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节:游园夜会

美利坚农场主 +A -A

  从枪店出来,时间不早了。

  夕阳西斜,光线被山峰阻隔,大地显得昏暗。叶牧刚发动车子准备回家,张东升打来了电话:“我在公园,你在哪里?”

  “准备回去了,无聊,不如睡觉。”

  “我郁闷你!快过来,我看到了几个漂亮妹子,过来介绍你认识。”

  “你不要乱搭讪,小心被人打。”叶牧说道调转了车头,往公园方向开去。手机里,已经听到张东升搭讪的声音:‘嗨,美女……“

  活了二十七年,叶牧就没见过和张东升一样没皮没脸的人。

  开车过去,找到张东升,他和安娜,还有一群年轻人正在跳舞。街舞……

  张东升的街舞是在来了美国才学的。在美国,逛夜店的人要是不会跳舞几乎是很难泡到妹子的,更何况还是亚洲人。

  学街舞就是为了勾引妹子,张东升为了泡到洋妞,当初可是下过一番狠功夫,对音乐节奏的把控程度几乎可以参加美国达人秀的水准。此时,他和安娜贴身热舞,劲爆的音乐,两人不时做出高难度动作,惊呆了周围小伙伴,引得数十人围观喝彩。

  叶牧好不容易挤了进去,等张东升他们跳完舞,率先鼓掌起来。一边的几个小姑娘更是欢呼雀跃。

  张东升擦了擦脸上的汗,走到叶牧面前:“给你介绍几个朋友,珍妮,妮可,薇薇安,他们是康特莉亚大学的学生。”张东升说道对叶牧眨了眨眼睛,意思不言而喻。

  “嗨,你好。”几个女孩却是自来熟的性格,伸出手,再次自我介绍起来。

  “你好,我叫叶牧。”叶牧表情自然,带着礼貌的微笑。几个女孩长得不赖,特别是薇薇安,很有美国甜心的感觉,火辣性感。

  “我哥们人害羞,但是跳舞比我好,你们想要学可以找他哦。”

  “他胡说的,我跳舞很烂。”叶牧无语道。

  “我跳舞都是你教的……”

  “说不会就是不会。”

  “嗨,不会是看不起我们吧。我们听东升说,你会好几种舞蹈,我们才想和你交个朋友。”

  “没有的事情,我就是饿了。”

  张东升真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喂,你咋个回事?”

  “天啊撸,她们是学生!我答应你来这里看看是觉得自己到了应该成家的年纪,不是找****。”叶牧到草坪上临时摆设的小摊买了一杯果汁,接着道:“以后,我的事情你少操心。”

  “我这算不算是狗咬吕洞宾?”

  “算,你就是那只狗。”

  “我特么服了你了。”张东升被呛到无语,望着天:“月暗星明,正是良辰美景……”他说道牵起安娜的手,做出恩爱样子,想喂叶牧狗粮:“你不觉的蒙大拿的夜空很美吗?大地很空旷,你很寂寞……”

  “****仙人板板。我吃饭去了,你和安娜浪漫去吧。”叶牧说道走向了隔壁的餐车。公园大草坪上面,一辆辆餐车,单人狂欢夜也就是一场大集会,分成好多个区域。普通餐车区,浪漫烛光区,跳蚤市场,活动场地……

  像现在这般热闹,康拉德县一年里也就十来次。

  到餐车点了菜,薯条,一叠生菜,面包,煎牛排,一盒牛奶。

  刚坐下,张东升和安娜坐到了叶牧对面。

  “一起吃,吃过了去看‘歪果仁少系列’。”

  “懒得去,打了一下午枪,累。”叶牧把生菜推到张东升面前,道:“持枪证就这两天下来,抽个空,到山里打野味。”

  “不去。”张东升摇了摇头:“山里难走,我就用来打兔子。再说,你的山里有熊,一个不小心弄出个好歹来,叫我怎么跟你爸妈交代。”

  “滚犊子。”

  填饱肚皮,张东升抢先把帐结了。指着一条小路,道:“那边,有人玩极限运动。”

  张东升指的这条路一定是故意的,幽暗的公园小径,一对对情侣相拥相报,缠缠绵绵,甚至隐藏的更深处里还有情意浓时来一发的狗男女。

  到幽暗花园里逛一圈出来,走的横着的‘V’字形。

  从花园里出来是跳蚤市场,看到这里,叶牧顿时就无语了。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

  张东升呵呵一笑:“忘记路了。滑板运动场地就在前面……”

  康拉德县有一所高中一所大学,大学就在公园的旁边,康特莉亚大学。大学里的学生只有两三百人,学校的运动场和公园运动场地是二合一的,通用。

  在滑板运动场的多是大学生,也有几个高中生。

  那滑板玩得叫一个刺激,石梯子的铁栏扶手,这些家伙抱着滑板就敢往上面跳。成功的获得满堂喝彩,失败的摔个鼻青脸肿,惹得哄堂大笑。

  “嗨,珍妮、妮可,薇薇安喃?”安娜给刚才认识的几个女孩打招呼,道。

  “薇薇安拿滑板去了。薇薇安玩滑板在学校里可以排进前十,厉害得很。”说话的时间,薇薇安和叶牧下午见到过的那个长腿短发女孩一起,抱着滑板走来。

  “嗨!”长腿短发女孩是她们几个里长得最漂亮也是最有气质的女孩,气质如同山中雨后的百合花,干净纯洁。看到叶牧,在他面前摆了摆手:“还记得我吗?”

  “记得。一分钟女孩。”叶牧笑了笑。

  “瓦特?”

  “什么一分钟的女孩。”

  女孩被叶牧逗乐了,道:“好吧,我是一分钟女孩,你就是一分钟先生。”

  一分钟先生……

  听到这个称呼,张东升脸上诡异的抽动:“她怎么知道你一分钟?”

  “滚!”叶牧脸皮轻轻一抽:“要不要回家以后丢一块肥皂给你试试。”

  安娜一下子没有憋住,笑出声来:“叶,你不会真对我们家东升感兴趣了吧。如果你想,我倒是不介意……反正就一分钟。”

  “安娜,你跟着张东升学坏了。”

  这时候,珍妮、妮可、薇薇安她们也反应了过来:“一分钟先生,这个名字太伤自尊了。”

  旁边,长腿短发美女白皙的脸蛋出现淡淡的红晕:“那个,一分钟指的是我们相处的时间。”

  “知道。”

  “明白。”

  “了解。”

  几个女孩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男人啊,可以说他各种不行,就是不能说他那活不行。特别在国外,面对的洋妞,要为国争光啊!

  叶牧终于忍不住了,怒道:“我,叶牧,一日一夜,一夜一日,不知道多行。谁要不信,可亲自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