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改名晹小星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麦小余从没学过画画,令人赞不绝口的素描,是他在梦中梦到过的画面,至于他能画出来……应该属于后遗症,怪梦后遗症。

  梦中的一切记忆犹新永不褪色,只要他想,每个细节、每个画面都会自动浮现在脑海中。下笔的时候,他就像个人形复印机,自动将脑海中的画面“复印”在纸面上,惟妙惟肖栩栩如生。

  他不确定那个梦的真实度有几分,不过眼前的浏涛正好可以让他检验一番,还能免去浏涛轻生的麻烦。

  如果成功,他将开辟出新的赚钱路子;如果失败……麦小余同志从不考虑失败!

  “叉哥,你找保洁打扫办公室;老�,你打电话通知员工明天回来上班。刘涛对吧,你可以走了,回去好好�饬�饬,女孩子家打扮的漂亮点,我准备先安排你接拍广告。”

  打发走三人,麦小余闭上眼睛,又开始回忆昨晚的梦。

  临近十二点,�振兴叫了外卖当午饭,披萨、炸鸡和啤酒,哥仨围着桌子边吃边聊,商谈公司下一步工作方向。

  工作方向肯定要调整!

  按照计划,他们本应该关门闪人,前往滨城继续“蒙人”影视,以星探之名骗取那些梦想当明星的人,成为公司会员。

  然而浏涛的意外出现,打乱了他们的计划,因为麦小余的骗子节操,他们不得不继续留在燕京。

  距离他们来燕京已经快两个月,一百多名羊羔为他们贡献了一百多万收入。如果现在走人,他们此行净利润超过百万,如果不走,逐渐累积的风险随时可能爆发,一旦有羊羔发觉被骗闹将起来,再想走可就难了。

  “老大,咱们现在很危险。”�振兴撕咬着炸鸡,含糊地说道。

  “按以前说的办,出事后都推我身上,你们也是受害者。”

  “老大……”

  “不用说了,每次我拿钱最多,理应我来顶。”

  “不是,我是想说,咱们得想个办法。危机危机,有危险自然有机会。你脑子好使主意多,咱不能坐以待毙啊。”

  “机会就在浏涛身上。如果她真的红了,我带哥几个找条更来钱的路子,比圈羊羔赚得多多了。”

  “叉叉个圈圈的,啥也不说了,跟着鱼儿吃香的喝辣的,干!”张小泉举起啤酒。

  “虽然我觉得咱们不专业,不过老大永远是对的,干!”�振兴举起啤酒。

  “其实我挺对不起你们。老�前年从东海戏剧学院导演系毕业,叉哥在剧组干了八年摄影助理,结果都被我骗了好几万,还把你们拉下水……”

  “说这干嘛!”

  “就是。你才骗我俩几个钱,我俩早赚回来了!”

  “别婆婆妈妈的,喝酒喝酒。”

  “干!”

  一罐啤酒落肚,三人吃着披萨炸鸡,�振兴又问道:“老大,下一步做什么?”

  麦小余点上一颗点三中南海,抽着烟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先改个名。”

  “改什么名?”

  “�小星。”

  “梦里梦到的?”

  “嗯。”

  �振兴:“……”

  “作为一个合格的骗子,有三点要记牢。第一不能用真名,第二不能用真名,第三不能用真名。”

  “身体发肤受之父母,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

  “那我代表警察叔叔谢谢你。”

  �振兴:“……老大,你不会不叫麦小余吧?”

  麦小余笑眯眯点头。

  “我真是不专业,认识你两年,你居然一直用假名欺骗我们!”

  “叉哥也不是真名。”

  �振兴猛回首,盯着张小泉,后者左手拿着披萨,右手比划V字,得意道:“二×。”

  “我@#¥%&……你们身份证是怎么回事儿?”

  张小泉轻蔑道:“假的,×货。”

  �振兴彻底服气:“好吧,我以后叫�小星,回头也找人办个假证。老大,你真名叫什么?”

  “保密。”

  “叉哥呢?”

  “保密。”

  “王八蛋!”

  哥仨嘻哈一阵,麦小余酒喝多尿急,叼着烟上厕所。一出门看到浏涛站在楼道里,靠着墙根垂着脑袋,彷徨无助楚楚可怜。

  麦小余才想问她为什么不走,先听到她肚子里咕咕叫几声,干脆也不问了。

  “刚才外卖叫多了,一起吃点?”

  浏涛没言语,螓首低垂轻摇嘴唇。

  “走吧,大家以后是一家人了。”

  见到麦小余拉着浏涛回来,�小星和张小泉愣住了。等他们看到浏涛努力保持着女生的矜持,一点点吃完剩下的披萨和炸鸡还意犹未尽,全都惊呆了。

  麦小余甚至忘了去厕所。

  “对不起……谢谢……我,我两天没吃东西了……”浏涛低着头,脸发红,小声说着。

  �小星不落忍,劝道:“你干嘛那么傻呢?我是骗了你一万块,可你也不能为了那点钱跟自己身体过不去啊!”

  张小泉年长,轻喟道:“要不把钱退给她?”

  浏涛欣喜的抬起头,麦小余一盆冷水浇过去:“第七条忘了?”

  麦氏行骗守则第七条:只进不出,永不退钱。

  吃过午饭,�小星和张小泉在公司上玩儿游戏,下午保洁公司来人打扫卫生后,他们还有准备工作要做。

  麦小余不用操心。他在公司动的是嘴,用的是脑,玩的是刺激,这些基础工作不需要他做。

  看看时间,刚过下午一点,他走到浏涛面前,说了句“跟我走”,然后转身离开。

  浏涛什么都没问,复杂的看眼麦小余,默默跟在他身后,来到大厦地下停车场。

  电银色沃尔沃,七成新,月租一千八,仨月五千。

  二十分钟后,沃尔沃停在一家西江菜馆门前。

  “下车。”麦小余停车熄火。

  浏涛还是不说话,安静的下车,看到西江菜馆,一愣。

  “我,我不饿。”

  “我饿。我讨厌吃快餐,陪我再吃点。听说这家赣菜馆的大厨是地道洪城人,三杯鸡、炒米粉、瓦缸煨汤味道非常正宗,早就想来尝尝了。”

  熟悉的家乡菜,熟悉的气息,熟悉的菜香,熟悉的乡音,熟悉的味道,浏涛鼻子发酸,莫名的想哭。

  这功夫,麦小余已经走进西江菜馆,望着他的背影,浏涛心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