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体内的泰迪(改)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萌人和天艺之间接触很少,唯一一次接触,以一场恩怨告终。

  时间已经过去一个月,恩怨的硝烟仍未散尽,至少在麦小余心里是这样。

  睚眦必报的性格,决定了他不狠狠打天艺一记响亮耳光,这事儿不算完。

  但是冰川果园的广告,走的是亲民路线,逼|格上差德芙八个果粒橙。

  广告刚播出那两天,华夏广告人之家论坛内,还有几个人嘲笑过冰川果园,说他们有眼无珠,放着国内那么多4A广告公司不选,选了家草头公司。

  结果怎么样?

  傻×了吧!

  他们的言论,当时并未引起太多广告人的回应。德芙橱窗篇广告还在电视里播出不说,朗朗上口的“冰川果园,喝前摇一摇”令人耳目一新。许多广告人都在等,等待市场的反馈。

  广告最终看的是效果,而不是逼|格。

  就像麦小余梦中,一个保健品广告。逼|格更低,引起大量观众反感,广告词也很俗,什么过年不收礼的,但尼玛人家效果是真好,销量能绕地球好几圈。

  那几个人见没引起什么风浪,也就歇火了,不过麦小余却记住了他们。

  他对广告圈不熟,也不知道华夏广告人之家论坛是华夏广告界最大的广告人聚集地,更不知道有人在论坛上诋毁自己,但是萌人有盟友,顾洪洲打电话告诉他了。

  那几个人用的都是新注册没两天的小号,麦小余一看就知道,绝|逼是天艺策划的马甲。

  天狂有雨人狂有祸,且让你们先狂两天,咱们最后拉清单!

  而今天,李文东亲自来访。他的礼物,他的热情,他的笑容,他的升迁,无不说明着冰川果园在今夏果汁饮品大战中,取得不俗成绩,获得市场认可。

  现在不打脸,等待何时!

  夏夜晴朗,月明星疏。

  深夜,麦小余穿着睡衣坐在电脑前,双手飞快的敲击键盘。

  不是给李雪写《鬼吹灯》稿子,而是写广告评论。

  脱去骗子外衣,梦中国际喷附身。

  以今夏新上市的冰川果园和果粒橙为例,两相对比展开评价。评价的内容无须赘述,要不把天艺策划喷个体无完肤,他干嘛写这篇评论?

  梦中国际喷的稿费很贵的!

  半个多小时后,一篇名为《论冰川果园与果粒橙今夏广告优劣之我见》的文章出炉了。洋洋洒洒上千字,给鼻孔朝天的天艺策划好好上一课,告诉他们何谓真正优秀的广告。

  写完收工,国际喷变回骗子。

  麦小余认真检查三遍,确定里面没有错别字,又盯着笔名“双枪将”默然三十秒,鼠标点击“发表”按键。

  看看表,才十二点半,他又点开名为《鬼吹灯》的文件夹,准备继续复印小说。

  李雪有段时间没给他报喜了,不过按照之前李雪口中的收听率,《鬼吹灯》的听众反馈不错。

  再等个把月,可以考虑出版事宜了。

  有文艺频道这个平台的效果,到时候出版的版税应该不会低;签订出版合同后,文艺频道再想播出他的小说,那就得交钱了。

  让你们免费播出好多天,真以为我给你们送温暖呢?

  骗子的便宜没那么好占!

  调取画面,启动人形复印机,预热尚未结束,门外突然想起的急促敲门声,差点让他当场宕机。

  这个点儿,除了浏涛应该不会有别人。

  担心浏涛出事,他飞快打开房门,见浏涛脸色有点发白,急切的问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是不是病了?”

  浏涛没有生病,而是受到惊吓。

  受到惊吓的原因是……鬼故事。

  得知二次试镜通过的那个晚上,浏涛再次因激动而睡不着觉。

  她不好意思总是打扰麦小余,于是打开收音机收听广播,无意中听到燕京广播电台文艺频道的《小声怕怕》节目,被里面的灵异故事《鬼吹灯》吸引。

  随后几天晚上,她每晚零点都会准时收听《鬼吹灯》。今晚的《鬼吹灯》讲到一个小高|潮,吓得她不轻。虽然知道故事是假的,可她越想越害怕,总觉得房间里有什么东西。

  上回《花样男子》,这回《鬼吹灯》……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麦小余无奈道:“既然害怕就不要听了,早点休息吧。”

  “可我还想听。”

  女生的心思有时候很难猜。

  明明怕得要死,可还是喜欢听一些恐怖吓人的故事。越吓人越爱听,哪怕被吓得不要不要,依旧还想听下去。

  “你能不能陪我听完,等我睡着再走?”

  好吧……

  浏涛是真的很害怕。躺在床上听着床头收音机里传来的《鬼吹灯》,冰凉小手抓着麦小余的手,很用力,看样子吓得不轻……或者说吓得很过瘾。

  主持人水平不错,讲得抑扬顿挫引人入胜,恐怖神秘气氛浓厚,听得麦小余皱起眉头。

  这个主持人是男的,不是李雪!

  怎么换人了?

  她为什么不告诉我?

  这里面看来有狗|屎啊。

  ……

  对于阴谋论者,任何反常现象,第一反应都是质疑。

  猜到里面的狗|屎,麦小余并不恼怒,反而有点开心――浏涛的经纪人有着落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听这个节目的?”

  麦小余问道,没等到浏涛回答,他才发现节目已经结束,浏涛也睡着了,还抓着自己的手。

  她恬静的躺在床上,肌肤红里透白,朱唇不点而赤,柳眉不描而黛,几缕碎发散落脸前,完美诠释出什么叫秀色可餐。

  麦小余抽出手,调整空调温度,帮浏涛掖好被角,忽然想起浏涛酒醉那次,两人在这张床上发生的……事故。

  凝视着浏涛,麦小余体内的泰迪蠢蠢欲动。被他暴打一顿后,泰迪老实了,可他还是忍不住,轻轻的替浏涛将那几缕散发挽在耳后。

  掌心从浏涛白嫩的脸颊上抚过,两人相识后的点点滴滴在脑海中逐一闪过。

  有点甜,更多的是温馨,家的温馨,暖暖的。

  麦小余很留恋这种感觉,轻抚着浏涛脸颊,俯下身,在浏涛额头轻柔一吻。

  他看不到地方,一双玉手正用力抓着床单……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