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难以抉择

美利坚农场主 +A -A

  肯尼迪国际机场。

  刚下飞机,叶牧和张东升同时拿出手机,翻开纽约时报的站,标题:美国重宝落入中东。

  美国重宝指的就是那块天外陨金,苏富比一个月来的炒作将这块陨石金上升到了国宝的程度。

  自然金块也叫狗头金,在中国,狗头金就有镇家宅的传说,大块狗头金更被推崇为镇国之宝,可遇而不可求。苏富比对陨石金的炒作可以说到了丧心病狂的地步,这段时间,叶牧点开新闻总会看到苏富比夏末拍卖会的声音,特别关注:陨石金。

  苏富比的卖力宣传还有陨石金本身的价格,让此次拍卖会举世瞩目,不仅是美国本土的富豪,还有来至中国,欧洲,日本,中东。从两亿的底价直接涨到了七亿三千万,最后被中东的石油大亨得到。

  文章是典型的美帝主义评论。在世界经济低迷的现在,中东土豪依旧表现出了他们不差钱的本色。读完文章不难看出,报社机构对于中东土豪的嘲讽。说他们不懂得投资理财,典型的石油暴发户本质……

  关于陨石金的新闻可是不少,很多资深的贵金属收藏家和交易机构纷纷站了出来,说这块陨石金的价格被严重高估了,这可能会影到今后的自然金块交易市场和陨石交易市场。

  当然了,还有对这个神秘的陨石金得主的羡慕,议论声中,羡慕嫉妒恨。

  叶牧乐的眉开眼笑,好家伙,七亿三千万,要支付拍卖行百分之零点七的佣金,拿到手上有六亿七千八百九十万。一朝暴富,不过如此。

  张东升羡慕的紧:“七亿三千万,按照现在的汇率换成人民币得有五十亿了吧。”

  叶牧心脏跳动的厉害,却还强装着冷静,道:“还不够买加里森投资公司的那块地皮。”

  “我靠,有这么多钱你还种个锤子地。”

  跟着人群通过安检,来到通道口,叶牧发现有人举着自己名字的牌子,中国字‘叶牧’,写的歪歪曲曲,再一看,是和叶牧有过一面之缘的艾克。

  叶牧过去和艾克拥抱了一下。

  “欢迎换来大苹果城。”

  “谢谢。”

  跟着艾克离开机场,坐上一辆凯迪拉克加长版,车上两个人,一胖一瘦。胖子年约五十,年轻的白人并不瘦,身材保持很好,只是在胖子旁边,看上去很瘦。

  艾克邀请两人坐下,介绍道:“这位是弗伦斯先生,我最亲爱的老板。这位是大通银行加州分部投资客户经理,卡尔.贝农特.摩根。”

  两人分别和叶牧握了握手,看向弗伦斯道:“没想到您会亲自接我。”

  “当然,你是给我带来好运的人。要不是记者追得紧,我会到机场大厅高举你的牌子。”弗伦斯笑着,开了一个不算好笑的美国式玩笑:“卡尔是我的侄子,大名鼎鼎的摩根家族成员……”

  弗伦斯说着笑了笑,继续道:“摩根家族几乎被神话了家族,但你其实并不知道,这个家族大多数人都是‘穷鬼’。嗯,相对于你来说,他们家族绝大多数人都是穷鬼。我的侄子卡尔,他之前就打听过你的消息,想要我做个中间人,介绍你们认识。”

  卡尔年纪三十左右,和叶牧他们差不了多少,听弗伦斯的话,他笑了笑,打开车上的冰柜,取了一支香槟出来,倒上,递给了叶牧和张东升:“之前打听到您准备投资农牧场,这方面我可以提供您帮助。不仅是投资,我们还提供各式各样的服务,也包括理财和报税。现在是九月份,一月份就是申报缴税的时间……”

  “不是立即缴税?”

  “当然。个人所得税可以按月缴税也可以申请年初缴税……”

  弗伦斯递给叶牧和张东升一支雪茄,笑道:“看来你对美国税务不是很清楚啊。现在距离一月也就四个月时间,如果不想被国税局那帮吸血鬼拿走你大半所得,你得个想办法了。”

  “你是叫我逃税?”叶牧皱了皱眉,问道。

  “避税,合法避税。缴纳多少税款全看你银行里有多少存款,合法避税最简单的就是投资,把现金变成不动产、股票、基金……你得尽快了,六亿七千万,国税局和州税局官员正盯着你流口水。你的情况也就比种彩票稍好一点,主要缴纳两种税款,一是联邦税务局征收的意外所得税,二是个人所得税。”

  “我……靠!”

  叶牧知道弗伦斯说的一点也不夸张,还是忍不住骂了出来。曾经看过一个中彩票的新闻,说是一个外国游客在美国中了一千万彩票,本想要回国享福,相关的律师告诉他如果想拿钱走人,能拿到的钱只有三百万,最后逼得这名游客定居美国。

  美国是一个复税制国家,税收高得吓人。如此,大部分美国人才没有存款的习惯。

  来到苏富比公司,美国税务局官员已经有人等着他了,缴纳了一部分必须马上支付的税款,拿到手上的钱只有五亿五千六百万。这部钱还要缴纳百分之四十的个人所得税,叶墨已经申请了延迟纳税。

  接下来叶牧办理了********银行的黑色钯卡,俗称的公交卡‘巴士卡’。大通黑金可享受私人投资顾问和理财顾问服务,还有全球超过六百多个机场贵宾候机室以及星级酒店升房服务。别看它神秘,就是申请难度大一点。

  论实用度还还不如运通百夫长卡。

  五亿六千万现金,放到哪里都是一大笔钱。放银行里,一年的利息都两千万美元。

  接下来就是花钱了。

  叶牧可不愿意给美国政府贡献大笔资金,之前看过了几个农场牧场,除了加里森投资公司在加州的产业,叶牧最钟意的就是蒙大拿州的韦伯农场。

  加州土地价格偏高,可升值潜力杠杠。蒙大拿州主要是农场和采矿,自然环境保存的极好,还没有什么重工业,但是长空之乡不是白叫的。蒙大拿州最大的几个城市在叶牧看来就和乡村没什么区别,韦伯农场也是偏僻,距离最近的惠尔斯山镇人口还不到两千。就是火车站周围几栋建筑,几个小超市,如果去蒙大拿州,叶牧非逼得自己改变生活习惯不可。

  两个地方对叶牧来说有着各自不同的吸引力,真是难以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