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节:枪店

美利坚农场主 +A -A

  “老板,遇到什么高兴的事情了吗?”

  在打包秸秆的凯瑞从拖拉机里探出头,大声道。

  “是的,遇到了高兴的事情。”叶牧笑着道:“怎么是你在工作,你父亲喃?”

  凯瑞停下了拖拉机,道:“我父亲昨天喝多了,也不知道现在起没起来。”

  叶牧爬上拖拉机,坐到副驾驶位上,道:“教教我如何使用这个家伙。”

  “OK。这东西很简单的……”

  叶牧在农场工作了七年,一直是喂牛,无缘农场的机械设备。现在有自己的农场,终于可以过一把干瘾。

  凯瑞让出了驾驶室,叶牧坐了过去,开动起来。

  拖拉机开到起来,后面悬挂的秸秆打包机自动收敛地上的秸秆,通过传送履带进去液压区,将秸秆压缩成一块块大小一致的长方体,整齐码放一排。

  叶牧喜欢广阔的田地,给人心胸也豁然开朗的感觉。

  回到家里,安娜做好了早餐,西式的汉堡。张东升半边脸肿了起来,看起来像是半面书生,正在沙发上抽着冷气,用鸡蛋热敷。

  “你特么下手也太狠了。”

  “那个,要不要紧,我帮你?”叶牧尴尬的坐了过去,张东升真就把鸡蛋交给了叶牧。

  “轻点,疼。”张东升娇美做作的柔媚样子,叶牧手上起了鸡皮疙瘩,又听到他:‘嗯,啊,嗯啊……’的叫声。

  叶牧手上的鸡蛋差点就砸他脸上:“我真是日了狗了,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朋友。”

  “靠!”

  安娜对两人的行为早已经习以为常,好基友。要是换做其他人在旁边,准以为两人在搞基。

  吃过早餐,张东升要去看牧场,拉着叶牧过去当参谋。

  张东升看上的牧场在西格斯镇。东西格斯原来是一个镇,后来分开东格斯和西格斯两个小镇,在帕克镇的南端,距离康拉德县只有半小时车程,交通比帕克小镇方便太多了。也因为这样,西格斯镇看上去更落后一些,只有一条到镇办公屋的乡村公路,人口更少,几乎没有集中的人口居住地。都是以牧场为单位,相互间居住的距离较远。

  乡村土路坑坑洼洼,本来就颠簸。张东升开车的速度还不慢,搞得乡村越野一样。

  就这样,颠到骨头快要散架的时候,终于来到目的地。

  张东升看上的牧场在西格斯小平原中部,这里大大小小牧场有二三十家。他看上的这个三千英亩牧场算是中型牧场,周围还有些人烟。

  到达牧场,一辆皮卡停在生锈的牧场门口,车上下来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他是康拉德县的地产经纪人,这个牧场算是他手上最优质的产业。

  大家相互认识了一下。

  阿瓦诺打开了牧场大门:“牧场荒废有一年多了,我定期叫人过来打扫,里面的情况还不算太糟糕,收拾一下就能住人。”

  牧场里树木不多,仅仅房子周围有几颗北美大红叶树。房子是老旧的红砖大黑瓦两层洋楼,阿瓦诺打开门,里面是刚收拾过的,地板拖得干净,家具有,电器、厨具却是空的。这房子和叶牧住的房子布局相似,宽畅的双层结构客厅,醒目的壁炉,也有一个健身房。不过和叶牧房子的健身房比起来,这里显得太小了一些。

  楼梯是木质结构,上去二楼有三个房间。还有阁楼,三角形的小杂物间。

  从屋子里出来,接着去了牛场,一共有五个牛棚,外面有两栋工人住的单层结构房子。

  牛棚很大,里面空空旷旷,屋顶破了不少洞。木质房梁也已经蛀虫,要从新投入使用得花一些功夫。

  最后是草场,高原地区的硬质土地,相对贫瘠。除了种植牧草,放牧牛羊,这里的土地也没有太大用处。倒是两个仓库保存还不错,一个粮仓,一个机械仓库。

  机械仓库里三台七十年代的大功率拖拉机,修理一下还能使用。至于它的挂件,生锈了,修理的话还不如买全新的装备,几乎没有价值。

  张东升看过这里,还看过其他牧场,最喜欢的还是这,原因是足够大。

  接下来就是讨价还价的时间。

  三千英亩的牧场要价三百六十万,三百万是土地价格,六十万是物业价值。当地的土地,一英亩一千美元,这算是中优土地的价格。牧场已经一年多没人管理,土地质量明显达不够标准。牧场建筑也是一个道理,荒废了,需要翻修。

  一番讨价还价,最终以三百三十七万美元成交。

  签合同要去县城。

  阿瓦诺的公司在县城郊区,叶牧去请来了律师,张东升只负责签字,后面的事情都交给律师负责。

  “张先生和叶先生觉得无聊的话,我带两位去靶场玩一会。各式各样的武器……”

  “靶场,有枪店吗?”叶牧问道。

  “当然有。”阿瓦诺笑了笑,道:“枪店后面就是靶场,那是我表弟开的枪店,购买枪支、办理猎人证……一条龙服务。”

  美国是枪支泛滥的国家,计算起来,几乎人手一支枪。但那是平均数,分摊到个人,有的人家里是军火库,可以打一场小规模战役。也有许多人连枪都没有摸过……

  叶牧来美国七年了,早就拿到绿卡,可生活在加州人口相对较多的地方,自然也没有玩枪的机会。

  开着牧马人,按照阿瓦诺的指示停在一间警局外面的停车场。下车步行,就在警察局的隔壁,一家从外面看上去很寻常在店铺。没有落地窗,封闭的商店,一扇玻璃窗门。

  推开进去,顿时眼花缭乱的感觉。

  站门口站着两个人服务员,腰间别着手枪,非常醒目。里面的布局和超市一样,中间有三排货架,货架上摆放的商品却是一盒盒澄黄的子弹。直走进是柜台,一个‘凹’字型柜台。

  柜台内墙壁上挂满了枪……

  门口墙边的墙壁稍微正常一点,一边挂着户外用品,军服,军靴等知名的牌子。另外一边军用水壶,军用刀、匕首……

  店里的客人稀少,他们推着车,像是捡白菜一样把一盒盒子弹装到推车上,然后若无其事的到柜台结账。

  “嗨,我亲爱的表哥,今天怎么有空过来看我。”一个啤酒肚脖子上能看到纹身的胖子走过来,张开手,和阿瓦诺拥抱了一下。

  “带两位客人过来打发时间。这位是叶先生,花溪农场的主人。这位是张先生,艾伯斯牧场的主人。”

  “叶先生,张先生,欢迎光临小店。随便看看,喜欢什么都可以拿到后面的靶场玩。都不喜欢的,后面还有大家伙。”

  叶牧挑选了一把英国产的精密国际AX308,这是刚到的货,高精度狙击步枪。张东升要大家伙,空着手就去到靶场。靶场可供选择的枪支就多了,M16突击步枪,AK47,,M2重型机枪……

  张东升烧包的挑选了一把M2重型机枪和两链条子弹,叫安娜给他拍了照片,还没开枪,已经把照片发到了微信朋友圈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