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拍卖

美利坚农场主 +A -A

  躺在床上,叶牧一遍遍刷新着新闻。

  新闻除了对发现陨石的人的采访,还有陨石科普以及价格的讨论。

  叶牧以前就知道陨石很贵,那是好几年前看到的消息,一克能价值好几百美元。现在再看,一克几千美元也是有的。不过是卖方市场和卖方价格,购买的人还是比较稀少……

  现在的陨石价格多是络炒作出来的,至于真实价格,这个还真不好确定。

  收拾好心情,叶牧从床上爬了起来,洗了个澡,来到客厅。

  下午的太阳从窗户直射进来,照在桌子上的陨石金块上,熠熠生辉,颇为耀眼。

  叶牧把金块抱回房间:“不知道里面还有没有空间珠子?”

  金块很大,也很重,上面布满了龟裂的痕迹,从中心位置像是蜘蛛一样蔓延开来,一眼可见几乎不可能再隐藏一颗高尔夫球大的珠子了。

  卡纳多那块2.6公斤的陨石金块价值就可能超过千万,叶牧也想给自己这块陨石称量一下重量,可就是没有秤,只能大概估计一下,四五十公斤应该有的。就是不知道品质,如果和卡纳多那块一样,岂不是好几个亿。

  打开电脑,继续翻看起关于陨石的新闻,外面忽然传来了敲门声。

  叶牧看看床上的金块,心念一动,取出空间珠子,把金块收了进去。然后来到大门后面,通过猫眼,往外面看了一眼。敲门的是记者,后面跟着两名摄影师和几个工作人员,楼道里还有一群看热闹围观的人。

  记者?

  叶牧看了一眼记者话筒上的标志,洛杉矶KTLA电视台。随后退回房间,拿出手机,进入了KTLA电视直播页面。

  “看来陨石金块的主人不在家里……”主持人说道采访起了路上。

  “嗨,我是‘椰穆’的邻居,我们的关系很好,还在一起喝过啤酒……嗯,你问我照片……哦,抱歉,他那个并不喜欢社交,并没有他的照片,但我有他的Facebook……”

  叶牧可不想自己的照片贴得满世界都是,连忙登录脸书,把自己的照片给删除了。好在他不是喜欢自拍的人,脸书上就只有三张照片。

  外面闹得厉害,叶牧不确定等一下会不会有人破门而入,就进去了空间。

  “放开我的金块……”

  叶牧刚进入空进就看到一只胖嘟嘟的花栗鼠正张开着嘴巴,抱着陨石金块‘扑哧扑哧’啃得正欢。

  “吱吱!”花栗鼠抬头,小爪子拍着肚子,打了个哈欠,看叶牧一眼,溜黑的眼珠子透露出好奇。

  叶牧以前养过一只花栗鼠,因此认得它。

  这只花栗鼠体长十厘米左右,尾巴比身子还长,嘴腮圆嘟嘟的,头部至背部毛是黄金色,背上有黑褐色条纹一直到两腮之间,后背条纹中间是纯白皮毛。它的肚皮是浅黄绒毛,看上去柔柔软软……

  很可爱的小东西。

  但看到它吃着坚硬的陨石金块像是咬豆子一样,叶牧后背生寒,可还是鼓着胆子,偷偷捡起一块石头,扬起来:“走开!”

  “呜呜!”花栗鼠发出鼓风一样威胁的声音,对叶牧呲牙咧嘴。

  “妈蛋,你还翻天了不成。”叶牧手上的石头丢了过去。花栗鼠脑袋一缩,躲过石头,然后小爪子举起陨石金块一步蹦跳出两米开外。

  “操!”叶牧张了张嘴,连忙追了上去。

  花栗鼠跑得很快,就要窜进林子,但它忽略了金块的体积。花栗鼠倒是钻进了林子,金块体积太大,被茂密荆棘拦了下来。叶牧连忙跑过去,抓住金块,瞬间默念离开了空间。

  视野转变,叶牧回到房间,抓着的金块‘咚’一声掉在地上,砸碎了地板。

  叶牧擦了擦额头汗珠,再看看花栗鼠在金块上的咬痕,不是咬,是吃。就刚才一会,花栗鼠吃了起码有大拇指大小。咬痕光滑,像是机械切割一样。

  陨石金块不能再放回空间了,谁知道里面有多少吃金属的花栗鼠。

  考虑了一下,现在身份已经曝光,谁都知道自己捡到价值好几亿的陨石金块。卡纳多那快2.6公斤的金块价值超过千万,自己这一块,岂不是好几个亿。看到新闻以后,恐怕已经很多人动起了心思。

  中国有句古话,‘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宝物动人心。

  陨石金块留下来迟早是个祸害,还是尽快处理了好。

  点开搜索站,找到纽约苏富比拍卖行的邮箱地址,然后拿出手机拍了陨石金块的照片,给发了过去。

  不到一分钟,苏富比给叶牧回复了消息,表示很愿意接受这单生意。

  拿起桌上的手机,叶牧看了一眼,有十几个未接电话,有房东,邻居,同事,还有张东升……

  张东升一个人就打了三次电话,还发来两条短信。

  第一条询问,询问陨石金块的事情。第二条透着担心,问他是不是出事了!

  两人高中时期就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在美国,要说叶牧最信赖的人,那一定是张东升。

  叶牧回复了电话:“我在家里!”

  “我看新闻说你捡到价值上亿的陨石金块,是不是真的?”

  “嗯,我联系了苏富比拍卖行,你回来正好,帮我找两个可靠的律师。”

  “要得……”张东升激动的尖叫,道:“我在回来的路上,等我,么么哒!”

  等了半个多小时,张东升带着律师过来:“开门,是我。”

  叶牧打开了门,楼梯过道口还有记者:“叶先生,我是洛杉矶电视台的记者,能采访你一下吗?”

  叶牧带着帽子、墨镜和口罩:“抱歉,我不接受采访。”

  张东升请来的两个律师,一个叶牧认识,之前一直负责给两人申报税务,还帮忙申请到美国绿卡的康纳律师,另一个是康纳所在律师事务所的老板,五六十岁挺着啤酒肚胡子花白的老头。

  叶牧和他们握了握手:“很感谢你们能够前来……”叶牧说道带他们进去了卧室,道:“这块是我捡到的陨石,我已经委托了苏富比拍卖行准备出售,一些法律方面的问题就拜托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