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送上门的黄勃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黄勃今年26,再有两三个月就是他27岁生日。

  前段时间和女友在西单买衣服,遇到邓朝。邓朝极力推荐他来公司面试,说他气质不错,长相具有很高辨识度,将来有望当明星。

  长相具有很高辨识度?

  尼玛,你确定不是拐弯骂我丑?

  当时黄勃差点没跟邓朝干一架,在女友的劝说下,耐着性子听完邓朝讲述,心头小动。

  德芙广告的成功,对萌人影视帮助很大,星探扫街拉人时,很容易降低对方防备心理,获得信任。

  黄勃也是如此。

  嘴上说回去考虑,当场却留下电话。

  回家后上查找萌人影视资料,浏览过萌人影视官后,心头再动。

  公司站花了麦小余两万多,做的非常正规,公司所有会员照片、资料都有标注,绝对够专业。

  首页显眼位置是浏涛的一组艺术照,点开后有具体资料,详细标注了她接拍的所有广告,末尾附上广告地址链接,确保资料的真实性。

  除了浏涛,其他接拍过广告的会员,资料内也都有所标注。几百块的片酬自动隐去,但是拍摄的广告是实打实的,都能查得到。

  应该不是骗子……

  黄勃心头再小动,开始期待萌人影视的面试电话。

  等了好几天没人联系,他忍不住主动联系萌人影视,结果得知,老总最近很忙,面试时间延后。

  这尼玛绝对不是骗子!

  因此,当麦小余出关,公司业务恢复正常,邓朝带领员工按顺序安排面试,电话通知到黄勃时,黄勃答应的很痛快。

  兴匆匆来到锦龙大厦18层,刚出电梯就被泼了盆冷水。

  电梯门口有对儿年轻情侣闹别扭。

  “萌人公司肯定是骗子!”男孩肯定的说道。

  “什么骗子,广告你没看过?而且麦总懂得很多,分析我的优缺点,说的特别有道理,一看就是专业人士……说到底你还是不想我当明星!”

  “天地良心,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那就是心疼钱,一万块都舍不得!”

  “亲爱的,跟你比起来,钱算什么?只要你开心,再多钱我都不在乎。可是报纸上早说了,凡是要交钱的面试,都是骗人的……”

  出电梯,擦肩而过,进电梯,关门……短短时间内,小情侣争吵的几句话,在黄勃强大的脑补下,迅速推导出事情经过。

  女孩来萌人面试,男孩陪同。

  女孩通过面试,需要交纳一万块。

  男孩不同意,认为萌人影视骗人。

  两人产生口角。

  谁对谁错?

  不好判断。

  不过面试通过要交钱……

  黄勃心里咯噔一下。

  先去看看吧。

  “你好,我叫黄勃,是邓朝经理通知我来面试的。”黄勃走进萌人影视,邓朝很快迎上来:“我是邓朝,欢迎你来我们公司,这边请。”

  邓朝带着黄勃来到不大的接待室,拿出报名表让他填写。

  报名表设计的非常详细,除了姓名年龄之类的常规简历,还有常用手机品牌、每月话费、平时用的化妆品品牌、最喜欢的服装品牌等一大堆内容。

  报名表很细致,很正规。

  十几分钟后,黄勃填好报名表递给邓朝,后者倒上一杯水,又拿出甜点:“先吃点东西,到你面试我会来通知你的。”

  黄勃一看,哟,档次不低,德芙巧克力,士力架!

  “邓经理,你们公司够下本钱的,来面试还有名牌巧克力吃。”

  “上次给爱芬公司拍广告,就是最新的德芙巧克力那个。爱芬公司很满意,送了我们公司好多德芙和士力架,说是下半年士力架广告也准备交给我们公司。”

  呵呵,说得蛮好听。

  黄勃笑笑,不置可否,看到邓朝离开,先尝了一块德芙,感觉是正品,又抓起几块塞兜里。万一是骗子公司,这些巧克力就当赔偿了。

  邓朝很快回来,带着黄勃来到总经理室。

  “麦总,黄勃来了。”邓朝示意黄勃坐下,自己悄然退出,从外面关好门。

  黄勃环顾一圈,目光落到对面的麦小余身上。

  这就是公司总经理?

  看上去还没我大。

  他应该在看我的资料。

  表情干嘛那么奇怪?

  黄勃打量着麦小余,暗自琢磨。

  看完黄勃资料,麦小余抬起头:“黄勃?”

  “麦总你好,我是黄勃。”

  “你在遗忘酒吧驻唱?”

  黄勃一愣,点点头:“偶尔也会去别的酒吧串场。”

  “你们酒吧驻唱歌手里,年纪最小的是谁?”

  不是面试我吗,问这个干嘛?

  “一个小女孩,还不到十四岁,叫舒畅。”

  她现在过得好吗?

  话都到嘴边了,麦小余又咽了回去。

  迟疑片刻,他说道:“你走吧。你的资料我留下,今后有合适机会,我会联系你。”

  咦?

  这是几个意思?

  “麦总,你的意思是,我面试没通过?”

  黄勃在麦小余的怪梦中出现过,成绩斐然绝对的实力派影视大咖。但他是遗忘酒吧的驻唱歌手,伍国栋的人,和舒畅还是同事,麦小余不想圈这只羊羔。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是哪个意思!”

  黄勃怒了,一见面就赶哥们走……见过欺负人的,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

  是你们说我有星运!

  是你们说我长相辨识度高!

  是你们说我不进入娱乐圈可惜了!

  怎么着,现在反悔了?

  觉得哥们长得丑?

  拿哥们当溜溜球,随便耍着玩儿呢?

  “今天你要不给我说清楚,我特么不走了!”

  黄勃的爆发,出乎麦小余意料。

  他思索片刻,认真道:“你是驻唱歌手,还曾自费出过唱片。而我们公司暂时没能力包装新人歌手,主要方向集中在广告领域,目前正在开拓影视剧市场……”

  “别说那些没用的,我可以不唱歌啊!实话告诉你,这两年我一直在考燕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可你没考上。”

  “没考上怎么着!”被刺痛的黄勃火冒三丈,走南闯北的光棍劲儿上来,“看不起哥们是不是?哥们今天把话撂这儿,我特么还认准你们了,你等着!”

  黄勃气冲冲离去,十几分钟后又气冲冲回来,一沓钱摔在桌上:“一万块,刚从银行取得。立马签合同,否则老子去消协告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