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傲慢的继子(二更)

星际植甲师 +A -A

  凯恩离开三号星这天,帕米尔也跟着他回去了。

  霍悠去了宇宙港为他们送行。

  凯恩一本正经地对霍悠道:“相信我。”

  霍悠:“……”

  将人送走后,霍悠不由长吐了口气。

  赫赫夫妇关心地询问她家里的情况。

  “你那生母还没走吗?”赫赫阿姨问霍悠道。

  霍悠点头:“她爱住就住呗,我每天收住宿费,倒也不吃亏。”

  赫赫阿姨好笑道:“小悠瞧着不是钻钱眼儿里的人呀。”

  “有钱不赚那是傻子嘛。”霍悠笑着回道。

  赫赫叔更关注的,是孩子们的前程:“帕米尔说,他们队长邀请你加入他们战队,小悠你答应了吗?”

  “还没呢。”霍悠的态度很是自然大方:“这得等进了学院之后再考虑。更何况,我现在还没有要进机甲战队的打算。”

  “哦?”赫赫叔讶异道:“加入机甲战队是不错的积聚经验的途径,小悠没有想加入机甲战队?”

  霍悠挑眉道:“为什么要去积聚经验?我想,我今后不会过类似的生活吧。”

  “不会吧……”赫赫阿姨也觉得讶异了:“小悠你不想进军队吗?”

  ……完全不想啊!

  霍悠没出声,赫赫阿姨从她脸上看出抗拒的意思来,想到她父母都是军人,却因公牺牲的事,顿时明白了霍悠的抗拒从哪儿来。

  她也不好再多说了,只能嘱咐霍悠要注意身体,并邀请她带着霍恩来赫赫家玩。

  回到霍家,没了凯恩和帕米尔,家里显得很是清静。

  霍悠去山上逛了一圈,拉拔了几丛荆棘回来种到了院子边缘,好让攀爬的花能爬得更顺利些。

  诺兰一脸忧愁地磨蹭到忙碌的霍悠身边,身上穿着他自己买的工装。

  “姐……”诺兰期期艾艾开口道:“妈她……瘦了好多,你、你劝劝她吧……”

  霍悠手上动作不停:“劝她什么?”

  诺兰扁扁嘴,蹲在一边生闷气。

  霍悠也不搭理他,径自忙她的,手上带着手套,右手拿着剪子,修剪着不规则的荆棘枝桠。

  诺兰到底是没有她沉稳,率先开口道:“姐,你就跟我们回去嘛……霍恩他、他也可以一起去……”

  话说到后面,他的音量低了下来,显然是自己也有些拿不准这个提议到底能不能生效。

  霍悠笑了笑,侧头看他道:“我不想去,小恩也不会想去。诺兰,这些事不是你该操心的。据我所知,终端上的星际教学常识,你到现在都还在每阶段考核上低空飞过吧?什么时候你能通过全星际常识考核呢?”

  诺兰的脸蓦地红了。

  “你该操心的,是你的知识储备问题,而不是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可是妈她……”

  “她一个成年人,需要你一个未成年人操心吗?”霍悠摇摇头:“你告诉她,别妄图用苦肉计来赚取我的同情。”

  诺兰泄气了,起身跺了跺脚往回走,走了两步又折返回来,抿抿唇道:“姐,你是不是一直都那么……冷心冷血的?她再怎么样,也是生你的妈妈啊!你这样做,太无情了。”

  “是吗?”霍悠也不生气:“你这样想,是因为你和我所站的立场不一样。老实讲,我对她已经算客气的了,至少没有辱骂她,操着大棒子撵她不是吗?诺兰,你不能要求更多。”

  霍悠脸色淡淡的:“她让我跟她走,无所谓对错。我拒绝,也谈不上对错。等你再大点儿你就能明白,现在的你,还没有资格批评我。听懂了吗?”

  诺兰被霍悠的话噎住,愤愤不平地在原地转圈跺脚,末了他低吼道:“你有理!我反正说不过你!等我哥来了,让他跟你说!”

  “你哥?”霍悠想了想:“瓜拉齐的儿子,龙女士的继子?”

  “对!他叫汉斯!”诺兰骄傲地昂起头:“汉斯刚进猛兽机甲战队,就已经成为了猛兽的主力机甲师!可以上比赛的那种!”

  诺兰一脸不可一世,霍悠好笑道:“跟我有关系吗?我又不是机甲师。”

  诺兰一时接不上话,脸憋得通红。

  青少年的叛逆期啊……

  霍悠摇了摇头,再懒得理他,将荆棘丛打理好后,便转回了仓库。

  诺兰没脸跟进来,年纪比不过霍悠,嘴上功夫还比不过霍悠,他很挫败。

  现在他就期待着汉斯来,可以和霍悠一较高下。

  汉斯在三日后,抵达了海纳三号星。

  他这次来,是专程来接龙蕊思母子的。

  汉斯是个高大的青年,鼻梁挺直,双眼深邃,唇很薄,脸型容长,看着是个挺正派的人物。

  可惜出口就带着点傲慢的味道。

  “你就是霍悠?”他上下打量霍悠一眼,眸中的不屑简直能实化:“这么干瘪的模样,手上能有多少力气?你还是个维修师?”

  霍悠眸色一沉。

  此人以貌取人,实在让她不爽。

  “我是霍悠,你是汉斯?”霍悠也上下打量他一眼,眸中的不屑比起他来更加明显:“瞧着长得相貌堂堂的,一出口就暴露出家教不好的隐患来,你是克劳德家的人?总统夫人娘家人就是这么个德行?”

  总统夫人维姬?克劳德出自克劳德家族,这是个老牌贵族,分支特别多,维姬夫人也是分支一员,瓜拉齐也一样。

  两人之间几乎没有血缘关系,只是因为家族才联系到一起,要说他们有交情,那是不可能的。

  维姬因为其总统夫人的身份,克劳德家族会承认她在克劳德家中的地位。

  但要说瓜拉齐是克劳德家族的人,实在是太抬举他。

  瓜拉齐在外经商,也从不敢拿克劳德的名头给自己加码――因为他在克劳德家族中,压根儿就没有什么地位。

  霍悠这话隐晦地带着点儿嘲讽的味道。

  汉斯脸色铁青。

  他刚来这儿,就与霍悠杠上了。

  汉斯讨厌她的嘴毒,霍悠不喜他的傲慢。

  所以在龙蕊思让汉斯住进霍家时,霍悠明确表示了拒绝。

  “这是我家,我是主人,我愿意让谁住便让谁住,不愿意让谁住,哪怕是总统,也得提溜包袱给我滚蛋。”

  霍悠口气淡淡的,一点儿也不客气。

  被继子看到自己亲生女儿这副刻薄模样,龙蕊思只觉得心绞痛,她捂着胸口断断续续道:“那、那我也不住了!”

  “也好,今天食宿费,承惠一共500信用点,谢谢。”霍悠道。