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节:货到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大晚上,空空旷旷的机场外面,只看得到几个巡逻的安保。

  叶牧开车过去,一眼就看到路灯下的两个人。

  “我说吧,叶牧是很准时的一个人。”看到车上下来的人是叶牧,叶小沫开心的跑过去,跳起来,挂在叶牧的脖子上:“叶牧哥,忽然的惊喜开不开心。”

  “开心。”叶牧笑的有些尴尬,这丫头,发育的越来越好了,可是性子还和小时候一样,动不动就喜欢挂自己脖子上面。

  “给你介绍个大美女,悦姐,我们公司的总经理。悦姐在公司里非常照顾我,把我当作了亲妹妹看。”叶小沫说着冲叶牧眨了眨眼,似乎有做媒婆的意思。

  “你好。”

  “你好。”

  “我这妹妹没少给你添麻烦吧。”叶牧说道,伸手摁了叶小沫的脑门。

  “说起来,小沫照顾我更多一些。”张悦笑了笑,说道。

  “那真是难得了。”叶牧笑着打开后备箱,帮两人把行李拿上了车。

  坐到车上,叶小沫拿出了一袋牛肉干,道:“叶牧哥,你之前不是在加州吗?怎么到蒙大拿来?”

  “发财了,到这边来买了个农场。”

  “农场,多大的?”

  “好大好大……”叶牧说道,一只手比划了一个圆圈。

  “到底多大?”

  “差一点三十万英亩。”

  “三十万英亩……你吹吧,三十万平米我还相信。247英亩等于1平方公里,三十万英亩差不多是1200平方公里,比很多县都要大了。你吹你也打一下草稿。”叶小沫鄙视叶牧不会算数,道。

  “好吧,我吹牛。”

  “就是,天这么黑,都是因为牛在飞你在吹。”叶小沫往叶牧嘴巴塞了一块牛肉干:“以前没来过蒙大拿州,你的农场距离黄石公园远吗?现在应该是农闲,明天载我们去玩呗。”

  “黄石公园在下方,是反方向。我的农场距离冰川公园很近,开车只要一个小时,有空带你们过去。”

  “什么是有空,明天就去。我和悦姐一共才四天假,过一天少一天。”

  “要得,你说咋个就咋个。”

  “这条是不是鬼路?十几分钟看不到亮着的人家户……”

  “你以为是国内,蒙大拿州一共才百来万人口,还不到我们老家琼山市的一半人口。郊区路上看不到人家户很正常……”

  回来的路上,有人说话倒是不觉的无聊。主要是叶小沫的问题太多了,一会这个一会那个。

  张东升还在看电视,听到汽车声音连忙出来,张开手,夸张的表情:“小沫妹妹,好久不见了,快让哥哥抱抱。”

  “死基佬,走一边去。”叶小沫连忙闪开,躲到叶牧背后:“安娜姐姐,快出来啊,张东升色心病犯了。”

  “算了,真是越长大越不好玩。美女你好,我叫张东升,小沫的另外一个哥哥……”

  “我叫张悦,小沫的同事。”张悦笑着道。

  “进去说吧,外面怪冷的。”

  进去以后,张东升去热了牛奶,安娜正在厨房里面忙着也出来打了个招呼。叶牧帮忙把行李拿到楼上:“就一间空房,晚上就将就一下,浴室里牙膏牙刷毛巾都是新的……”

  “这是客房吗?好大啊,至少五十个平。叶牧,这里是你的房子?也太奢华了吧!还有浴缸,哇哇哇……”

  叶牧耸了耸肩:“将就吧,还过得去。”

  “装逼!”

  下了楼,安娜做好了菜,清炖牛肉,牛肉丝炒土豆,凉拌三丝,西红柿炒蛋。每个菜的分类足够,做法中规中矩。

  “安娜姐,你是越来越厉害。”

  “来尝尝味道。”安娜很开心的给叶小沫他们添了饭。

  叶牧去拿了两罐啤酒,递给张东升一罐,刚打开易拉罐,小花‘嗖’的一下跳到桌上。

  叶牧正想赶它走,张东升在他的碗里倒上啤酒,推到小花面前:“喝,管够。”

  “少给它一点,快喝成酒鬼了。”叶牧用筷子头敲了敲花栗鼠脑袋,惹得它不高兴的‘吱吱’两声。

  安娜对此见怪不怪,叶小沫和张悦却是面面相觑。

  “你们给它喝酒?”

  “嗯,小东西就好这口。”张东升盯着花栗鼠,笑着道。

  小花的粉红色小舌头,舔着啤酒飞快,有时还会神经质的一个哆嗦,特别喜剧。

  “都不晓得怎么说你们才好,太过分了。”

  叶牧也是郁闷,当初就是好玩给了它一点啤酒,怎知道出来以后,小东西每次看到自己和张东升喝酒就凑上来。张东升也是无良,看叶牧给它喝过几次啤酒,他也上手了。到现在,两人喝酒如果不分给它一点,小东西就会在地上撒泼打滚耍无赖……

  第二天,叶牧被汤姆森的电话吵醒已经是八点过了。

  下了楼,只有安娜起来,在厨房里做早餐。客厅们打开的,雪橇三傻在外面玩耍,还有花栗鼠。

  叶牧活动着身子,做扩胸运动,走到门口,一辆皮卡车开了过来。

  “叶,打扰了你的好梦。”汤姆森从车上下来,还有神枪手罗斯福。

  “是的,扰人清梦等于犯罪。”

  汤姆森笑了笑,拿了两个小本本,道:“这是你和张东升的持枪证。”

  拿过本本看了一眼,叶牧在楼下喊了张东升一声,不一会,那家伙穿着背心短裤,哆哆嗦嗦跑下来:“我心爱的玩具终于到了。”

  张东升忍不住想要把玩他的枪支,汤姆森拦住了他,道:“这是收货单,你们签一个字。还有,枪支可不是玩具,一定要谨慎对待,怀着畏惧的心理,否则容易伤人伤己。”

  “谢谢提醒,我会的。”

  张东升买了一把散弹枪,有三百发子弹。

  叶牧有一把狙击枪一千五百发子弹,手枪五百发子弹。

  把东西搬下来,叶牧验收了一下,才在单据上签了名字。

  “OK,货已经送到了,我们要去罗德曼猎场,有兴趣吗?可以一起去。”汤姆森问道。

  “兴趣是有,可时间不赶巧。”

  “那好吧,我们下次再约。”

  送走汤姆森他们,叶小沫和张悦洗漱了出来,看到门口码放的箱子,问道:“里面的什么东西?”

  “子弹。”叶牧道。

  “要不今天不去冰川公园了,我们去打猎。”张东升打开箱子,拿起雷明顿散弹枪,然后把手机递给叶小沫,摆起造型:“给我照张相。”

  叶小沫摸了摸张东升手上的枪,又看看地上的箱子,害怕的问道:“你们准备打仗吗?这里有多少武器?”

  “瞎想什么啊。里面是子弹,我一把枪,你哥他两把。”

  叶小沫知道美国可以合法持枪,她来美国也不是一次几次,因为没有可以探求,真枪还是第一次看到。

  真枪,好几箱子弹,看到这些,难免产生冲击。不说一个女孩了,就是叶牧、张东升,刚来美国那会也因为道听途说的一些事情吓得晚上不敢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