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人形复印机发威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世上的事儿就是这么奇妙。

  刘磊暗中报复,引爆萌人潜在风险,险些歪打正着捅破真相。麦小余力挽狂澜,借助德芙广告和新人浏涛,重新树立萌人正面形象。

  今日过后,累积风险释放,会员信心提振,可保半年无虞。

  半年时间,能做许多事。

  啧啧,娱乐圈果然精彩,比骗子还要刺激!

  麦小余如释重负的坐在椅子上,叼着烟,把玩Zippo,思考着公司未来发展方向……好吧,逼格没这么高,主要是思考如何赚更多钱。

  “女士面前,你不能绅士点吗?抽那么多烟很呛人的!”忍受二手烟许久的李雪爆发了。

  “咦,你还没走?”

  李雪气鼓鼓走过来:“你是不是记仇?”

  “嗯?”

  “不用装,你就是记仇。亏你还是公司总经理,心眼那么小!”

  麦小余反应过来,笑了:“不是记仇,是惩罚。”

  “惩罚?”

  “对。因为你今天的唐突行为,险些给公司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害。剥夺你一次上镜机会不应该吗?”

  调解协议书拍在李雪面前,上面的内容吓了她一跳。

  因为有个演员姐姐,她家生活水平显著提高,十万块不是大数目,调解协议书上的内容才是关键!

  寰宇广告传媒公司总经理刘磊,出于人道主义考虑,代公司员工赔偿萌人影视十万块……

  如果幕后主使不是你,干嘛那么积极替员工赔偿,还要求萌人影视不再追究?

  “看明白了吗?商业竞争上,就是争夺德芙广告单子,寰宇输给我们,所以采取下作手段,暗中挑唆你们打砸公司,给公司的经济、名誉都造成严重损失。”

  “那,那,需要我们赔偿吗?”

  “你见过家长向孩子索赔吗?公司好比一个大家庭,你们是公司会员是公司的人,如同家里的孩子,公司肯定会宽容对待你们犯下的错误。不过只此一次,下不为例。”

  “哦,我知道了。”

  “光自己知道有什么用?你负责传达给其他人,你们没建维权群吗?”

  “啊?麦总你怎么知道的?”

  蒙的!

  当今社会,骗子到处出没,受害者数量每天都在增加。发觉被骗后,为了扩大影响力对抗骗子,受害者往往第一时间成立维权群,团结尽可能多的受害者,向骗子施压维权。

  身为专业骗子,麦小余门儿清着呢!

  “做好这件事,回头再有适合你的机会,我优先推荐你。”

  “好吧,我知道了。”李雪撅着嘴,觉得有点委屈,“我姐就是说了,圈里没人听过你们公司。”

  “你姐……回去跟她说一声,如果她想提升人气和知名度,来公司找我。我有能力把她打造成华夏顶级明星。嗯,如果她的条件足够好,走向世界也未尝可知!”

  “麦总你开玩笑吧?”

  不是开玩笑,是正儿八经的……忽悠。

  麦小余梦到的李冰�,大器晚成成绩斐然,可那是梦,现实如何谁敢保证?

  现实与梦境宏观大势相近,细节方面有所出入。比方说都有风靡东南亚火到爆的《还珠格格》,但是剧中扮演者略有不同;又比如说台岛,梦境中一直闹腾,现实里已经和香江、澳门一样,成为华夏三大特别行政区。

  麦小余可不敢保证,李冰�能像梦境中那样大红大紫。为了避免对方借助娱乐圈的熟悉给萌人影视制造麻烦,他只能忽悠李雪,同时也是给她灌输“听话孩子有肉吃”的思想。

  “将来德芙广告在电视台播出,你就明白我是不是开玩笑了。”

  在电视台播放广告还早,他先要解决创意落地的问题。

  李雪怏怏不乐离开没多久,顾洪洲的助理来了。也不说什么事儿,只说请麦小余麦总去趟剧组。

  剧组又出问题了?

  不可能啊!

  老�掌机,叉哥摄像,谁敢炸刺儿?

  跟在助理开车来到取景地点,看过�小星拍摄的几组画面后,麦小余明白哪儿出问题了。

  画面天马行空恣意泼墨……尼玛跟我梦里的画风完全不同!

  如何让优秀的创意顺利落地,一直都是个令人困扰的难题。在娱乐圈,导演是其中关键,而�小星……

  “老�,你怎么瞎拍?”

  �小星很看重自己的专业以及导演身份:“麦总,我是导演,搞这个我专业。即使只是广告片,也应当具备灵魂和导演的印迹,不能受限于剧本约束,天空才是导演的极限……”

  “你丫现在是广告导演!”

  广告导演不同于影视导演。

  从创作角度来说,电影是以导演为核心,几乎能决定创作上的一切,而广告是以广告公司的创意为核心,导演能发挥的余地有限,有点类似影视行业里的执行导演。

  “豆包也是干粮,广告导演也是导演!”

  尼玛,我竟无言以对……

  “收工,明天重拍!”

  从专业技能来说,广告导演和影视导演侧重点不同。后者重在“讲故事”,前者需要擅长“视觉突出”。

  一支广告论秒算,夹在其他广告中间,观众还不爱看,广告导演必须突出视觉效果,在有限时间内,传达所要表达的重要信息,比其他广告给观众留下更深刻记忆。

  老�水平不够!

  也怪我,害他荒废两年手艺,一时半会儿捡不起来。

  不能换人,不然太打击他,而且也没人可换。

  怎么办呢?

  回来的路上,麦小余有了主意。

  再次来到盛世,借来铅笔和稿纸,麦小余坐在设计部,启动人形复印机,将脑海中的画面一页页“复印”在稿纸上。

  盛世的设计师起身冲咖啡,路过时好奇的看了眼,愣住了。

  他干什么呢?

  画素描?

  不打底稿?

  嗯,画工还不错……

  我勒个去!

  高人呐!

  “老王看什么呢?”

  “嘘,你过来看。”

  “有什么好看的……我去,这是要起飞嘛!”

  ……

  盛世的策划、创意、设计等工作人员逐渐围拢过来,静静站在麦小余身后,有一个算一个,无不露出惊愕之色。王姓设计师早忘了冲咖啡,瞠目结舌看着麦小余,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

  晚上七点多,顾洪洲来到公司的时候,正好看到设计部内这一奇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