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骗子的救人方式

入侵娱乐圈的骗子 +A -A

  华夏,燕京。

  国贸青年公寓,1606室。

  明媚的阳光透过飘窗洒落地板,睡眼惺忪的麦小余赤着一身腱子肉,怔怔的坐在床上,眼神恍惚。

  那个梦……

  昨夜他做了一个梦,莫名而古怪的梦。

  梦里的世界和现实极为相似,世界格局、历史发展几乎一模一样。只不过梦里的华夏叫中国,现实世界里许多熟悉的人、事、物,在他的梦里被改的面目全非。

  他的身份也变了。

  梦里的他不是骗子,而是国际著名文化批评家。

  在中国出生、成长、被杀……他的一生中充满口水。每天除了各种充电自我升值,就是针对文化产业涵盖的方方面面,诸如明星、导演、编剧、影视剧、综艺节目、歌曲、广告、动漫、文学作品等,批评其存在的各种问题和不足。

  哪个红批哪个!

  哪个火批哪个!

  国内的,批!

  国外的,照样批!

  有人骂他哗众取宠,但是他的批评旁征博引有条有据,言辞犀利镖镖见血,其专业性令业内人士无法从专业角度反驳。

  修炼大成后,每届奥斯卡新出炉的获奖名单都逃不过他的毒蛇评论,被他批得体无完肤,而这些评论往往会在众多国际影评杂志上刊登转载。

  专业!

  这是国际同行对他的赞誉。

  死敌!

  这是国际文化产业无数名人对他的共识。

  他的口水遍布世界文化产业角角落落。娱乐圈,文学圈,模特圈,新闻界,出版界,时尚界……处处洒满他战斗的口水。

  据不完全统计,他家玻璃被砸1378次,大门被泼油漆967次,遭遇狂粉攻击不可统计……有的粉丝不远万里来到中国,只为砸他家一块玻璃,当面骂他一句,打他一拳,替自己偶像出气。

  太招恨了!

  他不停的搬家,45岁前换了21个城市,搬家128次,然后……没然后了,他死了,死于谋杀。

  关于他的死,众说纷纭,主流观点更倾向于他的批评惹怒了国际黑色势力。

  因为他被害前,刚针对某国际A类电影节的最佳影片进行过疯狂的口水攻坚,从导演到演员,从台前到幕后,被他喷了个遍。而这部电影的幕后投资方已经被他喷过多次,据传背景很深,偏黑。

  麦小余对自己在梦中被害身亡一点都不愤慨,他很不喜欢梦中的自己,丫太高调了!

  现实中的麦小余是个骗子,专业的骗子,主张低调吃肉才是王道。从他的角度来看,满世界拉仇恨,还拉的那么高调那么风|骚,被杀纯属咎由自取,不死才是天理难容。

  这本是个狗血过头YY过分的黄粱梦,谁人没梦想过自己振臂一挥霸气侧漏的场面?

  然而当他醒来,却发觉梦中看过的、听过的、做过的、经历过的一切都记忆犹新,好似印在书本上一样烙在脑海中,无比清晰,有种庄周梦蝶孰蝶孰我的错觉。

  更令他难以接受的是,他可以准确背出梦里看过的一本字数过千万的络小说,而华夏,络小说尚未兴起……

  这样的梦正常吗?

  “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一脸无辜的样子;

  你这个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骗子,想骗到何时为止;

  你这个……”

  突兀响起的手机铃声,惊醒了沉思中的麦小余。

  接通手机,电话里传来焦急的声音:“遭了老大,有个羊羔要跳楼……”

  ……

  CBD商圈,锦龙大厦。

  楼下广场,救护车停在一旁,现场被隔离出老大一片空地,消防战士拉开救生气垫,与天台保持步话畅通。

  天台上,双十年华的浏涛站在天台边沿,拿着手机泪流满面。

  警察早已赶到,谈判专家正在劝说浏涛回心转意,可不论他说什么问什么,浏涛都只字不答。

  趁着谈判专家分散浏涛注意力,警方也曾数次组织强行救援,奈何受制地形不利因素,每次都被浏涛发现。结果适得其反,引起浏涛情绪激动,哭喊着说,如果他们再过来,自己立刻跳下去。

  一个小时过去,谈判专家毫无进展。不是他无能,而是浏涛不肯跟他们沟通交流,也不肯说出自己的身份信息,他们无法了解到浏涛的详细资料,想找浏涛的家人朋友都困难。

  到现在,他们连浏涛的姓名、年龄、籍贯等基本资料都没查到,轻生原因更只能靠猜,加大了警方的救援难度。

  没看谈判专家空口白话说的嗓子直冒烟,都没什么效果?

  “姑娘,你还年轻,别做傻事。”

  “你渴不渴,我这里有水,我让人给你送过去啊?”

  “有什么要求可以说出来,总会有办法的,死解决不了问题。”

  “是不是和男朋友吵架了?你把他电话告诉我,我们找他来,有什么话你们当面说清楚。”

  “想想你的父母,他们生你养你不容易,你不想念他们吗?你忍心让他们伤心欲绝,白发人送黑发人?”

  “……”

  “有本事你跳啊!”

  不和谐的声音从人群后方传来,一身耐克运动装头戴棒球帽的麦小余穿过人群,朝浏涛走去。

  “你是什么人!”

  “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谁让你上来的!”

  “再乱说抓你!”

  幸灾乐祸毫无同情心的言语引起众怒,一个警察快步走过去想拉住麦小余,结果麦小余手腕一抖一拧,警察没抓住他,反倒被他晃个踉跄。

  又有警察想要制止麦小余,谈判专家使个眼色,示意他们不要阻止。

  到底是专家,从麦小余的口吻和行为,以及浏涛的反应上,敏锐判断出两人应该认识。

  果不其然,麦小余从谈判专家身边经过,继续靠近浏涛,声音变得低沉:“我来了。”

  “是你……”

  浏涛终于开口,哆嗦着指向麦小余,可能是太激动,连句完整话都说不出来。

  “是我。对不起,我来晚了。”

  “我不要听你道歉,你这个骗子……”

  麦小余不敢让她说完整,立刻抢过话头:“没错,我是骗了你,那你倒是跳啊,你跳下去我就解脱了。”

  “你休想!”浏涛怒了,跳下台阶泪奔着扑向麦小余,“你还我……”

  “你要的我还不起,我只能用一生补偿你。亲爱的,我爱你。”

  麦小余再次抢过话头,声音柔情似水,上前一步抱住浏涛,趁其失神的刹那,双唇封住浏涛樱唇,不让她继续说下去。同时右手绕到浏涛脑后,用力在她脖颈上捏了一下,浏涛便昏倒在他怀中。

  紧接着,麦小余声泪俱下,声容并茂的表演开始了。

  “亲爱的,你怎么了?”

  “你醒醒,我爱你,我不能没有你,你不要吓我!”

  “医生,医生,快救救我女朋友……”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r---e--a-----d-----7---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