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霍悠的自我介绍(三更)

星际植甲师 +A -A

    大教室里鸦雀无声,大家都看着薇薇安和霍悠,近乎是屏息凝神地等待着两个女孩儿的开火。

    “你!”

    “你们在做什么?”带班老师索尼娅皱着眉头,严肃地开口道:“今天是全班同学第一次齐聚在一起,你们是要闹得班级不齐心吗?”

    “老师,是她!”薇薇安顿时怒指着霍悠:“是她先做这种事,嚣张傲慢,目中无人。”

    索尼娅看向霍悠:“你有什么想说的?”

    “报告老师,我没什么想说的。我从头到尾就没有大声说过一句话。”霍悠淡笑地回道。

    “12号薇薇安?”索尼娅看了下薇薇安的资料,道:“坐回你的位置去。”

    “老师!”薇薇安很是委屈不甘:“她毫无缘由拉黑我!是她先破坏我们班级的和平的!”

    “什么叫毫无缘由?我说了拉黑你的理由是因为看你不爽,你是不是选择性耳聋?”霍悠挑眉。

    “你!”

    薇薇安眼睛瞪得溜圆,气得整张脸蛋儿都红了。

    霍悠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好好和你的跟帖者们聊天,不要再来招惹我。我的脾气不是很好,你不要自讨没趣。”

    薇薇安眼神顿时一闪,恰好索尼娅严肃地道:“薇薇安,回你的位置去。”

    薇薇安这才就坡下驴地回了自己的位置,但那副受了委屈的模样倒是没忘记一直保持着。

    霍悠懒得管她。

    很快就到了入学后的第一堂课时间。

    索尼娅老师站在主讲台上发言。

    “今天是我们机甲维修专业1级1班的第一堂课,由我这个带班老师主持。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索尼娅·波特,是你们今后在学院里度过的八年的陪伴老师,另外,我身兼《机甲发展史》与《机甲初学说》两门课的任课老师,将会在接下来这个学期里,教导你们初级课程。”

    “我们班共有124个学生,按照学号从1号到124号排名。现在大家坐的位置,便是今后我们召开班会和班讨论会的时候你们的固定座位,不要随意更改换座。”

    “你们的成绩由三个部分组成,每一个课程由专业课统考成绩、课时作业与平时表现得分,以及各位同学对你们的评分,综合起来判定一个学期下来你们该课程的整体表现,分为优,良,中,差四个等级。注意,如果你取得的是‘差’这个等级,那么请你小心,累计五门课得‘差’,将面临多修一年的结局。也就是说,大家八年就可毕业,你可能需要九年、十年甚至更久。”

    索尼娅重点看了眼霍悠和薇薇安:“所以,如何与你们的同班同学们保持良好的关系,这也是你们需要修习的学科。”

    “我不希望看到我所带的班级的学生里,有人会因为和同学们之间相处不好,得‘差’评价。”

    见下方的学生们都认真地看着她,索尼娅表示很满意。

    “好了,我要说的就这么多,至于其他需要遵守的,学院规章制度已经发送到你们的终端,你们自行查阅。下面,请同学们按照学号排序,一个接一个投影自己的终端资料,做自我介绍。”

    全班124个人,介绍自己的方式千奇百怪,所耗费的时间也不同,有的放了资料说了句自己的名字就算是介绍过自己了,有的却想出了很让人印象深刻的方式,耗费的时间自然也就更多些。

    薇薇安是12号,她做自我介绍的时候,展现给全班同学看的,是一张泫然欲泣的白莲花标准表情的脸。

    “同学们好,我叫薇薇安·巴顿,今年19岁,来自中心星。我希望和……和所有同学都能做朋友,希望大家能喜欢我……”

    说着,她露出一个堪称纯真善良典范的笑容。

    小池希悄悄通过同学录找到霍悠的终端号,给霍悠发讯息。

    【薇薇安姓巴顿,今年选举的议员里,有好几位星区代表候选人姓巴顿。万一他们和薇薇安有什么关系……薇薇安会不会报复你?】

    霍悠看后挑挑眉:【星区代表候选人?你认为他们家的人会在选举这样的重要时候,因为一点儿女孩儿之间的不高兴就帮薇薇安报复我?他们这不是给自己的对手送把柄吗?】

    【呃……你这么说,好像很有道理。不过小心一点没有坏处。】

    【嗯。】霍悠想了想,又加了句:【谢谢你。】

    【不客气。】

    小池希腼腆地对她一笑,冲她眨了眨眼睛。

    很快就轮到小池希自我介绍,她学号37,就在霍悠前面。小池希如蚊蚋一般小声说了自己的名字后就算是介绍完了,显然是个很内向的姑娘。

    霍悠学号38号。

    轮到她时,全班几乎所有同学都目不转睛地盯着大讲台中央投射出来的霍悠的终端资料。

    左方她的实时模样纤毫毕现。

    “我叫霍悠,来自海纳三号星。”霍悠没有笑,肃穆着表情:“我的父母是联邦光荣牺牲的战士,他们从小教育我,做人应该真诚、有底线。”

    “我很抱歉我没有继承我父母‘为联邦牺牲,毫无怨言’的完美品格,我坦率承认,我畏惧死亡。”

    “但我至少活得诚实。”

    “我这个人,不会虚伪,对你是什么态度,就表明我对你的态度。我无视你,代表我可能不认识你,可能虽然认识你但不想搭理你;我与你交谈甚欢,代表我心里认可你,欣赏你的某一个或几个、甚至很多个方面;而如果我毫不留情面地讽刺你,挖苦你,很抱歉,你已经在我心里被拉入黑名单,这代表着我讨厌你,甚至厌恶你。”

    “我想或许会有人在心里这样嗤笑,‘你算什么东西,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我想说,是的,我的想法代表不了其他人,但这就是我所想的。我相信,你们之中,肯定会有人认可我所说的这番话——如果有的话,我想我们的气场应该相合。我们有进一步成为朋友的可能。”

    霍悠顿了顿,方才道:“最后我想说的是,我将要与各位同学在今后相处八年。学习知识能达到什么水平,我们各凭本事。但我希望,将来在学识上,我可以和你们中绝大多数人成为彼此互相尊敬的对手,同时我希望,能在你们之中,得到一个甚至几个,可以与自己肝胆相照的好朋友。”

    “谢谢大家。”(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