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节:捞鱼

美利坚农场主 +A -A

  从枪店出来,张东升拿到合同还有牧场的产权证书。

  回到家,安娜主动接过做晚饭的活。做的是土豆烧牛肉,安娜这个洋妞跟着张东升一个懒汉,倒是把中餐给学会了。

  说真的,叶牧颇为羡慕张东升的好运,这家伙何德何能。安娜样貌身材那是没得话说,跟着张东升这个懒汉却叫一个死心塌地。

  “我真是日了。”

  出门不在家的时间,雪橇三傻变成了拆家小能手。昨天晚上被哈士奇咬烂的沙发,沙发洞口更大了。叶牧喊了两天,洞口钻出来一个哈士奇的脑袋,鄙夷的小眼神东瞅瞅西看看。叶牧揪住了它的耳朵,一把拽出来:“你****的再乱咬东西,老子废了你的狗牙。”

  哈士奇肯定听不懂叶牧说些什么,歪着头吼叫了两声。张东升刚好抱着电脑下来,幸灾乐祸的大笑:“来一局LOL。”

  “不玩,没有心情。”叶牧把三只狗弄到门外,训练他们拉屎拉尿。

  农场的晚上,安静到没有一点杂音。拉开窗户,黑空繁星点点,似乎能看到银河……

  叶牧拿了一罐啤酒和干果,心里泛起些许的小资情绪,却听到隔壁房间张东升和安娜的窃窃私语,不一会,他们两人就点燃战火……

  “我靠!”

  叶牧真是无语了,拿起啤酒和干果,心念一动,进去了珠子的空间世界。

  空间里依旧看不到太阳,却是晴空万里,白云朵朵。山间溪水清凉润口,叶牧洗了把脸,忽然听到身后有响动,转过头,就见之前遇到过的那只花栗鼠,抱着两个核桃过来。

  小东西应该是知道叶牧打不开核桃,咬碎了一颗,递到叶牧面前。

  有过几次相处,叶牧的胆子大了很多,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然后坐在石头上。

  看叶牧坐下,花栗鼠有样学样,也跟着坐下,一大一小,看上去特别滑稽。

  吃过香味浓郁的铁核桃,叶牧喝了一口啤酒。

  “吱吱。”花栗鼠见状以为叶牧喝的什么好东西,张牙舞爪的叫唤起来。

  “嗨,这是酒,可不是小孩子能喝的东西。”叶牧拍了一下它的脑袋。

  小东西又蹦又跳,这家伙智商极高,还指了指叶牧丢在地上的核桃壳,然后揣着一对小爪,赌气一样的撇过头。

  “好啦,给你尝尝,就一点。”叶牧说道离开空间,在房间里拿了一个纸杯,再进入空间。对叶牧忽然消失又出现,花栗鼠吓了一跳,不过看到叶牧给它倒的啤酒,很快就被吸引了过去。

  花栗鼠把脑袋埋进纸杯,伸舌头舔了一口:“吱欠……”

  它打了一个喷嚏,小脑袋猛地甩动几下,似乎觉得叶牧骗了它,生气的抓起纸杯,丢了出去。

  “我说过,酒是大人喝的东西。你一个小屁花栗鼠……”叶牧用指头在它脑袋上点了一下,拿起啤酒,咕噜噜喝了一大口,打一个酒嗝:“哇哦,爽!”

  “吱,吱吱。”

  这只花栗鼠真是成精了一样,指着叶牧手上的听装啤酒又指了指地上的纸杯,摇头晃脑。

  “一样的啤酒,你不会喝而已。”叶牧说道给了它一颗香花生,花栗鼠接住后放到嘴巴里咬了起来,滴溜溜的小黑眼睛明亮明亮。

  香花生,嘎嘣脆。

  花栗鼠连吃了三颗花生,忽然捡起了地上的纸杯,举着跑到叶牧面前:“吱吱。”

  “好,再给你一点。”

  就这样,纯洁如白纸的花栗鼠学会了喝酒。

  第二天。

  天还不亮,张东升敲了叶牧的房门:“老叶,我和安娜出门了,估计一天不回来,你自己解决伙食。”

  叶牧才刚躺下没一会,迷迷糊糊被张东升叫醒:“天还没有亮,你们要去打晨炮?”

  “滚。我联系了家装公司,现在出发,去到县城时间刚刚好。”

  张东升离开后叶牧继续蒙上被子,醒来快要中午了。

  下楼去,雪橇三傻变成拆家小能手,还已经完成了工作。家里乱乱糟糟,大傻和三傻应该是累了,依偎在门口。二傻哈士奇听到动静,从沙发的洞窟窿里探出脑袋,一脸的生无可恋,粗又黑的眉毛下面一对很有精神的眼睛,配上它的狗脸,像是各种鄙视、各种不服。

  “我真是服气了,操!”

  “哈士奇,老子不教训你,你还翻天了。”

  叶牧跑过去,哈士奇激灵的缩到沙发里面,任叶牧怎么哄、怎么吼,它就是不出来。

  不得已,叶牧拿出了杀手锏,狗粮。

  二傻子哈士奇终于出来了,却被叶牧揪住耳朵,抱到食盆那里。

  看到大傻和三傻吃得换了,二傻狂怒了,沸腾了。‘汪汪汪’叫唤个不停……

  叶牧就这么死死的抱紧它,要它眼睁睁地看着大傻和三傻把食盆里的狗粮吃光。最后,哈士奇脸上再没有了挑衅之色,有的只是无精打采、生无可恋,狗眼睛里似乎还有一点眼泪。

  看它可怜兮兮的,叶牧不忍心,给了它一些狗粮。等它吃完,就把它们放了出去。

  去到厨房,煎一块牛排,放上椒盐黑胡椒,夹两片面包。早餐午餐一起解决……

  难得一个人在家,叶牧到杂物房里找了一张渔,制作了一个捞,提着水桶,进去空间。

  得到空间以来,叶牧沿着这条山间溪流走了有百小时以上,小溪依旧,时宽时窄。

  水里的鱼很多,主要是群居的小杂鱼,匕首一样的白条子鱼,食肉的长带鱼。

  叶牧主要打捞白条子鱼,这种鱼和蒙大拿冷水湖里的白刀鱼很像,就是稍微长一点。水中花捞鱼可是技术活,忙活了有一个小时,叶牧就捞上来两条二十厘米左右的白条子。

  正准备离开,花栗鼠又出现了。

  这家伙在岸边看了看,忽然跳到了水里,锋利牙齿又快又准,咬住一条鱼轻轻一甩,丢在岸上。

  白条子在水里游的极快,没几分眼力还真抓不住。花栗鼠‘吱吱’叫着爬了起来,抖抖被水打湿的皮毛,指了指地上的鱼。好像再说‘送给你了’。

  真是奇怪的感觉。这只花栗鼠聪明的过分,似乎有一定的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