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万事有我!(改)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夜渐深。

  休闲广场上的音乐喷泉已经停了。

  地灯也纷纷熄灭。

  全智贤累了,枕着麦小余的肩头,感叹道:“没想到这次来华夏散心,最大的收获居然是认识你这个骗子。”

  我也没想到,自打真正接触娱乐圈,我的局越做越大了。

  麦小余也在感叹,不过他的感叹不能说出口。

  圈鬼子,圈出个鬼子三大漫画社热火朝天斗地主。

  圈苏有鹏,圈出个横扫六大音源榜单的“黑马”。

  圈全智贤……

  他现在做的局,已经不敢告诉�小星和张小泉。不是因为局太大,而是怕他们看不懂,也怕他们怀疑。

  张小泉现在就对他的作曲能力感到好奇,问过他好几次小鱼儿的事儿。

  他脑海中的那场怪梦,打死也不能告诉任何人。

  虽说局中人也会获利,比方说苏有鹏,但是己方的收获同样不小。

  将欲取之,必先予之。

  这是骗子信奉的至理名言。

  以前圈羊羔,给予的是赞美、是希望,换取的是金钱,是钞票,典型的用精神换物质。

  而现在……开始以物易物,这是骗子进化过程中的进步呢,还是倒退?

  嗯,应该是进步,与时俱进。

  以前是华丽转身过后,留下一片哀鸿,现在升格到赠人玫瑰手有余香的境界,虽然他的玫瑰很贵。

  就像这次做局,并不会对全智贤造成任何伤害。

  相反,如果成功,全智贤会得到很多,而他……如果得到的不是更多,那不真成送温暖小分队队长了?

  打磨�小星、给张小泉转正机会,比起可能到手的高额票房分成,真心不算什么。

  而可能到手的高额票房分成,跟他无形中获得的东西比起来,又不算什么。

  你问无形中获得什么?

  呵呵,人脉!

  当然,票房也可能惨败,但是那种可能性很低。

  “喂,我跟你说话呢,听到没有。”久久没有得到麦小余回应,全智贤不满了。

  余光扫眼靠在自己肩膀上的全智贤,麦小余忽然想起浏涛。

  那天在盛世摄影棚,浏涛也曾这样靠在自己肩头,当时那种感觉,和现在完全不同。

  第八条,第八条,第八条……

  心里反复念叨着麦氏行骗守则第八条,硬生生将浏涛的身影从脑海中压下,麦小余说道:“我拿你当朋友,没想到你却认为我是骗子。”

  “谁说骗子不能当朋友?”全智贤坐起来,在手心亲一下,然后往麦小余脸上一抹,“奖励你的,这下满意了吧。”

  “当我稀罕啊,不要。”麦小余也在手心亲一下,然后往全智贤脸上一抹,“还你。”

  “呀,都是你的口水,好恶心!”

  “切,又不是没尝过。”

  “呀呀呀,你还敢提那件事,你死定了!”

  ……

  接近凌晨,麦小余送全智贤回到燕京饭店大门外,两人轻轻拥抱。

  与性和爱无关,只是朋友间送别的拥抱。

  “喂,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全智贤问道。

  “不要问我叫什么,我怕你会一不小心爱上我。”

  “少臭美啦,等会我就把你的名片撕了。”

  “撕了你会后悔的。我的名片和剧本一样重要,收好了。还有,主题曲的歌谱也在文件袋里,毛毛糙糙的别弄丢了。”

  “知道啦,大男人这么�嗦。喂,我明天上午十点半的飞机,你来不来送我?”

  “机场太远,我有懒癌……”

  麦小余说到做到。

  次日全智贤登机回国,他没去机场,只是发了条短信。

  “祝一路顺风。”

  十五秒后,全智贤的短息回来了:“该死的骗子,这次居然没骗我?亏我还拿你当朋友,我回国你都不说来送我。”

  “你不怕被人误会,你在华夏有个男朋友吗?”

  “呸,我这辈子不结婚,也不会找你当男朋友。”

  “随你,剧本、歌谱和我的名片不要弄丢了。”

  “知道啦,�嗦。不说了,飞机要起飞,关机。”

  短信结束,麦小余麻溜的全部删除,对面的�小星好奇道:“跟谁发短信呢?笑的还荡啊荡的,不会是浏涛吧?”

  “老�,你死定了。”

  短信删干净,收好手机,麦小余戏谑的看着�小星,看得后者心里发毛。

  “我说的是事实。那天试镜,你俩在电梯里手拉手把我当空气,我又不是瞎子……老大,干嘛这么看着我?你别吓我,吓我我也不怕,作为未来的大导演,要敢于直言面对,不怕任何威胁!”

  你不怕威胁是不是?

  还要敢于面对?

  行,我成全你。

  老�啊,这些天手头工作放一放。

  趁着还有时间,想吃什么什么,想玩什么玩什么。

  想要啪啪啪,我可以帮你介绍,各种口味随你挑,总有一款适合你。

  抓紧时间享受,别担心钱。

  如果钱不够,我可以赞助你。

  四千八,四万八你开口,不图别的,就图个吉利。

  麦小余风轻云淡说着,�小星彻底毛了。

  他可是很了解麦小余的可怕之处。入伙之前,他也曾被麦小余骗的差点跳楼。

  “老大,你到底想干什么?我就是随便说说,你可不能玩死我啊,我还兼任着浏涛的经纪人呢。”

  麦小余乐了:“滚!浏涛的经纪人抓紧时间找,我刚才的话也不是开玩笑。趁着还有时间,多享受生活,过段时间进组,你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进组?”�小星眼睛直了,“副导演?哪个剧组?在哪儿?横店?车墩?杨宋?涿州?总不会是镇北堡吧,那地方太荒了……”

  �小星如数家珍般,报着华夏几大型影视城名字,麦小余抽口烟,随着烟圈吐出两个字:“韩国。”

  韩国……绝逼又圈住肥羊了!

  �小星反应极快,先是兴奋,下一刻变为抱怨。

  老大你变了,做局也不带我。

  还拿不拿我当兄弟?

  知不知道我现在很没存在感?

  前几天还有读者留言,让挨千刀的作者在书里安排个人把我打死。

  我特么招谁惹谁了?

  “吁――”

  及时制止�小星变身�娘,麦小余安慰道:“你是公司未来的大导演,以后做局的事儿尽量别参与。要是真没什么事儿可干,这几天学点儿韩语,将来去韩国,没准儿用得上。”

  还有,去了别怯乎,更别丢咱华夏的脸。

  记住,咱不惹事儿,但也不怕事儿。

  被人欺负了,别特么装孙子,万事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