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 高原上的特训(五更)

星际植甲师 +A -A

    杭川之前所说的,体训会有10个项目,霍悠觉得远不止10个。

    在这个高原上的封闭特训基地里,她体会到了所有想象过的、没想象过的痛苦。

    感觉前辈子特种兵才会做的一些训练,她都已经做过了。

    各种惊险刺激的极限运动,竟是军队里练兵的常态训练项目

    刚开始知道他们在训练后期还有跳山崖、滑翔、密闭水中、在极其脏污的环境下待满一定时常等训练项目,队伍里有两个女生竟然哇一声哭了。

    这还没开始呢

    冯教官完全无视班级代表们的意见和表现,所有的训练科目,都是按照计划来。

    “这里是海拔2800米,你们一个个都是年轻人,耗氧阈值不至于那么差。在高原生活的人们,甚至是老人和小孩,他们在这个高度根本不会出现你们这样的问题。你们别告诉我,连小婴儿你们都比不过。”

    刚到的第一天,他们就被勒令在这个高原上跑步,冯教官据此测试他们的极限,不榨干跑步者最后一点儿力气,冯教官不允许他们中任何一个人脱离跑步队伍。

    第一天直接让三个女生倒地不起,冯教官问她们是否要退出特训,三个女生却怕全班以她们为耻,坚决不肯退出。

    冯教官对此表示满意。

    第二天,冯教官开始让他们在保持每天三个小时的长跑运动的同时,加入一些其他的训练项目。泥泞地里爬行、把人丢进独有的蛇虫窟等,既要求大家的体能提高,又要求大家的胆量增长。

    第三天,第四天

    除了保证每天他们加起来能够得到7个小时的睡眠外,其他时间都在训练,训练,训练甚至那7个小时的睡眠,都不是连贯的,睡了半个小时就又让人起来,一段训练后再让你睡一个小时冯教官根本不管给你的睡眠时间你睡的着还是睡不着

    霍悠觉得,过了这25天,她能成女金刚了。

    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她在这段时间里,体能飞速发展。

    当克服了身体上的痛苦和心理上的委屈后,霍悠发现自己似乎有了点儿不一样的感觉,有一种脱胎换骨的畅快感。

    与她床位相邻的欧雅也这般说。

    “我以为我坚持不下去,没想到竟然还一直在这儿坚挺着。”欧雅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霍悠,还要多谢你,要不是你拉着我,我没人陪着,大概早就放弃了。”

    “别这么说。”霍悠道:“你不是说了吗?你很有勇气。我肯定你这一句对自己的评价。”

    欧雅莞尔,高冷学霸少女一笑起来,更显呆萌。

    习惯了高度强的日常训练后,大家似乎都不把自己当做正常人了。到后来,冯教官一宣布可以休息,离住宿地近的,就飞速跑回来,倒床便睡离住宿地远的,就倒地而睡,大家都能在冯教官宣布休息的下一刻,迅速睡着。

    睡眠质量那更是相当好,有时候睡得沉,叫都叫不醒。

    女孩还稍微注意些自己的形象,每天都会洗澡,保证自己身上没有汗渍堆积后产生的异味和冲鼻感。

    男孩儿们就没那么讲究了,尤其是床位离女生们远的那一堆男孩儿,闻到有味儿了才去洗澡,讲卫生的男孩儿在少数。

    看来不管时代怎么变化,总有在个人卫生上懒惰的人。

    今天是他们进入这个高原封闭基地的第24天。

    暮色降临后,冯教官方才宣布这一天的特训结束,允许他们补充能量。

    在大家喝着营养剂,聊着天的时候,冯教官说话了。

    “大家大概都算着日子,知道明天就是你们在这个特训基地的最后一天。怀念前面二十四天的训练吗?”

    “不怀念!”大家异口同声道。

    冯教官罕见地笑了笑,并不生气。

    “今晚上,你们可以睡一个囫囵觉。”冯教官整了整表情:“明天,我们将进行一次班级代表的个人赛。一同训练了这么久,大家都是伙伴、朋友、战友,从来没有想过与彼此成为对手是什么滋味。明天就让大家感受一下。”

    216人静默了一瞬,然后“轰”一声炸开了。

    “什么?对战?我天,我一个混子我绝对第一个被拉下来!”

    “让我们自相残杀啊这是不知道最后站在最强位置的人,有没有挑战教官的资格?”

    “我不求多的,我就求自己排个中间就行”

    大家热闹纷纷地讨论开了,欧雅严肃地迅速掏出常备的笔记本,画了个枝桠图分析。

    “从理论上来说,女生数量远低于男生,笑到最后的几率很低。”欧雅道:“而且女生中,平常表现好的也不多。你算头一个。”

    欧雅看向霍悠:“男生里面,杭川算是最强悍的了吧?”

    “唔,大概。”霍悠点点下巴:“陆信松也不错。”

    “我不太喜欢他。”欧雅道:“陆信松说话太油了,花花公子的形象很明显。杭川不错,人很踏实,还是你的朋友。我更愿意他赢。”

    陆信松是机甲指挥专业1级1班的代表,可以说是个全面发展的人才,虽然人花油油,表面看是花美男,内在是个花花公子,但人家体格出众,头脑清晰,在特训中的表现也十分抢眼。

    而杭川比他要低调很多,虽然杭川的平时表现也很受人瞩目,但论到结交朋友这方面,他就远不如陆信松主动。

    陆信松已经通过这一场班级代表的特训,和很多其他专业的人做了朋友。甚至机甲驾驶和机甲作战的新生代表里,也有好些人被陆信松拉拢了。

    大概是机甲指挥者在寻找着驾驶机甲的作战人才?霍悠暗暗忖度道。

    当晚既然冯教官表示不会搞突然袭击,大家的心情便很放松。

    二十余天里,霍悠第一次得闲单独和杭川聊天。

    “明天个人赛,有什么想法?”霍悠问杭川道。

    杭川静默片刻,道:“大概就是用我们的个人赛排名高低,来决定选我们的教官的待遇?”

    霍悠一笑:“说起这个,我还真是心痒。等回去和班级会合,我一定要问一问选我的教官,为什么就选了我呢?”

    杭川静静看了她一会儿,方才道:“大概是因为你看起来目光坚定,比较容易让人信任?”

    霍悠挑挑眉。

    实际上她也蛮感激克莱尔教官选她的,毕竟这一次特训,不光让她体会了新的东西,还让她结识了欧雅这个好朋友。

    她的朋友不多,好朋友更少。这的确是件值得庆幸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