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火拼娱记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下午两点半,天越发的热了。

  树上的知了被热得焦躁不安,扯着嗓门死命喊。

  蹲守在酒店各个出口的娱记很敬业,坚守战斗一线,哪怕没有高温补助。

  酒店侧门外。

  “小李,啥时候多了一辆急救车?”

  “刚才你去厕所那会。可能出事了吧,我看他们推着担架进去的。”

  “推着担架?”

  “怎么了赵哥?”

  “想玩暗度陈仓还是声东击西?哼哼,打起精神,肉|戏怕是要来了!”

  两分钟后,几个医护人员推着担架从酒店侧门出来。

  担架上躺着病人,身上盖着毯子,遮住半张脸。

  一个年轻男子陪在旁边,一手抓着担架,一手抓着病人的手,神情焦急。

  小李举起相机调焦:“赵哥,担架上是女人。”

  “上!”

  赵哥一声令下,带着小李直冲过去,录音笔、相机准备到位,只等肉|戏开场。

  有人先他们一步!

  不是,是好多人先他们一步!

  周边阴凉地、犄角旮旯里,突然蹿出好多人,和赵哥、小李一样装备,四面八方冲向担架。

  “都特么是人精!”

  赵哥心急如焚,只恨自己平时不锻炼,现在跑不动。

  万一跑慢了挤不进去怎么办?

  懊恼的心思仅仅维持十五秒,下一刻他竟有种庆幸的感觉。

  冲在最前面的娱记他认得,叫冯毅,去年从燕京田径队退役,练短跑的。曾在省级运动会上拿过名次,退役后被某报社高薪挖走,经过培训专门抢拍新闻,效果出奇的好。

  这货腿长步子大,三步顶平常人五步,其他娱记还没靠近,他已经伸手去揭担架上的毯子了。

  “砰!”

  一个大脚丫子飞过来,踹飞冯毅,是担架旁边的年轻人!

  当时冯毅的手距离毯子仅有零点零一公分,指尖已经感觉到毯子上的毛毛,只差一步就能揭开真相。

  可惜!

  富有责任心、坚韧不屈、百折不挠、毅力无边的冯毅从地上爬起来,为了高额的奖金向着担架发起第二次冲锋。

  砰!

  这次迎接他的是拳头。

  他再次飞了出去。

  “草泥马,有病吧!”

  麦小余大声喝骂,反身又是一脚,抽飞从后面靠近担架的娱记。

  他的彪悍震住在场所有娱记,有他护着担架,娱记们谁都不想当出头鸟,但也不会放过这个可能的机会。

  于是担架被堵住了,里三层外三层围都是娱记,还有更多的娱记闻讯赶来。

  “你怎么打人啊!”

  “凭什么打人!”

  “报警抓他!”

  “我们都可以作证!”

  娱记们义愤填膺,为同行打抱不平,纷纷指责麦小余,却把冯毅严严实实挡在外面,任他怎么挤也挤不进来。

  就不让你进来。

  你不跑得快吗?

  活该!

  看以后你还敢跑第一!

  “都特么给老子让开,我女朋友得了急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子让你们偿命!”

  麦小余大声呵斥着,医护人员也极力劝说,希望娱记能够本着人道主义原则,让开道路放他们送患者去医院。

  人道主义原则?

  娱记们才不管那么多。

  他们怀疑担架上就是玉女明星,哪里肯轻易放她离开?

  没错!

  仅是怀疑!

  那又怎么样?

  要不然为什么不让我们看,还打人?

  大热天盖毯子,敢说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麦小余首次亲身体会到娱记的操蛋……

  嗯,纠正一下,是某些娱记的操蛋。大部分娱记都是正直的,无私的,纯洁的,高尚的,纯粹的……此处略去两个字。

  虽说是自己做的局,可如果担架上真的是病人怎么办?看那些娱记的架势,如果看不到脸,他们绝对不会让路!

  掌中的玉手变得冰凉,颤抖的节奏清晰传递着玉手主人内心的恐惧。

  麦小余俯下身,在她耳边轻声道:“不要怕,有我在。”

  一道矮小身影抄着相机从后方猫近,趁麦小余附身的刹那,来到担架尾端,一只手抓住毯子。

  娱记们突然集体失声,下意识端起相机,手指摁在快门上。只要担架上的女性露出真容,他们会把握住稍纵即逝的机会。

  你问拍错怎么办?

  拍错就拍错呗,一张底片能值几个钱?

  错失抓拍才是大罪!

  “艹你大爷!”

  矮小身影发力的瞬间,麦小余及时发现,一记炮拳砸在对方胃部,那名娱记当即倒了下去,不停的呕吐。

  “你又打人!”

  “太无法无天了!”

  “怎么还没人报警?”

  “这种社会败类必须严惩!”

  “维护我们记者尊严!”

  “还我们记者公道!”

  娱记再次聒噪起来,麦小余的神情变得凝重。

  骗子的专业,让他敏锐嗅到阴谋的味道。

  他现在没时间想那么多。有没有阴谋都跟他无关,他要做的,仅是顺利护送担架上的女人上车去医院。

  抄起还在呕吐的瘦小狗仔,狠狠砸向挡路的娱记。顺手从毯子里摸出两根保安专用橡胶棍,招呼医护人员推着担架跟紧自己,麦小余挥舞橡胶棍左右开弓,护着担架一路冲杀过去。

  噼里啪啦!

  起初娱记还硬气,认为自己人多,麦小余不敢造次。

  等到最前面几个娱记被打的叽哇乱叫抱头鼠窜,后面的娱记终于慌了,纷纷躲避退让。现场一片混乱,医护人员终于推着担架冲出包围,来到急救车跟前。

  “我的手断了!”

  “诶呦,疼死我了!”

  “报警啊!”

  “别让他跑了!”

  “朗朗乾坤竟敢打人!”

  娱记们咒骂着蜂拥追来,麦小余手持橡胶棍,护着医护人员把担架送上车,大声吼道:“好啊,报警,最好把你们这些家伙的姓名和联系方式都记录下来。我女朋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这帮丫挺的都得偿命!”

  橡胶棍用力砸向娱记,麦小余转身登上救护车,救护车拉响警笛,风驰电掣赶往医院。

  追!

  有些娱记配备很高端,飞车追明星拍新闻家常便饭。当时就有不少人吆喝同事,准备上车追踪。

  “老孙上车,傻愣着干嘛呢?”

  “谁告诉你担架上的是柳芊芊?”

  “好多人都说是,往这边赶,我就跟着来了。怎么,不是?”

  “打人那孙子就一土鳖,中午我化妆送餐员,在标间见过他。你觉得以柳芊芊的身份,会跟富豪在标间幽会?”

  两名娱记的对话,犹如在平静湖面投下一颗石子,荡起层层涟漪。很快其他娱记都收到消息,骂骂咧咧折返,重新围堵住酒店,死守玉女明星柳芊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