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重口味导演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夜黑风高,三里屯。

  麦小余踩着闪烁霓虹走进皇朝夜总会,身披七彩炫光穿过劲爆音乐,来到最尽头的豪华包房。

  不敲门,推门而入,十几道凶悍不善的目光投过来。

  包房内,刘磊和一个中年男子坐在沙发上。

  这个中年男子梳着马尾辫潮流打扮,带点艺术范儿,身旁十来个混子或站或靠,把玩着蝴蝶刀、拳套、铁链、钢管,身上散发着彪悍气息。

  麦小余嘴角微翘:“这么大阵仗欢迎我啊。”

  “你还敢来!”刘磊怨毒的看着他。

  “怕的不应该是我吧?”麦小余拉开面前的沙发,坐在刘磊和中年男子对面。

  刘磊还想说什么,中年男子伸手拦住他,盯着麦小余冷冷说道:“东西呢?”

  啪,一摞照片丢在茶几上,少儿不宜的那种。

  照片的主角是刘磊和那个中年男子,两人在酒店各种滚床单,舌吻、捡肥皂、吹箫……好一个基情四射亮瞎双眼。

  知道刘磊私生活混乱,但是混乱成这个样子,麦小余真心没想到。昨晚从私家侦探手中接过这些照片的时候,惊的他差点没把晚饭吐出来。

  无关歧视,纯属不适应。

  “混蛋!”

  刘磊尖叫一声,愤怒抢过照片,刷刷几下撕成碎片。

  中年男子死死盯着麦小余,攥白的双手和颤抖的肩头出卖了他的内心。

  麦小余点上烟,悠哉道:“原来孙导好这口,口味挺重嘛。”

  “底片呢!”

  麦小余掏出纸袋,丢过去。刘磊从底片里抽出一卷底片,对着灯光看了看,用力点头。

  “还有没有?”孙导冷声道。

  “孙导,我是来谈判的,有谈才有判。这儿可不是你的剧组,想一言堂你找错地方了。”

  “谈判?哈,到了这儿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怎么,以为找来几个虾兵蟹将我会怕?”

  “草泥马,骂谁虾兵蟹将呢!”

  “马勒戈壁的,皮痒了是不是!”

  混子们破口大骂,一个混子戴上拳套,上前就是一拳。

  麦小余目露讥讽,双脚发力撞入对方怀中,躲过拳套的同时,一拳击中对方胸口,那混子闷哼一声,如同纸扎的一般栽倒在地,不停的呕吐。

  “铁子!”

  “艹,废了他!”

  “弄死他!”

  众混子惊呼着,纷纷围上前来,角落里的光头眼中闪过精芒,高声叫道:“住手!”

  晚了,那个玩蝴蝶刀的混子咒骂着冲过去,蝴蝶刀闪着寒光捅向麦小余。

  麦小余眼中寒光闪过,比蝴蝶刀上的寒光还要冰寒。只见他侧移一步躲过蝴蝶刀,单手扣住混子手腕,用力一拧一插,那混子立刻嚎叫起来。

  “啊!”

  蝴蝶刀仍在他手中,但是插入他的大腿!

  “都住手!”光头叫住众混子,赶忙走过来,“朋友,那条道上的?报个万儿。”

  “拍电影呢,还报个万儿。要打就打不打滚蛋,黑社会人多了不起啊!”

  这次混子们没敢开口大骂。

  两个照面折了俩人,出手干脆利落,见血面不改色,绝逼是个狠角色。

  光头落了面子也没发火:“够硬气。今天是我兄弟冒犯,活该如此,不过总要有个说法,否则传出去,还以为我们……”

  “你丫逼|逼没完了?要么打,要么滚,说堆废话有意思么?”

  “好,有种,你等着!”

  光头丢下一句狠话,让手下搀扶拳套和蝴蝶刀,带人离开,热闹的包房瞬间剩下麦小余三人。

  “还有什么招数尽快使出来,弄完之后咱们还得谈判呢。”

  找来的混子在麦小余手下吃瘪,孙导和刘磊出奇的没有恼怒也没有害怕,反而戏谑的看着麦小余。那眼神就像是看将死之人。

  “你俩有病啊!我时间有限,早点了事儿我还想找个妞happy呢。”

  “你还想找妞?”

  “你还想了事儿?”

  “你知道他们是谁吗?”

  “你知道这是谁的场子吗?”

  麦小余冷笑一声:“你俩搞基搞傻了吧,我管他们是谁,谁的场子关我屁事儿!”

  “谁这么大口气?”

  房门被人推开,光头又带着二十几个混子一拥而入。不过这次为首的不是光头,而是个刀疤男,身形魁梧脸上刀疤老长,从左眼眉划到右耳角,极为狰狞。

  “疤哥!”孙导和刘磊连忙起身招呼,让出沙发。

  刀疤男看都不看他们,径直走过去坐在麦小余对面。掏出雪茄,光头殷勤的替他点上,然后立在他身侧,一众混子则将麦小余团团围住。

  嘬两口雪茄,喷出一连串烟圈,刀疤男鼻孔向天:“小子挺狂啊。敢在皇朝闹事,还动手伤人,今天不给你长点记性,真以为疤爷是纸糊的!”

  “是不是纸糊的,做一场不就知道了?”

  “死到临头还装尼玛逼,疤爷今儿个弄死……麦,麦子?”狠厉犹在脸上,刀疤男的声音却戛然而止,见鬼般看着麦小余,手中的雪茄哆嗦了一下。

  麦小余眉头微皱:“你认得我?”

  “真是你?你,你回来了?”

  “我不认得你,不过你脸上的疤我好像有点印象。”

  刀疤男二话不说起身就走,看得众混子面面相觑目瞪口呆。

  不说要狠狠收拾这小子嘛?

  “疤,疤爷?”

  “疤你麻痹,跟老子走!”

  “等一下!”麦小余叫住刀疤男。

  “干嘛?”

  “不许跟别人说见过我,也不许告诉别人我回来了。”

  “放心,我今晚从没来过皇朝,更没进过这个包房。”刀疤男快步走出包房,冲里面又吼一句,“耳朵塞驴毛了,没听见老子的话吗,还不滚出来!”

  二十几个混子之前一拥而入,现在鱼贯离开,每个人心中都画满疑问号。转眼间,硕大的包房内又剩下麦小余,以及大眼瞪小眼的孙导和刘磊。

  什么情况?

  不说疤爷很吊吗?

  不说没他摆不平的事儿吗?

  怎么都走了?

  他认识麦小余?

  那也不能就这么走了啊!

  我花的钱怎么办?

  道上传闻尼玛害死人!

  麦小余拿起桌上的轩尼诗给自己倒了一杯,一边喝酒一边看着发傻的孙导和刘磊:“别傻站着了,还有什么人赶快叫。要是没人了,那就坐下来谈谈吧。”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