼鹿生存的环境只有不到十万英亩。一般来说,二十英亩生活一只白尾鹿,三十到五十英亩生活一只驼鹿。农场山区里的野生白尾鹿和驼鹿数量已经严重超过了预期,野生驼鹿的数量远远超过了五百头,雪季来临前,我们计划捕杀至少二十头公鹿。对了,山里还有野猪,这家伙危害更大。”

  “北美野猪?发狂起来黑熊都要畏惧三分的品种?”叶牧不喜欢捕猎野鹿,但对臭名昭著的野猪可不会有一点同情心。

  “就是它了。野猪适合生存的环境很广……美国野猪是从其他国家进口来的,但长期的繁殖,也没有天敌,野猪过度繁殖已经成为灾害。根据今年的野生动物统计组织公布的数量,美国的野猪数量已经超越了七百万头。而且生活的地区相对集中……”汉克说道摊了摊手,道:“蒙大拿州,野生动物比人多可不是络段子。蒙大拿州的土壤,几乎绝大多数动物都能在这里生存繁衍。”

  叶牧小时候在老家见到过野猪,只记得味道很好:“希望能打到几头,野猪肉味道比起鹿肉,味道还是不错的。”

  “嗯哼,味道不错,这家伙的性情也凶猛,要是近距离,一枪没毙命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对了,每年五月份到七月份的时间,野猪还会从山里出来,到田里吃麦子。如果看到野猪,最好不要单独行动,也不要试着赶它走,那只会激怒它。”汉克清洗干净刀子,想了想,道:“以前,农场里有两架直升机,我们打猎的时候有直升机搜寻猎物。同时,直升机还用来驱赶野生动物,应对可能突发的状况。”

  汉克说了一些五六月份的大麦嫩绿,吸引山里动物出来寻食。嫩嫩的大麦秧子,对野鹿、野猪,还有其它野生动物都是非常有吸引力的。以至于靠近山区的麦田,即便围有铁丝,也难以防范。直升机的存在不仅仅应对野生动物和突发情况下充当交通工具,最主要用途还是观察作物的生长情况和使用直升机旋翼产生的风力帮助大麦更好授粉……

  “直升机我已经预定了,三架,明年交付。一架麦道600N,一架贝尔206,一架民用版小鸟直升机。”

  听到这些,汉克忽然想说两个字‘我靠’。

  农场用的直升机,要不要这么豪华。之前,农场里有两架民用直升机,汉克就觉得非常奢华了。

  现在是三架,MD-600N世界上最安全、最安静的直升机家族成员之一,作为多用途直升机,该机可广泛用于新闻采集、行政运输、空中医疗救护、空中游览及空中执法支援等飞行活动。

  贝尔206,美国贝尔公司在OH-4A轻型观察直升机的基础上发展的轻型多用途直升机。这种直升机可用于载客、运兵、运货、救援、救护、测绘、农田作业、开发油田,以及行政勤务等任务。贝尔206直升机用户称它为最安全、最可靠的直升机。比起MD-600N,它可以适应更为恶劣的天气和环境。

  民用版小鸟直升机,也就是拆除了武器装备的军用‘小鸟’。至于用途和性能,不必多说,有电力检修公司使用它载着修为人员直接检修高压电线。

  “我记得农场里有好几位拥有直升机驾驶执照。”

  “是的,我也是其中之一。不仅驾驶,我们还自己负责直升机的检修和维护。”汉克吐了一口气,道。

  “你们这么能干,是逼着我涨工资的节奏啊。”叶牧笑了笑,接着道:“我还订购了三架多功能农业飞机,以后洒药、播撒肥料等等工作也就我们自己完成了。我记得凯瑞有小飞机的驾驶执照,要不然,你说服他回来农场工作?”

  凯瑞,汉克的儿子,冰川公园搜救队的一员。

  “我试试。”

  叶牧并不勉强,也只是随意一说,就觉得使用自己人放心。

  一边,大家把驼鹿抬上了皮卡,准备返回了。

  回到家,差不多是傍晚时间。晚上又是一个活动,庆祝狩猎成功。

  帕克镇的边缘农场,平成的节目实在有限。在花溪农场,大家住的相对集中,隔三差五就会聚在一起,欢乐一下。

  猎到的驼鹿直接送到汉克家的院子里处理。

  叶牧回家洗了一个澡,换一套衣服,再来到汉克家里,大家齐聚。汉克正在准备一道当地特色美食。

  这道美食有点恶心了,即便号称最能吃的中国,见识了这道‘美食’的做法也表示亚历山大,难以下口。

  走厨房里看了一下,叶牧就败退了出来。

  全球十大最奇葩最恶心的美味食物,驼鹿鼻凝胶,排名第六位。虽然恶心,可是和非鱼罐头不同,驼鹿鼻凝胶只是看着完成品还好,但知道做法以后就会让人没有胃口,严重的甚至反胃,但却是非常美味。用汉克和其他人话说,这道美食做法上有点恶心,可是吃了以后却还想再吃。

  叶牧本身有一点点洁癖,汉克他们说的天花乱坠,叶牧还是下不来口的,就拿了一块牛排到外面烤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