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节:黑人肯尼斯

美利坚农场主 +A -A

  洞天空间不是短时间里是拧清楚的。

  沿着溪流向下,走了有一个小时,找到一块平坦的地方,叶牧就离开了空间。

  第二天早上,张东升比叶牧先一步起床,煮了饭,把昨晚吃剩下的清水煮牛肉下锅红烧了一下。

  叶牧洗漱后下楼去就闻到一股香味,问道:“做什么好吃的?”

  “红烧牛肉。”

  叶牧使劲嗅了一下香气:“昨天说你一下,水平见涨啊。”

  却见张东升诡异一笑:“昨晚吃剩下的牛肉,我回了一下锅,香吧!”

  “我****仙人板板,简直牲口。”张东升做的早饭叶牧是吃不下了,主要是想到昨晚这家伙狼吞虎咽的样子。

  “你今天去城里,给我买两条狗回来。”叶牧说道在抽屉里找到汽车钥匙。

  “什么狗。”

  “最好是大型犬,什么狗都行。”叶牧想了想,道。

  买狗回来‘试毒’,这是叶牧一早就有的想法。灵珠空间里的鱼又大又肥,看上去很是美味,就是未知的鱼类,为了安全起见,还是找两只狗回来试一下有没有毒才好。

  拿着车钥匙,叶牧把牧马人开了出来。

  早上的农场里薄雾蒙蒙,路边的草叶子上水珠晶莹。清新干净的空气,很是有提神醒脑的作用。

  到汉克家门口,叶牧按了喇叭。一个中年妇女走来处,他叫玛丽,是汉克的二婚妻子,比汉克那个糟老头年轻了十岁,不过两个人很是相爱。

  “老板,快请进屋。”

  叶牧从车上下来,厚着脸皮问道:“你们吃过早餐了吗?”

  “还没有。”

  “正好,我也没吃。”家里食物被张东升那个混蛋糟蹋光了,饿了的叶牧才不管脸皮的事情。

  进去屋子,汉克正在烤面包,叶牧过去搭了一把手,叫他多烤两片。玛丽好奇的打量着叶牧背影,脸带笑意,煎着牛排。叶牧自来到农场以后总给人难以相处的感觉,但看现在,似乎也不难相处。

  早餐是牛肉汉堡、牛奶、薯条。

  吃过饭后,叶牧和汉克去了牛场。平坦的泥巴路尽头,雾气笼罩的延绵山脉,一道狭窄的山谷进去,只不到两分钟车程,视野豁然开朗。这里是农场的第二平原,名为野马谷平原,面积2.4万英亩,种植牧草,还有四个大型牛棚,每个牛棚可饲养五百头牛……

  野马谷本身并不放牧牛群,牛从其它牧场购买来的架子牛。

  七八个月大的架子牛,这一期间的牛会离开草原,进入牛棚里催肥。喂养油饼、麸皮、玉米混合粉、酒糟、食盐等等混合的饲料进行催肥。

  草原牛是卖不出价格的,从架子牛买回来催肥,用自己农场产出的谷类,一头牛的纯利润有两到三百美元。赚的不多,聊胜于无吧。

  其实还是看牛肉的品质,宰杀以后,高等级牛肉多赚的钱就多。很显然,这是一项技术活。

  现在是最后一批牧草收割的季节。汉克放了大家一天假,牛场的工人还是一大清早起来干活,三台牧草收割机飞快开动。收割的牧草就丢在田里。现在是秋中了,降雨稀少,丢在田里的牧草完全可以等它自然风干,然后打包,在雪季的时候卖一个好价钱。

  泥土路两边的牧草有膝盖高,主要是黑麦、甜象草、墨西哥玉米草等等混合牧场。道路上也是乱草横生,不过越往里走,草的高度和质量越是不行。

  硬土地,干燥贫瘠。

  野马谷的最上段,沿着一条盘山路,开车要五分钟左右。农场最后一个平原,石峡谷平原,已经在落基山脉边缘地带。

  这里看去,遥远的山峰伫立,渐远渐高。

  石峡谷有接近一万英亩,不过其中有许多小山丘,土地贫瘠,石头也多,开垦起来困难,只能用来放羊。

  黑人肯尼斯和他的妻子在这里工作和生活有六七年了,最高峰的时候,他们两人放牧过七千头伯尔山羊。

  史蒂芬绝对是美国典型的黑心农场主。肯尼斯和他的妻子是偷渡客也就是所谓的农场黑工,两人帮着史蒂夫开辟出石峡谷牧场,到现在,他们两个都没有混上一个正式员工的名额。每人月工资1500,和他们付出的劳动力与产出的财富远远不成比例。

  不过说起来,蒙大拿州的羊便宜,五千只羊真不见得能赚多少。

  美国大型农场使用廉价黑工的情况并不少见,而是非常普遍的现象。但大多数都是临时雇用关系,像肯尼斯这样一做就是六七年的黑工非常少见。至少,叶牧还是头一次遇到。

  一般来说,农场雇佣黑工都是农忙时期,通过中介临时雇佣。若是长期工作,农场主一般会帮助黑工拿到美国绿卡。其实也可以不用农场主,在美国待上几年,一直有稳定工作且没有犯罪记录,自己花一笔钱找律师就能申请绿卡。当然了,如果有担保人,拿到绿卡的机率会更大。

  叶牧给肯尼斯打个招呼,道:“今天有个聚会,你们两个收拾一下,一起参加。”

  “好的老板。”肯尼斯和他老婆才三十来岁,浑身张兮兮,还有一股子气味。

  “你来美国几年了?”

  “九年。”

  “嗯!”叶牧看了看汉克,道:“我们农场有负责法律专业的吗?”

  “罗恩,他是会计,也懂一点法律方面的咨询。”

  “叫罗恩跑一下腿,带他们夫妻申请绿卡,转成正式员工,提升一下待遇,就和大家一样。”

  “谢谢老板。”肯尼斯激动不已。

  看到这家伙感激涕零的样子,叶牧忽然觉得无语。傻子见过,但那是脑子有问题的人,肯尼斯怎么看也不像精神病。

  “山谷里还有多少羊?”

  “三百头左右。”肯尼斯道。

  “你去洗一个澡,出来帮我们宰五头羊。”叶牧说道询问了一下汉克:“五头羊够了吗?”

  “应该够了。”

  “那多宰两头,七头。”

  “好的。”肯尼斯点点头。

  等肯尼斯和他老婆回去屋子洗澡,叶牧也看了看,里面有够乱的,那股子气味也难闻,叶牧瞬间败退了下来。

  一座木质房屋,旁边丢了很多垃圾,这让洁癖症患者难以容忍。

  肯尼斯的情况叶牧是这两天才知道,今天过来看了,非常无语:“肯尼斯这个人怎么样?”

  “很老实的一个,就是太内向了,还有些自卑。在这里工作了快要七年,和大家接触并不多。除了外出购买生活用品,几乎很少看到他。不过,他和牛场的几个工人相处的不错。”汉克说道。

  “为什么不给他弄一个身份证?”

  “以前试过了,申请没能通过。”汉克接着道:“之前的移民局官员不待见黑人,后来,这件事情就被大家渐渐忘了。他不提,谁也不愿意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