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有节操的专业骗子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西江菜馆。

  洪城特色美食摆满餐桌,三杯鸡、藜蒿炒腊肉、炒米粉、瓦缸煨汤……

  浏涛好久没有吃到家乡菜,也好久没有吃得这么饱了。

  麦小余没怎么动筷子,每道菜浅尝两口,看着面前的浏涛,与梦中梦到的浏涛对比着,回味昨晚的怪梦。

  确实很怪,有点未卜先知的意思,就是不知道梦境转化成现实,能创造多大价值。

  “我吃饱了。谢谢。”

  浏涛放下筷子,低声道着谢,白皙的小脸上终于有了几分血色,

  “你谢我?我可是骗子。”麦小余自嘲一笑,“你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浏涛垂着头,好半天才说道:“我没地方住……”

  她的家境不好,从小父母离异生活清贫,刚上初中就开始操持家务。去年从粤东外语外贸大学毕业,她放弃了朝九晚五的工作生活,凭着自己当文艺兵的底子,来燕京闯荡,成为燕漂一族。

  租住在一百多块的小平房里,每天节衣缩食,好容易攒下一万多块钱。前两天在杨宋镇影视基地当群众演员拍戏的时候,无意中遇到�小星和张小泉。被�小星花言巧语所骗,交了一万块会费成为会员。

  不巧当晚接到家里电话,得知家里有事急需用钱,她又把仅剩的两千多块全都寄回家里,变得身无分文。

  当时�小星忽悠她的时候,说有剧组联系公司,急需一批角色演员试镜。于是她找到公司,想早点敲定试镜跟剧组签约,这样就有钱吃饭交房租,还可以把赚来的钱寄回家里。

  谁想她来的时候,公司人去楼空,瞬间明白自己被骗。

  霉运还在继续。因为没钱交房租,她被房东赶了出来;晚上露宿街头,又被人偷了行礼。

  一连串的打击令她近乎崩溃,想到自杀一了百了。她要跳楼并非吓唬�小星,如果麦小余今天不出现,她真的会跳下去一死了之。

  “唉……”麦小余轻叹一声,“抱歉,那天我有事着急走,只打了一个照面。如果是我面试你,不会同意你成为公司会员的。”

  “我不怪你麦总,真的,是我自己太傻太天真。我不要一万,六千行吗?”浏涛再度退让,从一万退到八千,现在减为六千。

  鉴于麦氏行骗守则,这显然不可能。

  麦小余叫来服务员结账,剩下的饭菜打包带走,瞥眼失落的浏涛,淡淡的说道:“跟我走。”

  浏涛重归沉默,跟着他走出西江菜馆,一路上一言不发。

  直至来到国贸青年公寓1606房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才引起她的警觉。而麦小余一开口,又惊出她一身冷汗。

  “去洗澡。”

  “你想干什么!”浏涛护着胸前缩在墙角,“你别乱来,不然我报警了!”

  “我只是让你去洗澡,你身上有味儿了。我现在出去办点事,一个小时后回来,你把房门从里面锁上,我在外面打不开。”

  说着话麦小余从外面关上门,浏涛第一时间扑上去反锁房门。麦小余又用钥匙转动半天,见房门真的无法打开,浏涛这才心中稍安。

  趴着窗户看到麦小余开车离开,她如释重负的瘫坐在椅子上。

  片刻后抬起手臂闻了闻,旋即皱起蛾眉。

  我身上哪有味儿?

  明明没有嘛!

  骗人的家伙!

  不过我两天没洗澡,是该洗个澡了……

  一个小时后。

  洗完澡出来,浏涛吃惊的发现桌上多了一套女装,班尼路今春新款女士休闲服,洗澡之前没有的!

  旁边有张便签,上面写着“我在对门,换好衣服来找我”。

  对门是1608,大门敞开着,宽敞的大开间一览无余。

  浏涛气鼓鼓冲进来,一眼就看到趴在窗台上的麦小余,正在眺望远处的风景。

  “你又骗我!”

  “怎么不换衣服?”麦小余转过身,淡然问道。

  “你明明说你从外面打不开!”

  “我会开锁。”

  浏涛:“……”

  “你这身衣服脏了,去换上我买的衣服。”

  平静的语气,淡然的表情,波澜不惊的眼神,浏涛竟觉得无言以对,默默地退回房间。

  锁上门,犹自不放心的用椅子顶住,重新冲个澡,换上麦小余新买的班尼路,对着镜子照了照。

  衣服很好看。

  他的眼光不错。

  衣服很合身。

  他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带着疑惑重新来到对门,敲门进来,浏涛轻声道:“谢谢。”

  “说过不用谢我。你是公司签约艺人,代表公司的形象。还有,今后你暂时住在这儿……不用怕,虽然我是个骗子,但我有我的行事准则。”

  麦氏行骗守则第四条:骗财不偏色。

  麦氏行骗守则第八条:兔子不吃窝边草,不和公司员工、会员、艺人发生工作以外的关系。

  不知为什么,听到麦小余这么说,浏涛悬着的心放了下来。她相信麦小余的话,虽然明知对方是个骗子。

  “你怎么知道我的尺码?”

  “专业眼光,是我们这行必备条件之一。说完了,跟我走吧。”

  “去哪儿?”这是浏涛首次开口询问,她自己都没发现,对麦小余没那么排斥和警惕了。

  “带你买衣服。”

  麦小余带浏涛去了趟西单,不仅买衣服,还有首饰、鞋帽、化妆品、手机等,整整几大包。

  晚上回到家,麦小余把中午打包的饭菜热了,两人一起吃晚饭。

  因为下午购物的经历,浏涛没那么拘谨了,吃着饭问道:“麦总,你为什么不退我钱呢?这些东西加起来也有六千多了,还有房租,我回来的时候问过保安,月租两千。”

  好个心思细密!

  国贸青年公寓是高档酒店式公寓,一色的大开间,精装修家电全,地理位置好租金高,随时拎包入住。得知浏涛无处可住,麦小余专门在对门租了个房间。

  为什么这么做?

  因为他们是有节操的专业骗子!

  麦氏行骗守则第七条:只进不出,永不退钱。

  退钱的口子不能开,一旦开了,日后必定会像蚁穴决堤般,一发不可收拾。

  至于花万八千给浏涛买东西、租房,和退钱的性质不同。

  这属于前期投资,是专业性的表现!

  浏涛无法理解麦小余坚持的规矩,如同她无法理解麦小余这个人一样。

  明明是个骗子,骗了我一万块,可我现在为什么生不出愤怒和憎恨,反而还有种淡淡的心安?

  还有那张素描,他为什么偷偷画我,还画得那么漂亮?

  还有他说他梦到我……

  这一夜,浏涛失眠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