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领导,药不能停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大家好,这里是《小声怕怕》栏目,我是今晚的主持人李雪……”

  零点整,文艺广播的《小声怕怕》栏目准时开播。

  某高档公寓内,四十多岁的钱宏友坐在床上,打开收音机,调到文艺广播频道。

  “这么晚还不睡觉听什么广播?”老婆被吵醒,翻个身不满的嘟囔着,“白天在单位里听得还不够,要听出去听!”

  “好好好,你睡你的,我出去听。”

  钱宏友随口应付两句,拿着收音机来到客厅,打开空调,坐在沙发上继续收听《小声怕怕》栏目。

  他是文艺频道的总监,回家还不到半个小时,一直惦记着今晚的《小声怕怕》。

  虽然,李雪这个实习生去顶雷是他的安排……

  呸呸,什么顶雷,顶什么雷,这叫给年轻人机会,响应国家年轻化号召,作者文化水平太低了!

  好吧,从头来。

  钱宏友是频道总监,很关注今晚《小声怕怕》的播出情况,因为这关乎着他明天背负的领导连带责任有多大。

  还好,主要责任可以推到临时工身上,他的领导连带责任不会太大。回头找台里大领导疏通疏通,再在会上作个检讨,这件事儿就算过去了。

  正所谓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临时工被开除,领导隔着靴子挠挠痒。

  “今天我给大家带来的,是我朋友胡八一的一段经历。为了方便起见,下面我将用‘我’来代指胡八一,与听众朋友们一同分享他的盗墓经历。”

  乱弹琴!

  谁给她权力随便更改播出内容?

  还盗墓经历,盗墓有什么可讲的?

  太不像话了!

  实习生的素质太差!

  不听话的员工不是好员工!

  明天就让她滚蛋!

  砰!

  钱宏友还不解气,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卧室里立刻传来河东狮吼:“拍什么拍,还让不让人睡了!”

  中年夫妻的关系,很容易陷入危机,钱宏友夫妇也不例外。

  “我的祖父叫胡国华,我家祖上是十里八乡有名的大地主,最辉煌的时期在城里买了三条胡同相连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平淡无奇索然无味,哪儿像鬼故事!

  钱宏友又想拍桌子,想到卧室里的河东狮,无奈放下,点上烟狠狠的抽着。

  “……扎纸师傅按照我祖父的要求,扎了个白纸糊裱的纸女人,又用水彩给之人画上了眼耳口鼻、衣服头发。人要是不靠近,在远处一看,真就跟活人似的……”

  这还宣传封建迷信呐?

  实习生太不像话。

  照她这样直播,非出大乱子不可!

  到时候等待我的恐怕就不是会上检讨那么简单了!

  钱宏友越想越气,越想越烦,可是直播开始没法打断,用力摁灭烟头,气的关掉收音机回房睡去了。

  心里有气,睡不着觉。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被老婆嚷嚷了五回,凌晨三点多才昏昏睡去。

  第二天早上,不出意料的上班迟到。

  醒来都九点多,到单位可不十点了。

  不过他是领导,除了台里大领导,文艺频道没谁不长眼,敢跟他掰扯上班迟到的事情。

  到了单位,他还惦记着昨晚李雪主持的《小声怕怕》,脸色阴沉得能挤出水来。

  “昨晚《小声怕怕》的听众反馈怎么样?”

  对于广播电台播出的节目,听众可以通过邮寄平信,发送电子邮件,以及站留言板实时留言表达自己的观点和看法。

  平信时间长,还没到,但是电子邮件和留言板的留言都是即时的,跟随钱宏友多年的秘书了解自己老板的习惯,今早一上班已经统计好。

  反馈不怎么样,几乎都是不满和指责。

  姜源老师去哪儿了?

  带班主持人水平一般!

  上个故事没讲完,为什么换故事?

  故事一点都不吓人。

  盗墓是犯法的,抓住要打靶!

  你们再不把姜老师请回来,我天天给你们扎纸人。

  鬼是人死后的灵魂显现,还鬼吹灯,你让他吹个灯我瞅瞅!

  ……

  听众得多不满,才能想出这种奇葩理由抨击栏目?

  “那个实习生来了没?”

  钱宏友的脸色愈发难看,准备拿李雪开刀。

  李雪是实习生,即便昨晚凌晨过后才下班,今早照样按点上班不敢迟到。

  来到单位后,她发现大家的表情很奇怪。

  大部分人对她视若不见,少部分人面带惋惜,还有几个人露出幸灾乐祸的神色,那是坐等看戏的表情。

  她很清楚自己的身份,不论别人是否理会她,按照平常那样,逐一跟单位的前辈打招呼,然后默默的扫地擦桌,打水整理文件,俗称打杂。

  上午十点半,钱宏友的秘书出来,召集大家开会。

  说是开会,其实是个日常流程。

  频道的办公大厅内,大家放下手头工作,听总监钱宏友宣读前一天各个节目的收听率。收听率高的表扬,收听率低的敲打,持续低迷的节目,将面临换挡的下场。

  换挡换的不一定只是节目,主持人也有可能换掉。

  “咳咳。”

  钱宏友照例咳凑两声,以示自己的威严,上来简单两句开场白过后,矛头直指李雪。

  你这个小同志,昨晚谁允许你擅自更改直播内容的?

  你跟谁汇报了?

  眼里还有没有领导?

  ……

  钱宏友训斥着李雪,其他人没有任何反应。

  昨晚那就是个大坑,谁跳进去也别想囫囵出来。

  李雪又擅自更改直播内容,犯了办公室政治大忌――目无领导!

  今天能有好?

  “你还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你只是个实习生……”

  钱宏友憋了一晚上的火,全都发泄到李雪头上。正唾液四溅的喷着,一个工作人员拿着一份表格走进来,交给钱宏友的秘书。

  此举打断了钱宏友的训话,他很不高兴:“干什么呢?”

  秘书连忙解释:“领导,收听率出来了,是昨天一天的。”

  “给我!”

  钱宏友接过一瞅,愣住了。

  两分钟后,他再次轻咳一声:“咳,刚才我说到哪儿了?”

  “你刚才说,我只是个实习生!”

  李雪不是逆来顺受的软妹子,一句话呛了回去。

  实习生也是人!

  大不了辞职,谁怕谁啊!

  钱宏友不以为杵,接着说道:“对,你只是个实习生,却敢于担当,勇于创新。结果如何姑且不论,至少这份勇气,值得在场每个人学习!”

  领导你今天忘吃药了吧?

  文艺频道员工集体懵|逼中……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