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节:放飞

美利坚农场主 +A -A

  昨晚闹得太凶。

  叶牧起床头还有点晕乎,拉开窗帘,刺眼的阳光打在脸上。

  叶牧伸手挡了挡太阳,活动一下身子,穿上宽松的运动装。下了楼,安娜在坐早餐,张东升抱着二傻哈士奇,在看电视。MonT电视台的相亲广告(单身派对活动广告)……

  蒙大拿州不同于美国其他州,地广人稀,电视节目,单人派对很受人欢迎。

  “你无不无聊?”叶牧拿起桌子上的牛奶,看了一眼被哈士奇咬烂的沙发。之所以将第一个怀疑目标确定哈士奇,是因为叶牧曾经有过同样惨痛的经历。养过哈士奇的人都知道它精力旺盛,爱乱咬东西,但这一类狗狗长相可爱。叶牧曾经养过的那只哈士奇也是调皮捣蛋,给他惹了不少麻烦,但是那只哈士奇出车祸死了,叶牧郁闷了好久。

  张东升把哈士奇递给叶牧,拿起茶几上的卡片:“给你记的电话号码,下周三康拉德县有一场单身夜狂欢派对。我给你报名了!”

  “滚,老子用得着相亲。”叶牧不屑道,喝起牛奶。

  “日,你特么快成禁欲系男神了。还忘不了赵雪静?三年了,她马上就二婚……呃,那个,我去帮安娜做饭。”

  “过来,你说赵雪静马上二婚?你和她还有联系?”叶牧一把拉住了她,问道。

  “我就不知道你喜欢她哪点?对,她马上二婚了。”

  叶牧松开了张东升,招呼了雪橇三傻,到车库骑了四驱越野车出来。一路慢慢,带着三傻散步,二傻哈士奇精力特别旺盛,一出门,直接撒丫子的跑。大傻阿拉斯加跟在二傻后面,不停追赶。只有三傻最听话,萨摩耶,始终跟在叶牧后面,不远不近。三只雪橇犬都是快满四个月大的狗狗,有了力气,也能撒欢的奔跑。

  又是一个艳阳天,叶牧心里可是说不出的阴霾。

  赵雪静是叶牧的初恋,高中相恋。后来她考上大学,两人分手,再之后,叶牧来了美国……

  等她毕业,一次偶然相遇,两人旧情复燃。

  叶牧吧,也不是一个纯情小处男。在美国的时候,他也有过好些个女人,华裔、洋妞、墨西哥辣妹……

  相处的倒也愉快,分手了却不难过。可是赵雪静,初恋,对每个男人都有特殊的意义,一直珍藏心里。大学毕业的赵雪静在工作上并不顺利,两人旧情复燃,她干脆跟着叶牧来了美国。

  两人同居了小半年,有争吵,也有甜蜜。

  直到一次她提起大学时期的男朋友,说他来美国了,为了找他。赵雪静也想见他一面……

  那天,叶牧心情压抑到极点,跟着二混子张东升去了夜店狂欢。这混蛋,说要给叶牧解闷,一次给他找来三个美女。当时,喝的迷迷糊糊的叶牧把三个妓女带回了家里,胡天黑地,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第二天醒来,他确实和三个妓女躺在一张床上,全部赤身裸体。

  然后就是俗套又老套的故事,赵雪静回来了,叶牧和三个女人被抓了正着。

  叶牧追着出去解释,却看到一个提着行李的男人,中国男人,还知道赵雪静的名字。不用想了,他就是赵雪静大学时候的男朋友了。

  解释,也许不用吧。以她的性格,肯定不会原谅一个‘出轨’的男人。

  赵雪静,叶牧心中唯一的完美女神。

  思绪飘回了从前,叶牧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

  不一会,张东升开着车追了上来,一个漂移拦在叶牧面前,道:“老叶,咱们谈一下。”

  “说什么?你他妈知道的,我一直在找她。”是的,叶牧一直在找他。每年,过年的时候回家,叶牧还会胆战心惊的到她家的小区附近蹲守。

  “我知道赵雪静是你初恋。其实,她也是我喜欢的第一个女人,暗恋。赵大美女,校花……可缘分这回事就******操蛋。该你的就是你的,不该你的就不是你的。赵雪静大三那年你就出国了,有很多她的事情你不知道,我清楚。”张东升拉住叶牧的衣领,接着道:“记得张晓兰吗?赵雪静高中最好的闺蜜,后来做了我女朋友。她和赵雪静考上的同一个大学……”

  “说!”

  “赵雪静大学交往的第一个对象是一个混蛋富二代,她大学时候打过胎。陪她打胎的是张晓兰……”

  “那又怎样?”

  “人是会变的。你在变,我在变,赵雪静、张晓兰,她们同样在改变。你以为赵雪静还是高中时候的清纯校花?开玩笑!她被那个富二代甩了以后就变了,四年的大学,她交往的男人不比你在美国睡的女人少。知道和她交往的都是什么人,有钱人。”

  叶牧一拳打在张东升脸上:“你他妈以前怎么不告诉我。”

  “我没告诉过你?你****的自己不相信,完美女神,冰清玉洁……******都不知道修补多少次了。”张东升吐了一口带血的口水,擦一下嘴角的血迹:“乖,不就是初恋。凭你脸蛋、身材、现在的身家,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来美国之前,你妈敦促我早点帮你解决终身大事。”

  叶牧本来很郁闷的,也很生气。但张东升那一个‘乖’字瞬间把气氛带向了诡异的节奏。

  “我****仙人。”叶牧憋了一口郁闷无处发泄,看看张东升脸上被自己打了一拳,已经肿了起来:“有没有事,带你去医院看看?”

  “滚,你****的下手也太重了。医院不用了,等下回去你给我敷鸡蛋。”

  “爬开哦。我一个人逛一下,你先回去。”

  张东升捂住半边脸,想了想,点头道:“答应我,下周三的单身派对。”

  “OK。”

  张东升回到了车上,这才松开手,从镜子里看了看脸,痛得他直抽冷气:“****的下手太狠。”

  不知道张东升说的是不是真。

  就算是假的,叶牧也选择了相信,毕竟是过去了两年多的事情。给自己一个借口吧,和过去告别。

  和赵雪静的再次相遇就是一个错误。当时的他、她,渣男配贱货。分手了正好,不用愧疚,也不用怀念……

  天空碧蓝,白云朵朵。大地广阔,一马平川。

  二傻撒丫子的疯乐,不知道在麦田里追逐着什么。大傻一声声叫唤,追着二傻的步子。只有三傻,雪橇三精英里的颜值担当,一脸的迷之微笑。雪白毛发,可爱的脸型和天真的表情,跟在叶牧后面不离不弃。

  叶牧看了看它,发动车子,使劲踩下油门,冲向了麦田。

  速度七十迈,心情自由自在。叶牧有种脱离束缚的感觉,肆意的,放声地呐喊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