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节:妹妹叶小沫

美利坚农场主 +A -A

  投资两个多亿,年收入四百来万,若是不投入资金对农场的生产运营模式进行大改造,简直是亏死的节奏。

  收起账本,离开办公司,外面就是田地,雪橇三傻和小花正在玩耍,追着一只又大又肥的灰毛兔子。三傻才四个多月大,追着兔子直到它跑进洞里,小花拧起爪子在二傻脑袋上捶了一下,跳下来,跟着兔子钻进了洞里。

  不一会,花栗鼠小花拽着兔子的耳朵从洞里爬了出来。

  兔子和田鼠是农场最大的天敌,九万英亩耕地,每年因为兔子和田鼠减产的大麦至少是以百吨计数。两种害兽只要一种成灾的话,减产规模可达数千吨,乃至更多。大规模种植的农场,每年都会请专门人员杀兔,杀鼠。小花抓出来的兔子叶牧不准备放过了,虽然说他很讨厌杀生。

  回家宰了兔子做狗粮。

  农场里兔子泛滥,大家打到了兔子基本是做成狗粮,只有野餐聚会才偶尔吃一下野味。毕竟,兔子肉真不好吃,不管怎么个做法,它的味道始终比不上牛肉、羊肉。

  蒙大拿的牛肉也便宜,超市里售卖的标准级牛肉,一磅只要五六块。优选级别牛肉十三块左右,特选级看质量而定,十八美元到五十美元不等,乃至更高。对了,还有更便宜的牛肉,剁成馅的那种和牛肩肉,美磅不超过4美元。

  即便最差的牛肉也比软绵绵的兔肉唯美,吃起来也没有太多的心理负担。

  看到三傻吃的欢乐,叶牧有些恶心了。

  打开电视,小花立刻被吸引了过来,打开冰箱抱了一袋干果出来,跳到茶几上,乖乖的蹲着。叶牧无语一笑,拿起遥控器,换到动画频道……

  动画片是几只小动物冒险的故事,小花看得津津有味,不时丢一颗干果放到嘴巴里,有时想起来了还会递一颗果子给叶牧。

  吃饱喝住的大傻和三傻乖乖的趴在地上,二傻哈士奇精力过分的旺盛,在客厅里玩起自己的尾巴。

  陪着花栗鼠看了一会电视,天色慢慢暗了下来,叶牧拿起电话,正准备给张东升,问问他回不回来吃饭,电话这时候响了起来。

  叶小沫,叶牧三伯家的女儿。

  “叶牧哥,猜猜我是谁?”叶小沫捏着鼻子,发出古怪的声音。

  “我猜你是小猪。”

  “讨厌。”电话里声音恢复了正常,很干净,清脆的声音:“你才是小猪。”

  “没有上班吗?怎么想到给我打电话,是不是又要请教英语的问题?”叶小沫的工作是翻译,在一家外贸公司,经常各种文件,一些生僻的词汇有时也会找叶牧帮忙,这才问道。

  “没有问题就不能给你打电话了吗?”

  “能。”叶牧笑道。

  “嗯,这还差不多。你猜猜我在哪里?”

  “嗯?”电话里有些杂音,叶牧听到有人说机场的播音,还是英文:“你在机场,美国的机场?”

  “你怎么知道……”叶小沫刚刚说道,机场广播又一次响起,‘XXX的航班即将起飞,请旅客……’。

  “我在爱达荷州,霍尔克机场。还有半个小时登机,来洛杉矶。”

  “洛杉矶,你去洛杉矶干嘛?”

  “找你啊。我明天来找你……”

  “等等,我人不在洛杉矶。你大伯没跟你说过?我现在在蒙大拿……”

  叶小沫郁闷了,道:“你跑到蒙大拿做什么,郁闷你,我现在退机票,看看蒙大拿最快的航班。对了,你在哪个城市?”

  “坐大飞机到大瀑布城,然后转坐小飞机到康拉德县。你到大瀑布城的时候就给我电话……”

  “嗯,嗯。你等我一下,我去看看到大瀑布城机场的航班。”

  等了有两分钟,叶小沫开口道:“八点半有一趟航班。叶牧哥,大瀑布城到康拉德县好像没有深夜航线。”

  “没有,只有白天的四趟航班。要不然这样,你直接过来,我开车过去大瀑布城你正好到。”

  “嗯,我和同事一起,过去了有地方住没?”

  “几个?公的母的?”

  “一个,大美女。”叶小沫笑道。

  “OK,买票吧,我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叶牧拿起车钥匙,把雪橇三傻赶出客厅,小花就放任它了。小东西机灵的很,身子也灵活,开着的窗户,它电视看腻了自然会出去。

  打开导航,一条是高速公路,穿过康拉德县到大瀑布城。另外一条标准2级公路,沿途经过几个小镇到大瀑布城。

  2级公路的路程稍微近一些,可是晚上,不敢开太快了,生怕撞到动物。开车出门左拐,叶牧衡量了一下还是选择了高速公路……

  开着车,点开手机的音乐播放器,连接到车内的音响,放着李宗盛的歌曲,不疾不徐的开上高速公路。

  路上几乎看不到人,加上夜冷起雾,车头灯光照着公路,要是一个人静悄悄的开车,真有点恐怖片的感觉。

  正胡思乱想着,手机响了起来,吓了叶牧一条。

  “喂,你在哪里?”

  “我妹妹来美国出差,办完事情放几天假,我过去接她。”

  “你妹妹,是小沫?”

  “嗯。大概十二点钟回来。”

  “OK,要不要给你们准备夜宵?”

  “只要你能熬到十二点,这个可以有。”

  “行,就这样了,到时候还没睡着的话给你电话。”

  开车到大瀑布城要将近三个小时,还没有到机场,叶小沫已经打来了电话:“哥,你到了没有?”

  “马上。”

  “嗯……”

  大瀑布城的机场很少,现在深夜,机场附近除了亮着几个旅店招牌,灯光昏暗。机场外面,除了偶尔路过的巡逻人员,几乎看不到其他人。薄雾朦胧,阴气森森……

  “小沫,你大哥过来了吗?这里怪吓人的。”小沫身边,一个穿着职业正装的女人,不时张望,问道。她看上有三十岁了,保养的极好,都市丽人的气质,和小家碧玉的叶小沫形成鲜明对比。

  “我哥说马上,最多三分钟。”

  “你确定?马上就是三分钟。”

  “嗯,叶牧他很守时,放心吧,计算着时间……”两人说话的时间,叶牧已经看到了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