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节:悠闲生活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叶牧和张东升把枪支弹药拿到地下室里,锁了起来。

  吃过早餐,张东升再次提议出去打猎。叶小沫不想去,只想到冰川公园看看风景。

  “要不这样,大家投票表决。赞成打猎的举起……”叶牧把手举了起来,张东升见状连忙举手。

  安娜和叶小沫她们面面相觑,拿起桌子上的牛奶,相视一笑。

  “好吧,你们赢了。收拾一下,我们去冰川公园。”大家帮忙洗了碗,叶牧准备了一些食物,主要是零食,一箱牛奶,一个保温瓶。

  今天是一个难得的好天气,九点过,大地的雾气散尽,看天空格外的湛蓝、格外的辽阔。叶小沫望着无边无际的田野,堆砌的秸秆,仿佛巨人棋盘下的小卒,遥远的地方山峦叠嶂。

  “叶牧哥,你的田地在哪?我要拍一张照片。”

  “你能看到的,都是我的。”叶牧笑了笑,说:“你公司主要做谷类和肉类进出口贸易,不知道听没听过韦伯农场,这里就是了,我买下的,现在改名花溪农场。”

  叶小沫惊呆了,捂住嘴:“你?两亿两千万美金!”

  “嗯,前不久发了一笔横财。落到加州的那颗陨石金,我运气好,捡到了大头。”这事情本来就不是秘密,或许,在国内看不到叶牧的照片。可是在美国,只要稍微留意一下这个新闻,在上还是可以搜出他的名字,以及模糊的照片。

  叶小沫夸张的捂住嘴巴。

  “对了,帮我保守住秘密。之前我回了一趟国,告诉亲戚长辈的是我中了彩票,发一笔小财。”

  “OK,我帮你保守秘密,可是你要怎么感谢我?”叶小沫笑着的时候像一只狐狸,道。

  “你结婚的时候,我给你一笔丰厚的嫁妆。”

  “我才不要嫁妆,来点实际的,送我一个香奈儿的限量款包包怎么样?”叶小沫掰着手指点,问道。

  “不说一个,十个都没有问题。”

  叶牧和叶小沫是同一个爷爷奶奶,小时候他们俩家挨着。这丫头,从小就喜欢黏着叶牧,还有她的父亲,叶牧的三伯。

  本家亲戚里,三伯最耿直的一个人,和叶牧家里关系也最好。当年,叶牧母亲生病,急需一大笔钱。当时借钱不容易,但是三伯,他把家里能卖的东西都卖了。一头耕牛,两头母猪其中一头还怀着崽子……还有给叶小沫准备的学费。那年小沫考上大学,因为三伯把钱全部给了我们,害得她差点没钱读书。因为这个事情,三婶哭着要和三伯离婚,还好有张东升这个二百五,他把家里的银行存折偷了出来……

  之前回国,叶牧给父亲留下一千万美金,换成人民币有六千六百多万。

  叶牧爸拿出了六千万,以当年借钱的总数,按照比例送了出去。三伯分到了三千一百万……

  情分无法用金钱衡量,可是有钱了,在力所能及条件下让亲戚朋友过得更好一点,也是情分中的事情。

  这是前几天的事情,叶小沫可能还不知道,她现在也是千万家庭的一员。

  把车子倒出来,叶牧给汉克打了一个电话,要他帮忙照顾一下自己的宠物们,这才出发。

  人多热闹,五个人一辆车,走捷径,穿过平坦的麦田,十几分钟到达小镇,然后跟着铁路沿线,一路颠簸。

  干燥的黄泥土路,车轮子碾过‘咯吱吱’的声音,后面尘沙飞扬。

  ‘嗡’,火车头喇叭响了起来,叶牧使劲炸着油门,与火车齐头并进,直到一个拐弯的地方才被奔跑的火车甩开。

  “哇,好爽。”副驾驶位上,张东升大吼大叫。

  后排的三个女人埋怨不已,道:“开车慢点,注意安全。我们可是五个人……”

  “OK。”后面的路途,叶牧放慢了车速。

  一路上走走停停,看到特别值得纪念的风景,叶牧就把车子停下来,大家拍照留念。

  11点半,叶牧他们到了冰川公园酒店中心,进去拿了地图,问清楚游览路线,在酒店里填饱肚皮,购买了三顶帐篷还有爬山的运动鞋。

  “我们去七彩河吧。在那里拍照留念,然后赶去露营地。”

  把车子停在公园,他们开始不行,聊着天,穿过一片小树林。七彩河是冰川公园的一大经典,落基山脉盛产美丽的有颜色的彩石。

  一条很浅的小溪,水流清澈干净的不像话,河床铺满了各色的小石头,看上去如梦如幻。踩着大石头过河,问了一下路,他们找到了地图上指示的瀑布。瀑布很小,没什么看头,就照了相,原路返回。

  五点过了,找到公园的露营地,每一顶帐篷收费23美元,把帐篷搭建起来,摆好晚餐,说说笑笑地吃了起来。

  “叶牧,来干一个啤酒。”

  “少喝点。你明天开车……”叶牧拿起瓶酒,和张东升碰了一下。

  “这个地方也就那样。叶牧,想没想过把你的农场开发一下,风景不比这里差。”

  “明年再计划,看看预算。”叶牧笑了笑,道。

  第二天一早,大家醒来收拾好帐篷,说走就走。冰川公园很大,风景很多,且都值得停留。

  一路拍照留念,叶牧这个不喜欢照相的人都拍摄了几十张照片。并且,他们在公路上还看到了闲逛的熊。

  来冰川公园自然要看冰川,可是有点失望,公路上看冰川只能看到少许的雪。

  晚上回到农场,大家洗了个澡,张东升找来柴火,在外面办了一个特色的露天烧烤。天一亮,就是叶小沫她们回国的时间。叶牧还是把两人送到机场,看她们登上飞机。

  ……

  一天天的,大麦秸秆的打包工作已经到收尾的阶段。农场工人清闲下来,准备起过冬的木柴,一辆辆皮卡车开到山里,将年初砍断的树木锯成半米一截,拉回家里。

  蒙大拿的冬天寒冷且漫长。张东升和安娜搬了出去,住到了他们的东升牧场。

  叶牧一个人,准备感受一下这里的冬天,住一段时间。开着之前农场主留下的猛禽f150,到山里跑了几趟,拉回来足够过冬的木柴。除了木柴,每家每户还准备有煤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