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旧友重逢(二更)

星际植甲师 +A -A

    霍悠报到时,又引起了两波小骚动。

    第一波是新生中有几个男同学们围着她与她搭讪,导致道路不畅,被维持秩序的机器人驱赶了两次。

    第二波是遇到了两个熟人,陈笑寒和陆信松。

    这两人走在一起倒也不让霍悠诧异,不过陆信松见到她便面带微笑上前与她说话,让陈笑寒当即便发了飙,又惹了一场小围观。

    而更让人好笑的是,陆信松似乎并没有认出霍悠来,他只是以为见到了一个美女,然后眼前一亮,所以才上前结识。

    当听到霍悠开口说话,说他“贵人多忘事”,暗讽他心瞎眼盲时,陆信松才尴尬地讪笑两声,却还是如入学考时一般,脸皮极厚地继续贴着她说话。

    要不是陈笑寒在一边阻挠,霍悠或许还甩不掉这个牛皮糖。

    与杭川会合后,她拍了拍胸口,便打算立即回家,换掉这一身装束,并发誓以后再也不在日常生活中穿这样的衣服了。

    简直心累。

    杭川护着她离开凯斯学院,恍惚间霍悠似乎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但她也不敢应,快速地上了学院外等候的出租悬浮车。

    刚坐进去,悬浮车开始启动,霍悠便收到了视讯请求。

    发出请求的是凯恩。

    凯恩离开三号星时,倒是和霍悠聊过几次。不过他们都是用信息沟通,没有视讯过。

    霍悠接通了视讯,凯恩和帕米尔的脸顿时就出现在了她面前,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长相清秀的姑娘。而他们身后的背景,赫然是学院进口处那热闹的社团摊子和机甲战队。

    霍悠顿时反应过来,原来她之前听到有人喊她的名字,不是别人,正是帕米尔和凯恩。

    “嘿小悠!”帕米尔率先对霍悠露出灿烂的笑容:“我们刚才看到你了可是不大敢认,凯恩就给你发了视讯,原来还真是你啊!小悠你今天好漂亮!”

    凯恩对霍悠点头:“欢迎你加入凯斯学院。”

    “你们好啊。”霍悠笑了笑,遇见熟人也算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这位学姐是”

    “啊,这是我们雪玫瑰战队的创始人,米雪儿,她兼管财务和后勤。是机甲人文分析专业的二级生。”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米雪儿眼神火热,声音却清凌凌的:“我听队长和帕米尔说起过你,他们说你维修水平很厉害。”

    “谢谢,他们太过奖了。”

    “小悠小悠!我们什么时候聚一聚啊!你们今天报到,明天就要正式开课了,不如就今天吧?我和凯恩做东,怎么样?”帕米尔一如往常的话唠和兴奋,霍悠侧头看了杭川一眼,回他道:“嗯我不是一个人过来的,我还有个合租的朋友。”

    “一起一起啊!”帕米尔忙道:“你朋友也是凯斯的学生吗?几级生啊?什么专业的?”

    霍悠询问了杭川的意见后,便将感应摄录仪往杭川的方向稍微移动了下,杭川对帕米尔等人点了点头。

    “他叫杭川,也是新生,机甲驾驶专业的。”

    霍悠看到米雪儿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更加火热了。

    “机甲驾驶专业的?很厉害啊。”米雪儿由衷道。

    帕米尔挤到最前面:“小悠,那我们今晚上聚吧?我都好久没见到你了!”

    “哪有好久”霍悠失笑,想了想道:“不如你们到我家来吧,外面的店也没什么好吃的。”

    主要是霍悠吃不惯那些所谓的名牌餐厅。

    对她来说,家常菜才是最好吃的菜。

    帕米尔一点儿也不客气,忙道:“好啊好啊,小悠手艺那么好,我们可有口福了!那就麻烦小悠了!”

    他话说完,突然“啊”了一声,镜头微微偏过,片刻后转回,帕米尔声音略小了些,耳朵尖微红,道:“小悠啊,我们战队的人一起过去,会不会太打扰你了?”

    霍悠一愣,问道:“你们战队?几个人?”

    之前霍悠倒是从帕米尔处听说过他们战队的配置,只是没有太放在心上,只记得人不多。

    “呃就我们正式的成员,一共五个人。”

    “哦,那还行。”霍悠松了口气,道:“你们有什么忌口的吗?或许有什么东西是绝对不会吃的?”

    “没有没有,”帕米尔忙摇头:“小悠你做什么我们都会吃光光的!”

    “好吧。”

    霍悠想笑,但到底忍住了,道:“那我一会儿将地址发给你们,你们晚上算着晚饭时间过来。”

    “好!”帕米尔笑得见牙不见眼,霍悠便与他们说了再见,挂断了视讯。

    悬浮车的行驶路线也更改了,霍悠和杭川朝着食材卖场而去。

    挑选食材时,霍悠将她与这个雪玫瑰机甲战队的渊源说给了杭川听。

    “帕米尔和凯恩在三号星时几次游说我,想让我加入雪玫瑰战队,我都以还没入学为理由,没有明确答应。”

    霍悠捡起两颗类似圆白菜的蔬菜进入采购筐,叹了声气道:“现在来了凯斯,人家又联系上我了,我有些愁,要是他们再提起这事儿,我怎么回复他们”

    “不想加入的话,拒绝不就行了?”杭川跟在霍悠后边,时不时替她拿一下食材,方便她挑选:“你拒绝起人来挺生人勿近的,哪怕是再厚的脸皮,也会被磨薄吧。那陆信松不就是个例子?”

    “陆信松的脸皮也只是磨薄,就怕是用力过猛,反而把他的脸皮给磨没了。人都不要脸了,还怕什么?”

    霍悠摇头道:“何况帕米尔他们和陆信松完全不一样。准确来说,陆信松这类的,就是惹人烦的陌生人,而帕米尔他们,再怎么惹人烦,也说得上是我的朋友啊。拒绝朋友这样的事,总让人不忍心。”

    杭川点头道:“你很善良。”

    “这跟善良扯得上什么关系。”霍悠失笑:“算了,先应付过今晚吧,如果他们提,我再推一推。也不是人家说了,我就要立马答应的。总要先看看雪玫瑰到底是个什么机甲战队才行啊。”

    霍悠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早在帕米尔那儿就对雪玫瑰战队有了一个第一印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