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当骗子遭遇意外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该死的骗子!

  可恶的混蛋!

  枉我刚才对他生出那么点信赖,他竟然问我要钱!

  问我要钱……

  昨晚我和你……

  全智贤怒极。

  麦小余也意识到事情不对。

  他本来是想发展全智贤成为公司会员,一万块当然是会员费。然后给她写个剧本,由她主演,捧红她。既算是破瓜的补偿,对萌人影视也有好处――我们萌人在韩国也有影响力呢!

  他相信那个剧本能捧红全智贤。因为在梦里,韩国稍有名的电影几乎都被他喷过,仅有寥寥几部幸免于难,其中就有全智贤主演的那部经典电影。

  至于说全智贤有经纪公司……荣誉会员挂个名不行吗?

  但是!

  昨晚他才和全智贤滚完床单,今早他就找全智贤要钱……

  你说她真要给钱,我是不要呢,还是不要?

  “呵呵,开个玩笑,我给你讲个故事好不好?”

  “哼!”

  全智贤可不是天真无知的单纯少女,没那么好骗!

  她自幼家庭环境不错,住在韩国江南区,那是韩国富人区,象征着“时尚”和“富裕”,是韩国上流社会集中地。从小精力充沛,固执,好胜心强,常和邻家小孩打架,是个不好惹的女生。

  这么简单的脑筋急转弯,她能上当?

  冷眼看着麦小余,重新退回床中间,美腿伸直脚踝相叠,双手抱胸,摆出典型的防范姿势。

  麦小余假装没看见,喝口鲜奶润嗓,点上烟,婉婉说道:“这是我一朋友的亲身经历。我朋友叫牵牛,他喜欢上一个清丽脱俗的女孩子。那个女孩子姑且用全饭桶替代吧……”

  “你是在骂我吗?”全智贤脸臭臭的。

  “名字只是代号,重点听故事。”

  “哼!”

  电影很经典,故事很精彩,骗子口才一级棒。

  地铁偶遇,女孩醉酒,主持正义替老人要座位,却吐了老人一头……

  时钟酒店,禽兽不如,好心留下照顾醉酒女孩,却因误会被警察抓……

  女孩去学校找牵牛,以怀孕的名义替牵牛请假,逼他陪自己……

  校园里,让牵牛穿自己的高跟鞋追自己,不追会挨打……

  池塘边,让牵牛看自己的剧本,不看会挨打……

  发电邮,让牵牛给自己过生日,晚上去公园却遇到部队逃兵……

  浓浓野蛮风,满满欢乐笑。

  麦小余声情并茂,越讲越投入,全智贤沉浸其中,放下防范心理。

  当女孩向逃兵讲述自己对爱情的理解时,全智贤眼睛湿润,首次品尝到欢乐中的泪水。

  “‘自己一个人好好过吧!’女孩用力打在牵牛脑门,转身离开……”

  讲到这里,麦小余的声音戛然而止。

  等了好一会,全智贤抬起头:“接着讲啊,后面呢?”

  “后面我还没想好。”

  “还用想?你不说是你朋友的故事吗?”

  “对啊。自从生日那晚过后,他再没遇到那个女孩。”

  “骗子!”

  全智贤嘟囔一句,躺在床上舒展腰肢。

  坐的时间长了,手脚难免酸麻。

  修长的四肢,曼妙的身材,飘逸的长发,娟秀的面庞,还有慵懒的呻|吟,自然吸引了麦小余的目光。

  全智贤丢个白眼过去:“想死吗?小心我像故事里那样揍你!”

  “我又不是牵牛。”

  “你想得美!”半个故事,打消了全智贤的防范心理,她坐起来指使麦小余,“你去看看,记者走了没。”

  麦小余带回来的是坏消息。

  某些时候,娱记的耐性远超骗子。

  这都下午两点多了,酒店外面的娱记不减反增,便宜了旁边的小餐馆和卖盒饭的。

  “他们怎么还不走啊,我怎么办?”全智贤吃着驴打滚问道,另一盘的豌豆黄也少了一块。

  “好吃吗?”麦小余难以置信的问道。

  “嗯,很好吃……你在讽刺我是饭桶吗?”

  “没有。我只是想说,其实你不用担心,那些记者应该不会认得你。”

  这比讽刺我是饭桶还可恶!

  “你想死吗!快帮我想个办法出去,不然你就死定了!”

  她这是在模仿?

  我好像犯了个错误……

  想办法出去很简单,难不倒专业骗子。

  麦小余思考两分钟,拿出手机拨打120:“喂,120吗,你们快来,我朋友晕倒了,在XX酒店……”

  挂断电话,麦小余将自己的计划告诉全智贤,听得全智贤目瞪口呆。

  “你果然是个骗子。”

  “还不是为了你!”

  “最好不要出差错,不然你……”

  “不然我死定了对不对?�哩吧嗦的,快去洗脸,粘的都是糕点渣。”

  “算你聪明。”

  全智贤的心情有所好转,之前被人取代电影女主角的阴霾出现松动。

  好好梳洗一番,对着镜子认真化妆,梳理秀发,把自己打扮的美美哒。

  华夏菜很好吃。

  故事很动听。

  那家伙还不错。

  昨晚……算是一次可以遗忘的邂|逅吧。

  昨晚!

  全智贤想到什么,猛地冲出卫生间,看到房间内的变化,大惊失色:“你,你干什么了!”

  这间是大床房,也叫情侣间,房内只有一张大床。

  此刻,唯一的大床上,一片狼藉。

  蚕丝被掀到一旁,床单上尽是碗筷杯碟、残羹冷炙,各种酱汁、油渍、污渍污得跟水墨画似的,还有葱段、黄瓜、肉丝、烤鸭片以及各色糕点点缀。

  麦小余无辜道:“刚才我发现硬币不见了,以为落床上,所以去找。不小心碰到送餐车,结果就这样了……”

  全智贤狐疑打量他片刻:“真的?”

  “嗯。”

  “硬币找到了吗?”

  “我都没来及看。唉,还找什么硬币,酒店肯定让我赔钱,亏大了。”

  “活该!”嘴角挂着微笑,心中石头落地,全智贤惋惜道,“可惜那些糕点了,我还没吃够呢。”

  二十分钟后,急促的门铃和敲门声同时响起。

  通过猫眼看到外面推着担架的医护人员,麦小余连忙让全智贤装晕。

  全智贤演技不错,随即化身睡美人躺在地毯上,眼皮都不带动,跟真的似的。

  好演技!

  麦小余点赞,开门。

  “你们可算来了,我女朋友在里面……呃,你谁啊?”

  意外发生了。

  一个猥|琐的中年胖子钻了进来,还反手把医护人员关在门外。

  “小兄弟,帮个忙好伐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