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来自韩国的好白菜(520快乐)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还珠格格》前两部的火热还在延续,各地方台暑假剧场高频度复播就是最好证明。因此第三部《天上人间》虽然大面积换角,引起多方争议,但依然备受关注。

  麦小余也知道《天上人间》选角试镜,不过那是四五月份的事儿,萌人还是“蒙人”,不赶趟。

  当时两三百名新老演员试镜,每个重要角色都有许多人竞争,想要成为下一个瑶女郎、瑶男郎。俊男美女比比皆是,竞争之激烈难以想象。

  等到麦小余决定安排浏涛接拍电视剧,《天上人间》的海选试镜已经结束,进入到二轮试镜环节。如果人脉够广背景够深后台够硬,半途安插人选试镜也不是问题,可萌人还是小公司,仅仅在广告圈“兴风”了一把,实在是做不到啊!

  直至今晚,苏有鹏承诺联系琼瑶亲自推荐,事情出现转机,剩下的就看浏涛能否把握住了!

  “鹏哥,太感谢了。”

  “我只是推荐,成不成还要靠你们自己。真要说感谢,应该是我谢谢你,送我这么好一首歌。以后再有好歌第一时间联系我,我让公司高价购买。”

  “放心好了。都是自家兄弟,有好歌怎么可能给外人。对了鹏哥,麻烦你个事儿,别告诉别人那首歌是我写的啊。”

  “你这人好奇怪。其他人只恨出名晚,你倒好,生怕别人知道。”

  没办法,当骗子还要抢出名,那得多恨自己命长啊。

  燕京这边虽已无忧,可东海、金陵、羊城、鹏城、山城、蓉城等多个发达城市,两千多名上当受骗者,真当人家不存在啊!

  苏有鹏乘车离去,麦小余没着急走,坐在车里回忆今晚的经过,捋顺下一步思路,有了决定后拿出手机,想要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浏涛。

  她知道后会很开心吧。

  下午健身房相遇的画面自然的浮现在脑海,浏涛香汗淋淋穿着瑜伽服的娇俏模样格外清晰,恍惚间麦小余似乎嗅到浏涛身上独有的少女体香。

  羊肉大补……

  饱暖思……

  莫名的,体内有什么东西蠢蠢欲动……

  他现在需要把体内的魔鬼释放出来!

  丢开手机发动汽车,一打方向盘,沃尔沃急速飞驰,直奔……三里屯!

  三里屯因距内城三里而得名,更因三里屯酒吧街而名声鹊起。那里是燕京夜晚最热闹的地方之一,也是燕京夜生活最“繁华”的娱乐街之一。

  酒吧街毗邻使馆区,每到夜幕降临,无数男男女女呼朋唤友蜂拥而至。红男绿女中,不仅有华夏人,还有诸多老外成群结队来此狂欢。

  麦小余来到三里屯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正赶上酒吧疯狂的开始。

  挑了家举办“激|情一夏”疯狂派对的主题酒吧,一进去震耳欲聋的重金属音乐风扑面而来。炫彩的灯光和劲爆的音乐中,舞池内男男女女激|情热舞,好不狂野。

  对于目的明确、只为把妹的男人来说,这里是最佳场所。

  “给我来杯oldfashion。”

  坐在吧台,麦小余端着酒杯,品尝着该酒吧调制的古典鸡尾酒,望向喧腾的舞池,寻找自己的目标。

  一个穿着前卫、油头粉面的年轻人从舞池出来,坐在吧台边喊道:“强子,给哥来杯威士忌,加冰!”

  “好嘞!炮哥,你要的威士忌。怎么着,没得手?”

  “放屁!只有哥不愿上的妞,没有哥上不了的妞!”

  “那刚才……”

  “刚才哥只是小试身手。那个韩国妞刺儿太多,等别人把刺都拔了,哥再上!特么的,再给哥来杯威士忌!”

  吧员又倒了杯威士忌:“预祝炮哥大展雄风咯。”

  “必须的!”炮哥用力挺胯,“你小子等着看哥如何为国争光,让那个韩国妞臣服在炮哥我的巨炮之下!”

  “诶,哥,有人过去拔刺了。”

  炮哥扫两眼,不屑道:“切,穿得人五人六,一看就不是来玩的。扎死他!”

  他们说的是麦小余。

  因为他们的聊天,麦小余注意到那个刺多的韩国妞。

  炫彩变幻的舞池内,一个身形高挑的美女伴随着劲爆音乐,乌黑长发飘逸甩甩,曼妙身材疯狂舞动。

  大长腿,九头身,身段好,气质出挑。虽然看不清长相,不过从炮哥不甘的语气和那些不时靠近又离开的狂蜂浪蝶来看,绝对不是只能看背影的女生。

  加入舞池,踏着节奏随着音乐摇摆身体,一点点接近对方。

  又一位男士搭讪失败,转头撩拨其他妹子。麦小余摇摆着身体从后方靠近,来到女孩身后时转身背对,突然加大动作幅度,两人身体不可避免的发生好几下摩擦。

  麦小余侧着身,余光锁定女孩,眼见女孩扭头,把握时机与女孩几乎同时转身。

  女孩身上酒味挺重,睁大眼撅着嘴瞪着麦小余,刚要开口,麦小余抢先喊道:“美女,你干嘛撞我!”

  用的是正宗韩语。

  女孩一愣,迟疑道:“韩国人?”

  “你说什么!”麦小余继续大喊。

  舞池内背景音太嘈杂,不大声喊根本听不清。

  “你是韩国人?”女孩也在大声喊。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我问你是不是韩国人!”

  女孩的声音提到极限,麦小余听见了。

  不过他装作没听清,凑到女孩耳边,大声道:“你说什么,大点声!”

  女孩有样学样,踮起脚尖在他耳边高声说道:“我问你是不是韩国人!”

  “来酒吧跳舞,问那么多干嘛!”

  麦小余再次凑到女孩耳边,嘴唇看似无意的在女孩耳垂上轻触一下。

  就这样你在我耳边说一句,我在你耳边说一句,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交流越来越多,宛如舞池中的一对儿。

  没过多久,麦小余开始模仿女孩跳舞的动作,好像跳镜面舞。女孩故意加大动作幅度,长发飞舞身上香味混着酒气笼罩麦小余,像是要把他比下去。

  麦小余没再继续模仿,舞动出属于自己的狂野节奏,甚至解开衬衫衣扣,露出上身健壮的肌肉群,彰显男人味儿。

  两人越跳越来劲,动作越来越激烈,身体间的摩擦也逐渐增多……

  “尼玛,好白菜便宜他了!”吧台边,炮哥恨声说道。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