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受害者全智贤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新的一天到来。

  才上午十点半,骄阳已经高挂,热浪席卷大地。

  某星级酒店大床标准间内,空调送着冷风,驱散室外的高温。

  全智贤迷迷糊糊睁开眼,宿醉后的头疼以及疯狂后的酸乏无力,令她更加眷恋床的滋味。闭上双眸,喃喃两句,顺手拉过踢开的蚕丝被盖住身体,调整舒服的姿势,本能抱紧身边狗狗抱枕。

  嗯?

  今天的狗狗抱枕好奇怪……

  怎么还有毛……

  这个是什么东西……

  噌!

  全智贤猛然惊醒,从床上坐起来,一双美眸难以置信,看着睡在自己身旁的男人。

  “醒啦。胳膊都给我压麻了。”

  麦小余慵懒的嘟囔一句,抽回手臂,拿过浴巾裹在腰间,走进卫生间。

  他说的是汉语,全智贤没听懂,不过昨晚发生了什么,需要语言解释吗?

  昨晚的片段,断断续续在脑海中闪过。

  心情不好,去酒吧喝酒宣泄,跳舞,有人搭讪,遇到同胞,玩的很开心,继续喝酒,接着跳舞,又喝酒,又跳舞,快舞,慢舞,贴身舞,拥抱,接吻……

  哦,该死!

  万恶的酒精!

  全智贤痛苦的抓头发,猛然掀起蚕丝被,看眼床单上的印迹,又飞快盖上,继续用力抓头发,发出懊悔的声音。

  “头很疼吗?”麦小余从卫生间出来,坐在全智贤身边。

  “呀,你离我远点!”

  麦小余这才醒悟过来,对方是韩国人,随即切换韩语频道:“回去吃点清淡的东西,喝杯热牛奶,有助于缓解头疼。”

  “闭嘴!”

  全智贤近乎疯狂的咆哮。浴巾裹住身上重要部位,拿起衣服跳下床,却感觉双脚发软,差点摔倒。

  “你不要紧吧?”

  “不用你管!”

  扶着墙,跌跌撞撞跑到卫生间,一个多小时后,洗过澡的全智贤穿好衣服走出来。

  嗯,走路不太利索。

  “你是属牛的吗!”全智贤愤怒的说道。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表扬我吗?事实上你昨晚也很兴奋,一直让我用力再用力。”

  “混蛋!”全智贤几欲抓狂,朝门口走两步又折回来,“我警告你,昨晚的事情给我烂在肚子里,否则回到国内我不会放过你!”

  砰!

  全智贤摔门而去,麦小余咂咂嘴,叹道:“韩国女孩都这样吗?”

  昨晚大家明明很尽兴。

  醒来为何翻脸不认人?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反正是ONS。

  摇摇头,点上一颗烟,拿出设置为静音状态的两部手机,上面二十多条未接来电,全都是�小星和张小泉打来的。

  这么多电话?

  公司出事了?

  麦小余不敢耽搁,立刻联系�小星,然而�小星一开口,他就知道自己想多了。

  “老大,你可算回电话了!我听浏涛说,你昨晚好像没回去,你去哪儿了?给你打了几十个电话你也不接,我差点都报警了。你现在在哪儿,怎么还没来公司?你……”

  �小星偶尔会化身易娘,罗里吧嗦的,但很少会这么�嗦,唯一的可能是……受到刺激,犯二!

  麦小余打断他的话头:“吁――,说正事儿。”

  “冰川果园的广告昨晚播出,你看了吗?”

  “没。就这事儿?”

  当然不是,这只是过度的开场白,用来平复�小星激动的心情。

  他受到的刺激,来自《十年》。

  昨天晚上,《十年》同时登上六大音源站榜单一位,今早的媒体都疯了,娱乐版头条全是“苏有鹏+《十年》”的话题。

  加粗加黑硕大的“横扫”二字,恨不得让瞎子都看见。

  一首新曲,连爆歌坛五位天王天后,苏有鹏携《十年》强势上位,超过当年小虎队巅峰。

  �小星和张小泉能不眼红吗?

  咱们是骗子!

  你给这儿送温暖呢?

  还有没点骗子的职业操守?

  �小星像个怨|妇,抱着电话唠叨不停,旁边的张小泉都听不下去,抢过电话问:“鱼儿,昨晚跟老苏谈得怎么样?”

  怎么样?

  大丰收!

  麦小余把《倚天》和《还珠3》的消息告诉两人,�小星再次受到刺激。拿着电话满公司嚷嚷,电话里传来员工兴奋的喊叫声。

  琼瑶的《还珠3》!

  金庸的《倚天》!

  听听这名字,还用多说吗?

  浏涛一旦出演,萌人影视逼|格立马提升!

  回头跟亲戚朋友说起自己工作,倍儿有面子!

  更重要的是,以麦总的大方,红包肯定少不了!

  “老�!”

  麦小余一嗓子把�小星从天堂拉到地狱:“你激动个屁啊,八字还没一撇呢!”

  “老苏不是答应了吗?那首《十年》不能白送吧!”

  “别废话,交代你两件事。你今天去趟燕影,从表演系请个好老师,单独给浏涛上课教表演,价钱好说。另外,暂停浏涛所有广告片约,让她专心跟老师学习。”

  “我明白,机会来之不易,绝不能错过!”

  挂断电话,麦小余打开电视,不停换台,寻找冰川果园广告。

  他对天艺策划下过战书,这事儿他一直记着呢!

  世间有些事儿挺邪,不想看广告的时候吧,总有广告蹦到你面前;等你想看广告了,换了几十个台尼玛愣没见着一个!

  砰砰砰!

  门外传来敲门声,急促而沉重。

  “谁啊?”

  没人应声,敲门声更急更重。

  麦小余穿好衣服走过去,刚开了个缝,全智贤溜了进来。

  “怎么这么久才开门!”

  “你有病吧,不是走了吗?”

  “你才有病!”全智贤反手锁好门,“外面好多记者,我差点被他们撞见!”

  怕撞见记者?

  还是个明星?

  嘶,好像在哪儿见过。

  在哪儿见过呢……

  “你看什么!”全智贤怒道。

  “你是……全,智,贤?”

  “装的还挺像,别告诉我你第一次见到我!”

  如果不算梦里,确实是第一次。

  麦小余认真点点头,全智贤皱皱眉,上下打量麦小余一番,没闻到泡菜味儿:“你不是韩国人?”

  “华夏人,根正苗红的华夏人。”

  “你这个骗子!”全智贤大怒,片刻后忽然疑惑道,“难道我在华夏也这么有名,随便一个华夏人都知道我的名字?”

  韩国女人脑子里都想些什么啊!

  麦小余无语,转身往回走:“站着不累吗?先坐吧,等记者走了你再走,没事儿的。”

  说着话,他随手撩起床上蚕丝被,全智贤突然状若疯狂的扑过来:“床归我,你坐那边!”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