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凯斯的飞行员(一更)

星际植甲师 +A -A

    学生时代是很值得怀念的时代,可惜星际社会在人成年前已经不设立学校,平白少了些乐趣。

    幸好不是完全取缔学校这种机构,还能让她过一把读书的瘾。霍悠想。

    逃离了造型店,霍悠很快便恢复了往常的样子,上了悬浮车后一边和杭川说着话,一边往凯斯学院的方向前进。

    今天是凯斯的新生入学日,霍悠在路上和杭川讨论道:“今年凯斯招收学生最终不到两万个,就算是招收两万人好了,每级两万名学生,这加起来也有十五六万了吧?再加上老师教授什么的,这人数也说得上恐怖。”

    悬浮车流堵塞着,前进速度太慢,霍悠和杭川下了车,设置了悬浮车的自动返航后,步行进入了凯斯学院。

    霍悠往常走路一直都是比挺着背,目视前方,如果她穿的是寻常穿得最多的工装,会给人一种她假小子、风风火火的印象。

    而今天她换了一身装束,又在造型店弄了头发化了妆,造型师甚至大胆运用了很浓烈的色彩妆容,使得她一双红唇性感极了,说话的时候吐气如兰,让在她一旁的杭川都有些定不了心神。

    而她浑身崭新的模样,配上她走路的步调,更不同往常。

    霍悠感觉到周围的人似乎都有意识地盯着她,这让她起初多少有些不明,还以为自己身上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后来听到有人小声说话,说她漂亮,才反应过来原来是被她的形象所吸引。

    甚至有女孩用嫉妒的口味说:“那人走路的样子可真高傲……长得漂亮了不起吗?”

    霍悠烦恼地皱了皱眉头,打定主意等拍摄完成了资料图就赶紧将这一身给换了。

    怪不习惯的。

    凯斯学院门口已经汇集了很多人,新入学的学生、他们的家人、朋友,黑压压的一大片。

    凯斯学院显然也是装扮了一番,看上去喜气洋洋,热闹非凡。

    这毕竟是入学日,凯斯学院会将学院的所有面貌完全展示给新生们。

    通过入学后,霍悠也详细了解过凯斯这所学院。从它的建院之初,中间的大致发展历程,再到现在的规模,霍悠都基本了解了。

    凯斯学院的入学考那么特立独行又奇葩,还能吸引那么多考生来参考,不是没有原因的。

    这是一所综合性很强的学院,在整个海纳星区都能算名列前茅,每年的学院综合排名,凯斯学院基本不会掉出海纳星区前十。

    每个学院都有自己最厉害的专业,凯斯学院即便综合性如此之强也不例外。他们最厉害的细分专业,是机甲驾驶——也就是杭川所报考的专业。

    每年凯斯学院从初始一级就开始在机甲驾驶专业学习的毕业生,有相当一部分会在毕业后进入真正的驾驶工作。他们在飞舰、大型客舰、航空舰以及需要跨折叠虫洞进行星区与星区之间航行的母舰上担任责任重大的飞行员。

    事故率,凯斯学院出身的飞行员是最低的。

    这一直是凯斯学院的骄傲。

    相对来说,机甲维修专业倒显得不是那么突出了。

    霍悠看到这部分介绍时有些疑惑,还是杭川给她解的惑。

    “凯斯在驾驶专业上投入的精力最多,所以好的资源和条件都是最优先提供给驾驶专业的。那么其他专业的好的教授、老师,自然会被其他学院重金挖走,其他专业发展一般便也不难理解了。”

    杭川道:“不过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学院和学院之间有平台交流的专用网域,其他学院的老师也会在上面对非本学院学生提出的问题作出解答。”

    霍悠点点头。

    “学院内还有四个小型资料馆和一个大型图书馆,随时可以查你需要的资料。”

    凯斯学院占地面广,的确如之前杭川所说,这所学院的风景也是很优美的。即便其中的湖泊不是自然湖,也可以享受到美好的湖景。

    学院门口提供精细的导航地图,霍悠投影到自己的终端上,寻找到了机甲维修专业的报到处,标注了出来。再看杭川的,报到处和她要去的地方相距不远。

    “那我们先去拍摄资料图?”霍悠道。

    杭川点头,护着霍悠从拥挤的人群里钻了出来。

    学院门口摆了很多的社团摊子,都在积极地拉拢新生。热情的学长学姐们卖力吆喝着,希望新生报到了之后,回来加入他们的社团。

    这当中夹杂着许多机甲战队的宣传标语,也有好几个机甲战队在招人。

    霍悠目不斜视,正打算赶紧报到完收拾干净自己这一身,忽然感觉到一阵闪光。

    她皱眉侧头,杭川已经追了过去,一把捏住拍照人的手腕,低沉问道:“做什么的?”

    “啊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被捉住的是个个头略矮的青年,有一头卷卷的没怎么打理的毛,眼睛上挂了个使视野干净、视图干净的滤镜,浑身散发着艺术家不羁的气质。

    他一边叫唤着,一边快速道:“我是凯斯日报的记者安南,今天专门来记录凯斯入学日的盛况的,见、见学妹长得漂亮,太吸引人了才拍了她的照片,我没有恶意,误会误会……”

    周围有人认识这个自称安南的,忙给他作证,说他真的是个记者,也的确在凯斯学院的主流报刊凯斯日报里工作。

    杭川这才放开他,冷声道:“要拍照总要经过人同意吧?”

    安南摄于他周身的冷气,不敢反驳,但心里却觉得这人简直无理取闹——他是记者,这种日子拍照又不违反什么,居然会被质疑摄像的权利?

    “好了,我们走吧。”霍悠不想入学第一天就引发什么矛盾,也不希望得罪了人,尤其记者这种职业的人……实在不好对付,嘴皮子和笔杆子都比不过人家不是?

    “学长不好意思啊,我们不是故意的。”霍悠对安南笑了笑,指了指他手上的摄录仪:“你能不能……别刊登我的照片?”

    “好的好的,我不登我不登。”安南连连点头,看着霍悠近乎有些痴了:“学妹,你长得好漂亮啊……你什么专业的?知道分的是哪个班了吗?知道你的带班老师吗……”

    霍悠脸上的笑意有些维持不住了,心说艺术家还真是不分场合不分时间地让人无法招架。

    她匆匆丢下一句“我们要去报到了”,继在造型店的落荒而逃后,再一次拽着杭川跑走。

    哪怕穿着高跟鞋,也无法阻止她的步伐。

    她没回头,所以她不知道,安南突然福至心灵地关闭了增光效果,对着她奔跑的背影再次按下了摄录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