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节:试毒【求推荐,收藏】

美利坚农场主 +A -A

  溪水潺潺。

  夜幕色下,叶牧眼睛一动不动地盯着小花栗鼠,花栗鼠也盯着叶牧。

  就这样,一人一鼠,大眼瞪小,相互间看了好久。

  最终还是花栗鼠败下阵来,它望着叶牧累了,似乎疑惑的用小爪子挠了挠脑袋。

  叶牧拍了拍自己的肩膀:“过来!”

  花栗鼠黑溜溜的小眼珠依旧带着疑惑。

  “我要出去了,跟我一起吗?”叶牧不知道它能不能听懂,再拍了一下自己的肩膀,道。

  花栗鼠好像是听懂了,也可能出于动物本能的好奇,一下子跳到叶牧的肩膀上。叶牧心念一动,花栗鼠被带了出来,在客厅。

  小东西瞪大了眼睛,微微张开的嘴巴,满脸惊讶,小爪手舞足蹈:“吱吱,吱吱吱!”

  “这里是我的家,不要乱跑。”叶牧把它放在地上,小东西又跳了起来,站在叶牧的肩膀。

  “好吧,你乖乖的待在我肩膀上不要乱动。”

  叶牧把鱼提到了厨房。

  有三条白条子鱼,最大一条是花栗鼠抓的,有三十厘米长,巴掌宽,三根指头的厚度,看上去又大又肥。

  拿起刀,先是剔除鱼鳞,然后开膛破肚。

  看到这‘血腥’场面,花栗鼠抬起小爪子,蒙住了眼睛。一会一会地偷瞄……

  白条子鱼离开水,几分钟就死翘翘了,鱼身硬梆梆的。用到破开肚皮,却能感觉到鱼肉细嫩……

  清理感觉鱼,点开火,烧上热水,丢下鱼。

  在叶牧肩膀上的花栗鼠就和好奇宝宝一样,东边看看西边瞧瞧,后来忍不住跳到厨台,将爪子伸向了火苗。

  “要死啊!”叶牧连忙拦住,却已经晚了。

  花栗鼠爪子碰到火苗马上就伸了回来,一阵手舞足蹈,吱吱咋咋。

  白水煮鱼,不一会,水烧开了,咕嘟嘟冒着热气,带出一丝香味了。说不出的香味,却能勾动人的口腹之欲。

  眼看着差不多了,叶牧打开锅,见到稍许白色的鱼汤。没有任何调料,香味动人,还没有难闻的鱼腥味。

  香味诱惑,叶牧却不敢亲自尝试,把鱼捞了上来,放到盘子里。却见鱼肚皮晶莹剔透,通常而言,鱼肚皮的肉都是精华所在,脂肪含量较高,口感上比鱼身上其它地方的肉要细腻很多,肉肥鲜美。

  鱼肚子的肉虽然说脂肪相对鱼的其他部位脂肪要多,却是不饱和脂肪酸,就是人们通常讲的欧米伽3,对软化脑血管、降低血脂都很好,营养好。

  叶牧正准备把鱼放进狗盆,小花栗鼠趴了过去,先吃了起来。

  咬了几大口,小肚皮撑得圆鼓鼓了,就舒服的躺在厨台上。

  叶牧找来两双筷子,剔除了骨头,白条子鱼只有一排刺骨,用筷子一撸,鱼肉就进了狗盆。

  唤回来在外面玩耍的雪橇三傻,三只傻狗吃的异常欢乐。旁边,花栗鼠却是如临大敌,看到它们,一下就炸开了毛。

  叶牧抱住它,好一阵安抚。

  不一会,三傻吃光了盆子里的鱼肉,叶牧又给它们倒了一些鱼汤。

  隔着很远叶牧都闻到香气,三傻吃的肚皮圆鼓,狗盆子里舔了个一干二净。

  可能是吃了美味的原因,在叶牧观察三傻会不会有不良反应的时间,三傻它们一直围着叶牧打转。狗舌头乱舔一通……

  花栗鼠很不习惯三傻的存在,缩在叶牧怀里,小嘴巴不时发出鼓风一样的声音。它这是在威胁三傻……

  叶牧头疼不已,别看这只花栗鼠小,力气可是大得很,还有一张如铁钳般有力的嘴巴,那牙齿也是锋利如刀。真和三傻干起架来,分分钟咬死它们。

  安抚了一阵,花栗鼠对待三傻还是充满敌意。看时间不早了,叶牧就把它收入空间。

  张东升和安娜两个人总是早出晚归。

  他们要装修爱巢,牧场也需要修葺,还急急忙忙招聘了三个工人。

  他们俩不在,叶牧乐得清静,有空进入空间捞鱼给三傻吃,也监督起自己农场的维修的工作。

  叶牧进去空间,花栗鼠几乎准时出现,帮着叶牧抓鱼,也跟着叶牧出去,在家里玩耍。渐渐的,和三傻他们也是熟悉起来。

  现在的天气正好,夜晚稍凉,白天温度宜人。午后的阳光也不那么晒人了,叶牧骑着四驱越野到处溜达,到农场边缘,一根根到叶牧胸口的木头桩子插在地上,大概五六米间就有一根,上面绕着几层带有刺的铁丝。走不远,还能看到桩子上挂着破旧的木牌子,上面写着:私人领地,禁止进入。

  护栏每年都要维护,就是最近几年,之前的农场主没有经营的心思,才没有理会。护栏内侧有几十米的防火带,压路机碾过的夯实土地。维修护栏的工作简单,就是山里的部分,稍微麻烦一点。

  农场太大了,三十万英亩,也就是一千两百平方公里。算上山林,农场修的护栏有将近四百七十千米。

  可能吧,史蒂芬是和叶牧一样的强迫症患者,占有欲极强。才能耗费心里修这么一条护栏……

  山里面野生动物非常多,即便是圈地内,叶牧他们发现了鹿群,还有熊。

  “当初修这条护栏可花费了不少力气。”汉克递给叶牧一支烟,望着身边的悬崖,道。

  悬崖几十米的高度,上面挂着不少硕大的野山蜂的蜂巢。天气凉了,野蜂都收集好足够过冬的蜂蜜,躲在了蜂巢里面懒得出来。

  叶牧在这里帮着牵了一下铁丝。

  傍晚,回到家,不出所料的,拆家三狗组合把家里弄得一团糟。

  不对,现在拆家三狗组合添加了一个新成员,小花,花栗鼠。

  沙发的破洞更大了很多,叶牧呼喊一声,沙发洞里钻出来一颗脑袋,傻呼呼的阿拉斯加,接着是二哈,萨摩。最后才是花栗鼠,贼精贼精的小东西。

  四个家伙明确了各自的定位。

  三狗里面,老大也就是大傻,身体最大的阿拉斯加。老二自然是哈士奇,这家伙太傻,经常各种不服。老三萨摩耶,最是乖巧漂亮。

  花栗鼠是三狗的统领,专治各种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