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节:单身夜狂欢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哪里来的花栗鼠?”

  “肉嘟嘟,好可爱啊!”

  天将黑,张东升和安娜掐着饭点回来。看到厨台上的花栗鼠,一阵惊奇。

  “这几天山里捡回来的。”叶牧拍了拍小东西的头,说道。

  “吱吱。”花栗鼠摇头晃脑,要揭穿叶牧谎言的样子,惹得安娜一阵大笑。

  “叶牧,我能抱抱它吗?”安娜说道已经伸出手,花栗鼠顿时呲牙,发出警告的声音。

  “别动它,野生花栗鼠,凶得很。”叶牧抓住了它的尾巴,放到自己肩膀上面。

  吃过晚饭,叶牧带上三傻,出门散步。刚走了几步,张东升和安娜一起追了出去。

  “老叶,再和你商量个事情。”张东升习惯的搭在叶牧肩膀上,道。

  “说。”

  “再借哥们一百万花花。”张东升不好意思的搓了搓手,道。

  “又一百万?之前五百万,再借你一百万,六百万了。换成人民币有四千万……”叶牧皱了皱眉,很奇怪他的花钱速度。

  “我订了一套Marten的至尊2顶级音响,打算把健身房改成KTV。乡下地方太偏僻,以后没事的时候咱们唱个K。”

  “瑞典的马田?”

  张东升点了点头。

  “你倒是会享受。”叶牧黑着连,接着道:“给我也订一套回来。我要德国ADAMAudioOSS。”

  张东升本来很紧张的,见叶牧也心动,笑了笑:“要得。”

  “给我写一张两百万的欠条。这是最后一次,给我订一套音响,你付钱,当作借钱给你的利息。”

  “Noproblem!”

  “你牧场维修的怎么样了?”张东升买下牧场快要一星期,之后就经行修为工作。

  “完工了两个牛棚。今天,我和安娜到周围牧场看了看,挑选了有五百头牛犊。等牧场的设备运送过来,牛犊子就能进场。”

  叶牧点了点头,道:“买一些怀孕的母牛,马上冬天,怀孕马牛便宜,性价比高。这几天,我的牛场买回来两百多怀孕母头,价钱和出栏的肉牛基本相当。”

  “我的牧场和你这里不能比,基本工作还没有理顺,买母牛回去照顾起来麻烦。先这样吧,一步步来。”

  “也行。”

  走没多久,起雾了。晚上,山里气温下降的很快。走到桥边,汉克家门口,凯瑞、雷特还有几个年轻人正在院子里烧烤。

  “嗨,伙计们,欢迎我们加入吗?”叶牧打了招呼,道。

  “当然欢迎,母亲,叶先生过来了,可以再给我们一桶啤酒吗?”雷特笑着把叶牧他们迎了进去。

  这里有五个人,其中两个叶牧认识,凯瑞、雷特。凯瑞是约瑟夫的儿子,毕业了回来发展却还没有固定工作。雷特是汉克的儿子,二十五岁,结婚又离婚,在冰川公园上班。之前的篝火烧烤派对上见过,因为弄伤了腿,还在修养。另外三个人是雷特的同事,过来看望他。

  “脚上的伤好得怎么样了?”叶牧问了问。

  “好多了,过完万圣节就回去工作。”万圣节,11月1日,西方的传统节日。实际上万圣节从10月31日夜晚就开始了,是儿童的狂欢节。

  在屋子里看电视的汉克听到叶牧过来,抱着一桶啤酒出来了:“是想念我的啤酒了吗?”

  “是的,想你的啤酒了。”叶牧说道,手上却拿起一串烤得焦黄的鸟肉,吃起来。

  “真是丰富,鸟肉、兔子肉,牛肉……”张东升说道有些奇怪:“问一个非常不礼貌的问题,你们也吃兔肉?”

  “嗯,为什么不吃?”

  “不要介意,我这朋友是一个好奇宝宝。”叶牧无语的瞟了张东升一眼。

  “没什么,我们是乡下人,什么都吃。”雷特耸了耸肩,笑着举起酒杯。

  美国人大部分是欧洲移民。中古世纪时期,欧洲人非常迷信巫师那套玩意。在应该还有这样一个传说,挂一根兔子左后脚挂在脖子上就能保有自己不被邪魔入侵。因此,兔子是被看作幸运的东西。

  还有就是复活节,复活节在美国是一个大节日。每到这个节日,超市百货都会应景的推出和兔子相关的产品跟活动……

  之前一直在加州生活,当地的白人基本不吃兔子肉。就是农场里兔子泛滥成灾,当地农场主也只是寻找从事灭杀兔子的相关人员,不会自己动手。

  张东升这家伙在美国也生活了四五年,全部的见闻几乎集中在了夜店文化和吃喝享受上面了。叶牧比较宅,喜欢看各类新闻。

  就他知道的,美国有大把野生动物做成的狗粮,包括鹿肉、兔肉、淡水鱼肉等等。之前和汉克也聊过‘野味’的问题,当地人喜欢打猎,也喜欢聚在一起烧烤。

  烧烤吃什么,取决于打到的猎物。

  总的说来,美国这个也就那样。主流城市的人购物方便,基本只吃主流食物。非主流的地方就没有太多将就了,特别是烧烤……

  张东升刚才的问题确实是非常不礼貌。若不熟悉的人,还以为这是地域歧视,城市人看不起乡下人。

  张东升无辜地笑了笑,拿起刀子,切了兔子大腿上的肉下来,放到嘴里吃起来,道:“我也是乡下人,烤兔肉,我喜欢吃。”

  叶牧笑了笑,道:“我们中国人不忌口。但是要我说,你烤的这个兔子肉真不在水平。”

  气氛缓和下来,其实也没什么。都是心直口快的人,张东升又特别擅长交集,喝了不到两杯,这家伙就和他们称兄道弟。

  烧烤很晚才结束。

  回到家,洗洗澡一觉睡到大清早。

  又是天不亮,张东升敲了叶牧房门:“啥子事情?”

  “今天的单身人士夜狂欢派对。记得了,收拾一下自己……”张东升喊道。

  “单身夜,特么的天还没有亮。狂欢个屁!”叶牧无力的呻吟。

  “提醒你一下,下午有急速配对活动。你早点过去,看看有没有漂亮妹子,勾搭上。别到等到晚上过去吃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