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节:金线鱼

美利坚农场主 +A -A

  ps:周一了,求推荐,求推荐,求推荐。

  ……

  天气渐凉。

  一早上,照例的带着三傻和小花出门跑步。

  张东升搬出去住以后,叶牧就恢复了以往的生活习惯。早上简单的运动一下,一天都精力充沛。

  回到家,喝一杯热好的牛奶,打开液化气,开始做饭。

  昨晚进入了空间,抓了三条白条子鱼出来。现在,白条子鱼有了新的名字,叫金线鱼。这种肉质美味的白鳞鱼从鱼尾到鱼鳃有细细的金线,而且,鱼的大小不同,身上金线的数量也不一样。十五厘米以下的白条子身体两边各有一条金线,十五到二十厘米长的白条子身体两边各有两条金线,二十到三十厘米长的白条子身体两边各有三条……

  现在为止,叶牧抓到最大的金线鱼有六条金线,长半米。

  金线鱼身上的金线越多,鱼就越美味。

  叶牧试过这种鱼的很多做法,红烧、水煮、家常、清汤……不管怎么做,这种鱼都非常美味。

  把鱼清洗感觉,剔骨切块,鱼头和鱼骨放到砂锅里,煮汤,喂三傻和小花。随后点火,烧热铁锅,倒入油,等温度差不多的时候,将泡椒生姜放进去,炒出香味,再倒入豆瓣,酱油……

  加水烧开,放入鱼块。

  金线鱼的肉太嫩了,放到锅里只要不到一分钟,时间太长鱼肉就得融化。

  放下鱼,刚刚烧开马上放酱油鸡精和葱段,起锅香味扑鼻。

  叶牧做菜的时候,三傻它们是最乖的,蹲在厨房门口,一动不动留着哈喇子。

  鱼起锅,给三傻它们准备的鱼骨头也好了,用厨布抱着砂锅,拿筷子夹起来,分给三傻。鱼汤里放一点盐巴,葱花,留给自己享用。小花这家伙机灵着,本身也吃不了多少,一般就和叶牧同桌,叶牧吃什么,分它一点就行。

  饭菜端到桌上,正准备开动,汉克来敲门了:“老板。”

  “进来,有什么事吗?”

  汉克推荐打开,一阵浓郁的香味扑鼻而来,情不自禁的滚动了一下喉咙,道:“大家想要到山里打猎,给家里的狗狗们准备过冬的粮食。不知道您同不同意。”

  “当然同意,这好像是农场的传统。”叶牧点了点头,道。

  汉克吞了一下口水,道:“是的,每年这个时候大家都到山里打猎。”

  “什么时候出发通知我一声,我也去。”

  “今天怎么样?大家忙了有一段时间了,出去打猎,放松一下。”

  “OK,等我一下,吃了早餐就来。”

  汉克就要离开,看了看叶牧桌上的家常鱼,问道:“Boss,您做的中餐,鱼?就是我们河里的白刀子?”

  “嗯,怎么样,要不要尝尝。”

  “好。”汉克这个洋鬼佬可不懂得中国人客套的那些东西,直接坐了下来。

  叶牧郁闷,到厨房里给他添了饭,再拿了盘子和叉子。

  汉克是德国后裔,欧美人,一般‘独食’不喜欢大锅饭。叶牧分给他有一条鱼的分量,道:“家常鱼,我老家的菜式。”

  “香!”汉克傻笑着点了点头,道:“有一点鱼香,但感觉不到腥味……”

  “尝尝,新鲜抓的鱼,很嫩。”

  “哦,几乎入口即化。”汉克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道:“我从来没有吃过如此美味的鱼,太不可思议了。就是,偏辣了一点。能告诉我是怎么做的吗?”

  叶牧刨了一口饭:“特殊的烹饪方法,不传之秘。”

  “是我冒昧了。”

  “和你开一个玩笑而已。这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烹饪方法,而是鱼。”叶牧发现金线鱼身上的金线以后,他就开始偷偷摸摸从空间里捣腾鱼出来,放养在河里。而且,他还发现金线鱼对水质的要求特别高,放养河里的金线鱼几乎都往上游而去,分别聚集在了三条小溪的发源地。叶牧不仅捣腾了金线鱼出来,还在溪流源头种植了水草:“这些鱼和白刀子鱼长得很相似,但它们身上有金色的线条。我在溪水源头发现的,非常美味,但是数量稀少。”

  “溪水源头……”

  “嗯。这种鱼似乎是新品种鱼类,我找遍鱼类百科,刀子状的白鳞淡水鱼很多,可身上有金线的白刀子鱼却没有。我打算,以后试着繁殖这一类鱼。要是成功,我们农场保准发达。”叶牧放下筷子,拿餐巾纸擦了擦嘴。

  叶牧就一个人,很多事情分身乏术,也不想太忙了。从空间带出金线鱼繁殖,现在看来,金线鱼还没有适应外面的环境,叶牧需要个帮手,帮自己观察金线鱼在山里的生活。

  “那我……”

  “你帮我招聘几个年轻人。对了,可以优先考虑现在员工的家属。工资待遇,暂时两千元一个月。等明年,农场运营模式升级以后,我看看情况,会给所有的员工涨一次工资。涨幅不会低于原有工资的百分之二十……”

  叶牧填饱了肚皮,剩下的鱼汤,混着电饭煲的米饭,一起倒在了狗盆。汉克的盘子里狗舔过一样的干净,看到三只狗狗吃的哈喇子响,只感觉肚皮里面空空的,好像刚才吃了两碗饭和没有吃过一样。

  “这个鱼很美味,还有开胃健食的功能。对了,它似乎还能明目清神的问题。要不然,该几天给食物和营养管理机构设置送一条过去,要他们给鉴定一下,顺便那一份权威证书回来。就说,这是我们农场培育的新类鱼种?比海水鱼美味一百倍的淡水鱼……”叶牧说道把砂锅端了出来,给汉克倒了一碗。

  汉克先是闻了闻:“香,一股说不出的香味,能勾起人的食欲。味道鲜美、浓郁……怎么有一点鸡汤的味道?”

  “这是鱼骨烫,我也奇怪它为什么有鸡汤的味道。明明是淡水鱼,还有一点海鲜的香味……”

  汉克很快喝掉碗里的烫,迫不及待道:“我现在着急大家集合,进山打猎,顺便看一看金线鱼。”

  “OK。”

  汉克离开以后,叶牧抱起沙发的小花,放在肩膀上,笑了起来。

  金线鱼,这个名字不错。以后,它就是花溪农场的特产了,谁要也不给。

  收拾好干净厨房,叶牧到地下室把狙击枪拿了出来,装到箱子里,背在背上,然后拿了一盒子弹,二十五发。精密国际AX308,远距离、7.62毫米口径重型狙击步枪。不过是民用版,比起北约军队使用的,有一些稍微的改动。

  弹夹容量少了,只有三发,枪的精准度比起北约军用版的稍显不足,还有就是瞄准系统……

  毕竟是高精度狙击步枪,AX308看上去就给人一种肃杀之气,抱着它绝对拉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