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节:美味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太阳过了头顶。

  三两人一组,开始准备午餐。

  汉克他带了牛肉汉堡和烤肠,点燃野餐经常使用的酒精锅。其他人准备的就简单了,一把打火机,就地取材……

  叶牧和汉克一组,在汉克烤香肠的时候,叶牧怂恿小花到湖里抓鱼。

  湖水冰凉,小花探出爪子,刚接触水,一下子就缩了回去,冲着叶牧‘吱吱’叫唤两生,使劲摇晃脑袋。

  “这样,抓两条上来,回家给你喝酒。”叶牧祭出杀手锏,道。

  小东西一下子来了精神,抖抖身上的毛,沿着河边奔跑,忽然,它‘咕咚’一下钻到水里,咬住一条有三线金丝鱼,爬了上来。

  花栗鼠对力道控制的刚刚好,咬住金丝鱼,不至于弄伤它,也无法叫它挣脱。

  金丝鱼到岸上活蹦乱跳,仅仅十几秒钟便没有了力气。大家围了过来,看着金线鱼品头论足……

  天气稍微凉了,水里的温度十几度,比岸上还要暖和。小花从水里出来,湿漉漉的,身子都缩小了一般,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这条鱼有三十厘米,叶牧本觉得足够了,想叫小东西回来烤火,它却跑了开,借助跳跃的力量再次钻到水里,又叼上来一条,这条金线鱼稍微小了一些,身体两侧各有两条金线。爬上岸来的小花使劲甩干身上的水,丢在地上的鱼也不管,跑到汉克的酒精锅面前,烤起火来。

  叶牧拿出了刀子,处理起鱼来。

  鱼肉很嫩,切方块,人人有份:“这鱼可以烤着吃,也可以煮汤。只要一点盐巴,它就是人间美味。”叶牧把鱼块分了出去。

  回到营地,各自动起手来。康纳特带了野外烧水的小铁锅,烧开水,选择水煮。其余人用木棍把鱼肉串起来,生一堆柴火,烤着吃。

  叶牧给汉克带来一块,他自己也是一块,但有两片鱼排。借了汉克的酒精锅,熬鱼排烫。叶牧拿的是一块精华,鱼肚皮肉则用木棍串起来,拿到一边和大伙烤了起来。

  金线鱼的肉嫩到让人发指,鱼肉中还有脂肪,特别是鱼肚皮的那一片肉。

  鱼肉放到火上,一接触火,便有一股香气溢出,还冒出白色的油脂。喷香四溢,让人有流口水的冲动。

  “好香!”

  “太香了,让人食指大动。”

  叶牧见自己的烤鱼变得金黄,连忙拿了下来,同时出言提醒道:“烤的金黄就差不多了。”

  叶牧拿出盐巴和一早准备的辣椒面,涂抹了上去,道:“我这里有盐巴和辣椒,谁要的过来拿。”

  “我要盐巴……”

  “我要盐巴和一点辣椒。”

  烤鱼这里已经开动了,那位无法形容的美味,内敛的香气。烤鱼外面金黄,有一点酥脆。里面细嫩柔滑,有入口即化的感觉,咬开外面酥皮,内敛的香气一瞬间爆发出来,在口齿和舌头上打转。

  “呼~买噶的!烫死我了。”

  “呜呜,好香,太好吃了,这是我吃过最美味的食物。”

  另外一边,选择清水煮鱼的康纳特嗅着香味颇为羡慕,早知道也选择烤鱼了。不过很快的,烤鱼吃个一干二净,锅里咕咕冒着气泡,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烤鱼能够锁住香味,清水煮鱼则是释放香味,将鱼肉的精华融化到烫里。

  “嗨,伙计。你的烫变色了。”

  “没事,多煮一会,闻着香。”康纳特用洗干净的树枝搅动了一下鱼汤:“老板,你那里还有盐巴吗?”

  “还剩下一点。”叶牧把剩下一点点盐巴都给了康纳特,道:“这个鱼越煮越香,但是不能过了,等香味稍淡,鱼汤变成牛奶白的凝脂状态,味道最好。”

  “OK,我一直盯着。”康纳特吞了一口唾沫,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锅。

  另外一边,酒精锅煮的鱼骨头,烫已经变白,香味正式诱人。一边,雪橇三傻留着哈喇子,就连体态最是优美的萨摩耶都笑着像个白痴,吐出舌头。

  看着差不多了,叶牧把鱼骨头丢给三傻,其它狗狗看见以后一阵狂吠。

  叶牧哈哈一笑,把酒精锅端到一边,招呼大家过来喝汤。

  两条鱼的鱼骨,要不是酒精锅太小,还能熬更多的鱼汤。就连还在熬鱼汤的康纳特都跑了来,七个人,每人分了一小杯。虽然没有盐巴,可是鱼汤里有说不出道不明的味道,很香,很鲜。

  鱼肉吃过了,鱼汤也喝了,大家胃口被提升了起来,正准备吃面包汉堡。

  康纳特的鱼汤终于熬制出来,不出所料,鱼肉融化了,在汤汁里。他试了试在汉堡里涂抹上浓浓的鱼汤,咬上一口,眼睛顿时一亮,道:“大家过来尝尝,在汉堡或者面包里加上一点鱼汤,美味极了。”

  康纳特分享出去大半的鱼汤。

  一顿午餐,大家享受了前所未有的味觉体验。

  “各位,我想把金线鱼保护起来。之前发现金线鱼以后,我找了很多鱼类的书籍,基本可以确认,这是一种还未被人们发现的鱼。雷特,有兴趣在农场工作吗?”叶牧看向雷特,问道。

  “当然。之所以没有出去找工作是因为父亲说明年春天您还会招聘人员……”雷特抓了抓头发,笑着道。

  “是这样的,我想招聘六到九人的山林看护。巡视三条溪河,主要是记录一下金线鱼的生活状况。我想,这个任务由你来负责。”

  “我?可是我对鱼类的了解非常有限。”

  “我会聘请淡水鱼养殖专家,你在农场长大,对山里的情况也了解,负责安全上的事情。”

  “OK。”雷特笑着点头。

  要准备回去了,虽然没有打到猎物,大家兴致却是不减。

  从一线天出来,大家说说笑笑,期间有发现几只白尾鹿,是母鹿,没有鹿角的那种。大家也没有狩猎的心思……

  差不多是两个小时的路程,到停车的地方,却意外的有了惊喜。

  一只成年的公驼鹿,体长接近三米,肩高差不多有两米。要不是它头顶分叉的鹿角,看上去就和骡子一样。

  这是一只年老的驼鹿,汉克做了一个静声的动作,大家悄悄靠近,拿起枪。

  叶牧也拉开了保险,瞄准脱落的头部,不想它遭太多罪,准备一枪毙命。

  汉克竖起三根指头,三、二、一。

  加上叶牧,一共八个人同时开枪,真有枪战片的感觉。

  枪声响,驼鹿跑出去两三步就栽倒地上。捕猎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