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节:雪橇三精英

美利坚农场主 +A -A

  ps:求推荐,收藏。

  ………………

  叶牧挑选的是上好肉片,每片一厘米左右的厚度。

  放在烧烤架子上一分钟就能烤熟,油滴入炭,香气四溢。叶牧自制的调味料,有人喜欢,也有人觉得味道怪,吃不习惯。

  不过,前来的年轻人对叶牧的烤肉表达了绝对的赞美。

  “好吃,简直是人间美味。”

  “叶,你真是太厉害了,我只在旧金山唐人街吃过如此正宗的中国烤肉。真是美味极了。”

  话说的是两个年轻人,莉莉和凯瑞。他们在加州读的大学,去年毕业,回到的蒙大拿……

  “好吃就多吃点。”有人赞美,这是对厨子的最大肯定,叶牧继续烧烤起来。

  另外一边,汉克几个老头点燃了三推柴火,等燃烧差不多的时候用铁架子支起三整只羊,做一道硬菜,烤全羊。这是为晚上的party所准备……

  时间中午,暖暖的太阳挂在头顶,有点晒人,可不觉的热。农场的人聚齐了,作为唯一的黑人,肯尼斯也来展示厨艺,做的是他拿手的非洲烤肉。和国内的烤肉差不多,用竹签串起来,就是肉的块头有点大……

  福克斯打开了音响。

  叶牧原本以为会是一首非常劲爆的音乐,却是一首乡村歌曲。

  音乐前奏非常安静,仿佛在山谷,有溪流,风和清爽的阳光。让人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Youworeahoodlesssweatshirtonyourbedthatnight那晚你穿着一件无帽运动衫躺在床上

  Withblackleggings,I'veneverseenyourfacesowhite搭配黑色绑腿,我从未见你脸色如此苍白

  ……

  There'saspiritinMontanaandinyourchest,asoul在蒙大拿在你胸间有一种精神,一个灵魂

  Ohwhatasoul噢不朽的灵魂……’

  大家放下手上的事情,坐在地上,跟着旋律轻轻合唱。这首歌曲旋律仿佛带人进入一个空旷世界……

  叶牧此前没有听过这首,可不妨碍喜欢上它,问道:“这首歌叫什么名字?”

  “Montana。当地很有名的民谣歌曲。”

  Montana就是蒙大拿的意思。叶牧点了点头,举起手上的啤酒和大家狂欢起来。

  “来尝尝我的烤肉。”

  “很不错。”叶牧话音刚落,听到旁边传来惊呼。

  “哦买噶!”

  “天啊。”

  原来是不胜酒力的约瑟夫挥动棒球棍子,把棒球打在围观看呐喊助威的康迪斯的脸上:“嗨,不要紧吧!”

  “你来试试被棒球砸脸上的滋味。上帝,疼死我了。”看他握住半边脸,还有力气损人,大家就知道不要紧,顿时乐了起来。

  回到烤肉架,叶牧已经喝光了啤酒,再去倒了一杯:“你酿造的啤酒真是不错。”

  “你烤的肉也很美味。就和我的啤酒一样,第一口难以下咽,但慢慢的让人着迷。”汉克端着酒杯,和叶牧碰了一下。

  “不能再多喝了,要不然非得醉了不可。”叶牧浅尝一口,道。

  午餐只是热身,晚上才是正式的party。填饱肚皮已经下午三点过了,大家又各忙各的,男人们休闲,女人们忙着晚上party的筹备。有人拉霓虹灯,挂在河边的树上。有人准备晚上的食材,特别是三只烤全羊,已经烤的金灿灿了。下面还有炭火,一直保持相当的温度,烘培起来。听汉克说,这样烤出来的羊肉入口柔,非常香。

  忙忙碌碌到傍晚,客人陆陆续续前来。主要是农场周围的人,还有小镇的镇长、警察……

  这里有一个特点,来的人多多少少自备了一些食物,主要是腌制好的牛肉、鸡翅等等。还有新鲜水果、干果……

  农场原来就有五六十人,加上来的人,总人数接近一百。帕克小镇的人口分部太散了,聚集一百人可以说是难得的盛会。夜幕色下,夕阳映天红,叶牧作为花溪农场的主人,点燃了派对的篝火。

  这是一大推柴火,有十几根长超过两米,直径超过十厘米的圆木,搭成一个‘尖’字型。下面堆着柴,泼了汽油。叶牧点燃一小团纸巾,丢过去。

  ‘哄’的一声,火焰冲天而起。

  旁边,一早拉来的音响终于燃起劲爆的音乐,随着音乐,打开灯光。

  天空亮堂堂的,火烧云一朵一朵。大地却似黑暗,看远处山脉朦朦胧胧。大家开始了狂欢,手拿啤酒,身体随着音乐摆动,也有人大声呼唤。

  “哦哇!”

  一辆牧马人开了过来,张东升和安娜。

  之前,叶牧和张东升先回的美国,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忙,安娜就留在国内,和张东升他父母多相处了几天。

  张东升牵着三条狗出来:“多一条,免得你寂寞。牵着,我嗨皮去了。”

  “尼玛!”牵过三条狗,叶牧眼睛顿时绿了。

  这三条狗分别是阿拉斯加、哈士奇、萨摩耶。被成为狗中的极限三傻,雪橇三精英。

  “oh,老板,三只很可爱的狗狗。”不胜酒力,迷迷糊糊了一整个下午的约瑟夫摇摇晃晃走过来,给三只狗狗喂了牛排,道。

  “嗯,是很漂亮。”叶牧尴尬的笑了笑,这三只狗应该是张东升‘精挑细选’出来的,看上去傻不拉唧的阿拉斯加,一副生无可恋的哈士奇,迷之微笑的萨摩耶。叶牧以前养过一只哈士奇,家里弄得一团糟,还特别傻,特别不听话。想想雪橇三傻凑到了一块,叶牧顿感头疼。

  等三只狗狗吃了地上的肉,叶牧把它们拖到一边,拴在树下。

  对,是用拖的,三只狗一点都不听话。

  另外一边,开场舞大家玩疯了。汉克他们几个老头切好烤全羊,香飘四溢,抢过话筒:“嗨,伙计们,现在是美食时刻。”

  空气中飘着的香味,极限三傻‘汪汪’叫个不停。叶牧却不敢放开它们,生怕一不留心跑丢了两只。主要担心阿拉斯加和哈士奇,一个智商排名50,一个的智商排名45……

  叶牧端了一盘烤全羊,烤了一整个下午,烤全羊外面焦脆里面酥嫩,美味极了。

  party围绕着美食和篝火,大部分人在篝火堆旁边跳舞,也有三五成群坐在草地上,吃着美食谈天说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