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崩溃的浏涛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上午十点半。

  锦龙大厦1808。

  燕京萌人影视。

  两三天无人打扫的办公室,桌面上蒙了一层薄灰。

  麦小余坐在他简约气派的办公室内,看着沙发上昏迷的浏涛,拿着铅笔在纸上涂画着什么,沙沙作响。

  “老大!”

  “鱼儿!”

  这时候门外响起脚步声,两个声音急促的喊着,�振兴和张小泉推门而入。

  看到浏涛躺在沙发上安然无恙,二人齐松一口气。

  三十多岁瘦瘦高高的张小泉竖起大拇指:“牛×!”

  旁边二十出头的�振兴催促道:“东西我都收拾好了,咱们快走,中午十二点的车。”

  麦小余放下铅笔倒扣画纸,一指浏涛:“她呢?”

  “她?不是救下来了嘛!”

  “她醒来再寻短见怎么办?”

  �振兴迟疑片刻,说道:“哪还顾得了那么多。老大,咱来燕京俩月了,风险急遽扩大,再不走会露馅的!这可是你定的规矩,第五条呢。”

  麦氏行骗守则第五条:一个地方停留时间不超过两个月。

  “第一条是什么?”

  �振兴哑然。

  麦氏行骗守则第一条:做个有节操的专业骗子。

  所谓骗子的节操,麦小余给出的定义是:大是大非要分清。比如说现在,人命远重于金钱和刑罚。

  “第二条是什么?”麦小余继续问道。

  麦氏行骗守则第二条:家庭条件不好的,不骗。

  “她……家庭条件不好?”

  麦小余一巴掌抽过去:“你说呢?她气质不错,但穿的是杂牌货,用的低端手机,护肤品只有最普通的SOD蜜,连美甲都没做,你认为她家境很好?很好会为一万块跳楼!”

  今天太尼玛凶险了。

  他去天台救人冒着极大危险,弄不好会暴露身份锒铛入狱,还被警察瓮中捉鳖。

  可要是不去,浏涛一旦跳下去,警察是否通缉他们已经是小事,他这辈子都心里难安别想好过!

  “我也不想啊。”�振兴哭丧着脸,“我是想着咱们该走了,多圈一个是一个。前两天在杨宋镇那边遇到她,当时她穿着戏服,还说当过两年文艺兵……我想能当文艺兵,家里多少也趁几个钱。”

  张小泉点着�振兴的脑袋:“傻×!”

  “滚,好像当时你不在似的!”�振兴看看麦小余,“要不,像我当初那样,收她入伙?”

  “我不要当骗子!”

  浏涛早就醒了,面对三个陌生的骗子,不敢吭声一直装睡。此刻再也忍不住,吓得从沙发上跳起来。

  三人充耳不闻,张小泉自顾自点评道:“鱼儿是头,你个××是导演我是摄影,她能干什么?每次还得给她分钱,我不同意!”

  “老大?”

  麦小余摇摇头:“带个女的麻烦。”

  “那你说怎么办?”

  “捧她当明星!”

  “我不当明星,你们把钱退给我就行!”

  浏涛的抗议再次被忽视,�振兴苦着脸说道:“不是吧老大,这个咱们不专业,咱们是骗……是星探。”

  “你跟我混之前,也不是专业的骗子。×哥,你去打印一份艺人合同,公司签下她,片酬四六分账。”

  张小泉应声出门,�振兴继续劝说:“老大,这属于经纪公司的活,咱们不专业!”

  “公司注册的时候,经营范围里有从事演员艺人经纪这一项。什么也别说了,按我说的办。”

  没一会,张小泉捧着新鲜出炉的合同回来,麦小余仔细浏览一遍,没什么问题,招呼浏涛签约。

  浏涛快哭了:“麦总,我不当明星,真的不当明星,你退我钱就行。”

  “退钱绝不可能。现在有两条路摆在你面前,一是你继续自杀,这回我保证不拦你;二是签约,公司捧你当明星。给你五分钟考虑。”

  浏涛濒临崩溃。

  张小泉堵着门口,�振兴守在窗旁,麦小余把玩她的手机,除了签约,她似乎没有别的选择。

  “五分钟到了,你决定好了吗?”

  “麦总,你退我七八千也行……”

  “不要再跟我提钱,没得商量!”

  浏涛迟疑片刻,满脸绝望的走过来,红红的双眼噙着泪水,坐在麦小余对面,拿起合约简单看一遍,提笔两滴泪,落笔泪两行,签下自己的芳名。

  浏涛。

  五年,全约,卖身契。

  “恭喜你,成为萌人影视第一个签约艺人。”�振兴喟叹着晃过来,拿起桌上的合同,唏嘘不已。

  骗子最大的优势在于灵活机动,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现在好了,签约艺人,拴在燕京……

  怎么有种炒房炒成房东,炒股炒成股东的悲伤呢?

  “这是什么?”�振兴拿起桌上倒扣的白纸,翻过来,“哇哦,大美女!“

  “傻×,这叫素描。画工不错,明暗关系、空间感、黑白灰的处理非常老道;线条流畅,不生硬,处理上该实的地方实,该虚的地方虚,完美的突出了局部与整体之间的联系……美院学生也没这水平!”

  “咦,我咋觉得有点面熟呢?”

  “在哪儿见过?”

  �振兴自言自语几句,猛然转向浏涛,素描举在她旁边。

  张小泉眼前一亮,看看浏涛又看看素描,张着嘴巴说不出一句话。

  浏涛先是惊恐,后是疑惑,偷瞄一眼素描,目光再也拔不出来了!

  太像了!

  像极了!

  素描中的女人和浏涛极为相像,不过比她成熟大气。身着鱼尾装,尽情展现婀娜的身段,没有妩媚,只有清纯的高雅和迷人的气质。

  “这,是我吗?”浏涛难以置信的问道,她从没想过,自己可以这样美。

  �振兴道:“老大,你该不会春|心动了吧?”

  张小泉也说道:“你不说女人麻烦吗?”

  “第八条忘了吗?”麦小余瞪他们一眼,拿过素描收好,“她有星运,努力捧红她,其他羊羔不会炸刺,还会有更多羊羔送上门,而且,娱乐圈赚的钱更多。”

  “那是你画的好。你看她现在多土啊,哪儿来的星运?咱们这次圈的羔羊中,有一个叫王什么的女孩,舞蹈学院学生,肤白貌美身材好,身段柔软气质不错,胸也够大,我觉得比她强多了。老大,你干嘛非要选她?”

  “我昨晚梦到她了。”

  “那个……叫春|梦吧?”�振兴小心提醒。

  “我还梦到你了。”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