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节:烧烤【求收藏,推荐】

美利坚农场主 +A -A

  其实吧,肯尼斯生活的相当不错。虽然说是黑工,也就是没有绿卡,没有相关的社会保障制度,但这两口子也不用纳税。

  两口子一个月四千美元,在偏僻的乡下,已经是很高的收入了。

  屋子里脏乱一些,那是他们懒,不愿意收拾。木质房屋,家里一应电器设备并不缺,汽车还有两辆。叶牧要给他办理绿卡,只是要给他编注在员工名单之中,方便管理。

  肯尼斯把自己收拾干净出来,叶牧指了指旁边的垃圾,对汉克问道:“农场里其他家庭的垃圾也是乱丢的吗?”

  “不,我们有垃圾区。垃圾积累多了以后垃圾车会过来,把垃圾拖走处理。”汉克对肯尼斯的垃圾也很是反感,道。

  “一般来说多久处理一次垃圾?”

  “一周吧。”

  “以后三天处理一次垃圾,这个钱由农场支付。肯尼斯,这里的垃圾一个星期内处理干净。还有你的房子,不要求你每天打扫,至少每周打整一次。”叶牧不留情面的道。

  “好的,我以后每天打扫。”肯尼斯面容尴尬的道。

  “这是你说的。如果我下次过来,看见还是脏乱差的情况直接扣工资。汉克,在肯尼斯的用工合同里明确标注这条。”

  肯尼斯只感到尴尬,没有生气。毕竟,这家里真是够乱的。

  叶牧接着道:“再一个多月就入冬了。肯尼斯,过几天把羊群赶回羊圈,找牛场的人拉一些饲料回来,饲养肥羊。还有,添置羊羔的事情来年开春以后再说,你这里还会增加几个人手。以后,你就是石峡谷的负责人。”

  肯尼斯顿时喜出望外,连连点头感谢。

  宰羊的事情肯尼斯负责了,叶牧和汉克坐上车,离开了山谷。

  叶牧先回了一趟家,拿了国内带来的调味料。

  花溪平原土地肥沃和方便灌溉的河流。说河流夸张了一些,不过是山里出来的溪水,一共三条,从不同的山谷流淌过来,在平原中部汇合。小河宽度有五六米,深度也不超过两米。但在溪河沿途有大大小小人工挖掘的深水塘子,用来灌溉田地。

  这是一条断河,还没有走出农场范围已经干枯。又或者河道下游地质的问题,水渗入地下,有地下河也说不一定。

  野餐的地方在三条小溪交汇的地方,这一片有人工修葺的草坪。旁边的田里停了一辆辆车,大家拿来了木材,烧烤架,桌子,椅子,食物……一桶桶的啤酒。

  几个青年在摆弄音响,他们是农场工人的子女。妇女们拿来食物,都是她们自己做的。男人们坐在一边,晒着太阳,聊天。

  “嗨,伙计们,看谁过来了?”汉克拍了拍手,吸引大家注意力看了过来。

  “Boss好。”

  “大家好,都坐。你们可以称呼我叶,因为我的单名‘牧’字用美国口语实在是太难听了。当然,‘叶’这个称呼也容易让人误会,所以,大家称呼我老板就好。‘老板’中文里面就是Boss的意思。”叶牧笑着道。这时,肯尼斯的妻子开着皮卡过来。

  “先送过来三只山羊,剩下的不一会送来。”

  “OK!”

  山羊交给妇女们处理了,叶牧在这里和员工们交流感情,大家相互间熟知一下。

  汉克充当介绍人,黑头发拉美裔人罗恩,职位会计。其余都是白人,詹姆斯、约瑟夫、洛尔……叶牧简单记了一下名字,至于姓氏又长又生僻,不是一下子就能记住的。

  然后大家各玩各的,几个糟老头玩起棒球。也有人钓鱼,这群钓鱼的老头很有意思,用的自制鱼钩,没有倒刺的那种。钓上来的小鱼放生,大鱼就交给了后面‘厨子’,开膛破肚。

  这是一种白鳞鱼,长长的身子,有三指厚。大条的鱼也就十几厘米,超过二十厘米的就是超大个头。

  “这是什么鱼?”叶牧走过去,问道。

  “哈姆其,我们称它白刀鱼。味道鲜美且少刺……”

  “等一下我得尝尝。”叶牧笑道。

  很多人认为美国人不吃淡水鱼,因为超市里几乎看不到淡水鱼出售。甚至,国内还有传闻美国颁布过禁止食用淡水鱼的法律。完全是扯淡……美国只有五大湖地区禁止,不是禁止吃,是禁止捕捞并售卖。美国在大发展时期很多大江大湖泊受到严重的工业污染,里面的鱼自然不能吃。

  还因为欧洲人的饮食文化,超市里也可以买到便宜又方便的海洋鱼类。众所周知,美国是一个杂种国家,多民族融合。饮食方面也各有各的文化……

  任何事情不可一概而论,一板砖拍死。

  就比如这里,偏僻的乡下地方,最近的大城市开车都要走一两个小时。当地的白刀鱼味道鲜美,刺又少,汉克他们这些欧洲后裔白人也会时不时钓几条上来尝尝鲜。一般是在聚会时候,钓上来切块烤着吃。

  叶牧调制好酱料,点燃烧烤架的碳。

  这是专门烧烤的机制碳,点燃以后,鼓风机一吹,火力就茂盛起来。

  叶牧去端了两盘羊,三根羊排骨,一盘牛肉和几块新鲜出来的鱼肉。

  汉克给叶牧端了一杯啤酒过来:“这是我自己酿的啤酒,酒精度数比市面销售啤酒稍高,微苦,但是更香醇。”

  汉克介绍了他的啤酒,旁边马上有人帮腔道:“汉克是中酿造啤酒的能手。我们农场喝的啤酒都出自他手。”

  “和你说的一样,略苦涩,但香味更纯。”叶牧喝了一口,道。烧烤架里已经看不见明火,叶牧把肉放到铁丝,先是翻转,烤到三分熟,在上面涂上葵花籽油,再到五分熟时涂上自制酱料。

  “老板,您烧烤之前不需要事先腌制一下吗?新鲜的羊肉,会不会有一股膻味?”

  “你尝尝不就不知道了。”叶牧拿过汉克手上的盘子,给他夹了两块,自己也开吃起来。

  烤肉,叶牧的老本行了。高中毕业,叶牧找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烧烤店,干了一年多,从打杂做到‘主厨’。

  叶牧调制的酱料根据欧美人的口味稍微清淡一些,吃起来,味道还是不错。

  宝刀未老!

  叶牧给自己一个满意的评价,吃一口肉,喝一口酒。很快,他身边围上来一大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